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二十七章:無炎於斌

卒聖 第二十七章:無炎於斌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36902053b1a160711519e7f1b84aea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羅雙和蒙虔兩人看向郭閉上下打量他,開口道:“乾什麼!”

“合作怎麼樣!解決他們!咱們各憑本事!能殺多少是多少,要不然咱們被全部被排擠出去,這豈不是白白做了他們的嫁衣,郭閉淩空而立,外麪包裹著四五米高的兵勢,絲絲縷縷的鼎氣流光溢彩,在兵勢內來迴轉動。

“可以!”蒙虔直接答應下來,揉了揉痠軟的脖子,盯著對麵的張將,一股壓力油然而生,他們的數量實在是龐大了,如若不合作,隻能敗北啊。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張將仰天長嘯,伸出左手,揉捏著自己的脖子,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響,雙目盯著兩隻人馬,嘴角上揚,露出森白的牙齒,不屑道:“你們加起來還不夠我們的零頭,這一戰你這麼打啊!不自量力,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張將身後的兵卒也是哈哈大笑,眼中滿是不屑,在他們看來,己方人多勢眾,有著絕對的壓倒性優勢,敵軍完全是在找死啊。

“的確是這樣!但你有多少袍澤可以為你鋪路啊!你彆忘了!這場比賽的規則,殺的越多纔能有機會。你覺得手下有多少人心甘情願的為你做嫁衣!”蒙虔傲立在高空上,白色的兵勢宛若流水,將他包裹的嚴嚴實實。

蒙虔此言一出,原本眾誌成城的文寒軍,無數人湧現自己的小心思,他們也不是傻子,誰會傻乎乎的為彆人當炮灰。

“這個小子叫什麼名字!很有頭腦啊!三言兩語就能夠直擊人的心靈,打擊敵軍的士氣”申屠八荒雖然距