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二十五章:桃樹

卒聖 第二十五章:桃樹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61030a10bbe054cc41dbda8e73afd5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甯越撫摸著被砍斷的鐵樹,看著光滑平整的橫切麵,心中咯噔一下,這一刀下去,怕是要死傷數百人啊,可見這歐冶聽雨的實力。

“以氣禦刀,將其集中在刀上,在揮刀斬出!”歐冶聽雨用斧頭砍伐著鐵木邊說邊教甯越,剛剛說完,一斧頭下去,瞬間整個鐵木樹被砍斷倒地。

甯越深吸一口氣,雙手捏著戰刀凝鍊刀勢,手中的鼎氣注入其中,整個黃銅刀上都蒸騰著白氣,像是水蒸氣一般。

“斬!”甯越猛然揮刀,隻有一道長約半米的氣流揮出,砍在鐵木上,留下一道不深不淺的印跡。

“繼續!”根本不用歐冶聽雨催促,甯越再次手握戰刀,揮砍了數百下,也是累的不成樣子,坐在地上氣喘籲籲,看著山上有桃樹,當即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大步走了上去,招呼歐冶聽雨道:“歐冶大哥!吃桃子不!我去摘兩個!”

丘山上,鐵木林在邊緣外側,而在山中央有一片粉紅色地帶,上麵隻有一顆蒼然老樹。

“桃子!哪裡來的桃………你小子給我站住!”歐冶聽雨撂下斧子,回頭見甯越往山頂上跑,頓時眼睛瞪的溜圓,一把拉住甯越,身如雷震。

“怎…怎麼了!”甯越被嚇了一跳,看著近在咫尺的桃樹,不由的吞嚥口水。

這個桃樹高長百米,通天徹底,眼下已經快要入秋了,可她依舊是如春綻放,枝繁葉茂,粉白色的花瓣飄落在地麵上,將整個地麵都佈置成粉色,樹身上還掛著兩拳大小的酒葫蘆,西側更是倒插一柄深黑色的古劍,無數的樹根蔓延,纏繞著鐵劍,似乎對其眷戀思慕。

“抱歉!大人!新來的不懂規矩!”歐冶聽雨額頭上冷汗直冒,猛然按著甯越的額頭,讓他跪了下去,巨大的力道按在甯越以上,直接給地麵炸出了泥坑。

好在甯越修煉了玄罡體,要不然自己真的要嗝屁了,歐冶聽雨額頭上冷汗直冒,山上的桃樹卻是左右搖擺,好似微風吹拂,一股無形的力道,將甯越浮空而氣起,甯越錯愕的抬起頭,隻見一道樹乾破土蔓延至甯越的額頭上,輕輕一點,甯越整個人都彈飛出去,掉落在沂水腳下的水溝裡。

“噗…!”甯越冒出頭,吐出一口溝水,大口喘氣,看著山上,正想破口大罵,但卻十分畏懼,隻能嚥下這口惡氣了。

“多謝大人”歐冶聽雨當即下山,來到甯越麵前,陰沉著臉臉道:“你小子…!”

“不就吃個……!”甯越忌憚的看了眼山上,艱難的爬出水溝,甩了甩頭上的雨水,神色凝重道:“這什麼來曆啊!這麼厲害!”

“這是鴻關的禁忌之一!不要多問了!趕緊砍樹!”歐冶聽雨拉著甯越就往山上走,甯越忌憚的看了眼這顆千年桃樹,最終隻能彆回頭,修煉霸刀。

天色漸黑,甯越仔細的回想今日的遭遇,終於是忍不住問向歐冶聽雨道:“妖族很強大嗎?上麵這位也是妖!”

“妖族的根腳雖比不上人族,但他們有一點是人遠遠不能比的!”

“什麼!”

“壽命!”歐冶聽雨撫摸著鬍鬚,神色凝重道:“在戰國時代之前,那時候的人族其實也是妖獸的一員,但人族的繁衍速度太快,在加上修煉體係的問世,人已經有了主宰天地的實力。那時候的妖族有上古三大王族:龍、鳳凰、麒麟。三族分彆掌管海洋、天空、大地,呈現三足鼎立之勢,史稱之為三族時代,最終三族為爭奪妖王之位,三千年打打殺殺,死傷代價,人族後來者居上,軒轅大帝橫空出世,為後世奠定了基礎,雖然人族為王,但妖族一直賊心不死,從三族時代開始,就被逼入十萬山脈中,直至今日,想要乘著赤白二帝隕落,殺出十萬大山,重掌天下”

“那其他大陸冇有妖獸嗎?”

“其他大陸自然也有,海中更是妖獸的聚集地,軒轅大帝為了擴大人族生存的空間,曾擊斃了數萬頭絕世妖獸,這就導致一些強大的妖獸變得稀少和滅絕,而燕嵐帝國的國獸白玉麒麟,若不是白帝保留其血脈,恐怕早就滅絕了!”歐冶聽雨一斧頭下去,瞬間整個鐵木轟然倒塌。

甯越眯著眼睛,努力吸收著知識,隨後不在多問,而是老老實實的砍樹,為了表現及其刻苦,兩人皆是揹負數千斤的鐵木往山上走。

歐冶聽雨健步如飛,甯越卻是舉步維艱,他信了歐冶聽雨的鬼話,說什麼鍛鍊體魄,可強化煉體,當然效果也和歐冶聽雨說的一樣,對體魄有著巨大的好處,甯越隻能適應下來。

遙望著數千個青石階梯,甯越心中苦笑不已,而此刻挑水上山的朱佑卻是幸災樂禍,抬著水也不說話,就是慢慢悠悠的在甯越身邊轉悠,一副你看得見我,卻打不著我的表情,賤人一枚。

甯越咬著牙,額頭上豆大的汗水滴落在地麵,打濕了一片,喘息著粗氣,階梯上的歐冶聽雨卻是擺手招呼道:“快點!不要磨嘰了!抓緊時間!”

“好!”甯越咬著牙往前走,神色疲憊,朱佑也不敢做的太過火,隻能不情不願的往山上去。

一天下來以後,甯越雖然覺得累,但為了生存也是彆無選擇。

這十幾天下來,白天砍樹,晚上修煉兵勢,日子雖然充實,但卻也疲憊。甯越坐在地上,遙望高空中的星星,腦海中一直在回想前些時日遇到的桃樹,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甯越這幾日追問歐冶聽雨,歐冶聽雨也隻說不知道。

回到軍營問其他人,其他人更是不瞭解,以甯越的推斷,這桃樹起碼是上千年的老妖了,這種實力在十萬大山中,絕對是強者中的強者,但她竟然在丘山上老老實實的待著,這讓甯越狐疑和不解。

軍營裡也有傳言,說這桃樹乃是被赤帝鎮封在此地的,插在地上的那柄劍就是赤帝所留下的鎮妖之物。

黑夜

甯越匆匆趕回來,拖著疲憊的身子,經過這幾日的加強訓練,甯越的玄罡體也是小有成效,看著寂靜無人的夜晚,甯越難得休息,躺在校場上,身體擺放成大字型,看著稀稀疏疏的星星,甯越覺得此刻真的好寧靜啊。

心道:如果能夠一直這麼寧靜下去,倒也是不錯,可惜獸潮在即,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啊…

甯越正欣賞著眾星攬月,額頭卻是出現一人,遮住了這美好的事先,甯越仔細檢視眼前人的樣貌,來者不是魚老叟又能是何人。

甯越坐起身子,歎息一口長氣,神色黯淡的盯著魚老叟:“老魚!你咋來了!”

“你小子成天見不著人!大晚上冇事,帶著你的這才小兔崽子在軍營裡徹夜嘶吼,你吃的消嗎?”魚老叟坐在地上,也不管他乾不乾淨,對於他們這種粗人來說,乾淨已經不是首要的,怎麼舒服怎麼來,這纔是最緊要的。

“咋了!想我了!”甯越從儲物袋中拿出最後一罈虎骨酒,甯越感慨良多啊:“這罈子喝完!怕是冇咯!明天大比,今夜他們休息!老魚你陪我喝點!”

“行啊!”魚老叟也不磨嘰撕開酒封大口喝了起來,咕嚕咕嚕的送入嘴中,好不痛快,揉了揉稀鬆的眼皮,看著甯越道:“明日大比可有把握啊!”

“誰知道啊!軍營裡藏龍臥虎的,而且即便是能贏得大比,能不能熬過獸潮都是兩說啊!”甯越接過魚老叟手中的虎骨酒,一臉的惆悵和蕭索,摸索著鬍鬚,神色疲憊,畢竟這幾日他都是拚了老命啊。

烈酒入喉,甯越隻感覺舌尖辛辣,這幾日和歐冶聽雨喝酒,甯越都不敢大口喝,今日實在是乏累,索性喝個痛快,既解乏又舒身,為明日做準備。

甯越抱著酒罈,眯著一雙眼睛,眺望天空中被眾星恭維的月亮疲憊道:“這滿天的星辰多麼生動活力,可人們眼中隻能看到月亮,古來千古名句,大多都是讚頌月亮,可曾為星辰賦詩一首,而我們就像是這天空的星星,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黯淡直至消失,但天空中的月亮,依舊是那副月亮,從來冇有變化過!”

“少年人!這纔多大!竟然就這般多愁善感!”魚老叟聽著甯越的牢騷,抬頭望向天空,看著圓月,隻覺得嘴中的虎骨酒失了味道。

“我自幼跟隨老乞丐過活,至今我都不知道父母是誰?長什麼樣子?做什麼的?在去年的冬天,老乞丐也被人活活踐踏死。他也冇有什麼留給我的,我就知道他的名字叫王乞丐。以前跟著他覺得這輩子也湊合,尋思著能夠讓他安度晚年,可現在連這點都做不到,甚至不能為他報仇,在他死的時候,連個草蓆卷身子都冇有,就給他埋了進去,每年時節也冇人給他上墳,這輩子真他媽日了狗了!”甯越仰頭躺在地上,用左手遮蓋住眼睛,似乎在逃避這一切,又像是在掩飾自己脆弱的一麵。

“咕嚕!”魚老叟喝了一口虎骨酒,麵色頹廢惆悵,神情無助道:“寧小子!想聽聽老夫的故事嗎?”

“洗耳恭聽!”

“老夫十八歲從軍,殺過的人冇有上千也有數百,妖獸更是連我自己都記不清了,後來天下稍稍安定,老夫取了媳婦又生了個閨女,如若她現在還活著,怕是和你這般大的年齡!”魚老叟言辭到此,整個人都低迷了不少,眼角滑落淚水,眼中充滿了仇恨的目光,怒罵道:“這天殺的世道,老夫的女兒從小就天賦異稟,不足十歲就被人擄掠了去,至今老夫都不知道他們是誰,就連老夫的媳婦也在前年抑鬱過多,活生生的病死了!”

“咋倆也彆賣慘了,你死了我幫你埋了,我死了你埋不埋我無所謂,隻希望你前往平京無極道上的槐樹下燒幾刀紙錢!我這爺爺餓怕了,希望給他燒點紙錢,下去拿能夠吃點好的,投個好胎!彆又當上了乞丐!”甯越起身坐在了魚老叟旁邊神色凝重。

“行!你這個承諾我也應下來!如若你活著!還需答應老夫另外一件事!”魚老叟看著甯越神色凝重道。

“你說!”

“幫我找回我女兒!”魚老叟神情惆悵,麵色無助,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嘴角上揚道:“隻要你找到我女兒!我就將他許配給你!你要是等不及,現在叫我們一聲老丈人也不是不行!”

“得了吧!彆占我便宜!等你死了再說,而且我現在叫你,如若我死了!你女兒還不守活寡了!”甯越連連擺手。

”哈哈哈哈哈哈!”兩人雖然有說有笑,言辭間卻滿是苦澀的味道,都是這個世道給逼的,正應了那句話,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啊。

魚老叟解下腰間的儲物袋,在裡麵四下翻找,半晌拿出一塊金色象棋子,上麵赫然寫了一個卒字,依稀還有流光轉動,魚老叟對其頗為重視,半晌歎息一口氣遞給甯越道:“拿著!送你了!”

“這什麼玩意!”

“我也不知道,但老夫曾經依靠這玩意死裡逃生一回!”魚老叟抱著膝蓋,看著眼前的卒字象棋。

“這小玩意能乾什麼!能換錢嗎?”甯越狐疑的盯著魚老叟。

“東西給你了!你想怎麼用隨你!”

“謝謝啦!如若我們都能活著離開獸潮!我給你養老!咋樣!”甯越將手耷拉在魚老叟的肩膀上,倒也不嫌棄這老東西。

“行!老夫就坐等著這一天了!”

甯越抬頭盯著天空上的明月,黑色的雙眸盯著明月,藉著酒勁發牢騷道:“遲早有一天!我要讓那些淩辱我的人付出代價,讓那些肆意妄為的人得到應有的懲罰,要讓這罪惡的世界一一清掃乾淨!”

“當真是心比天高命比紙薄啊!”魚老叟搖頭歎息,人世間的事情往往不遂人願。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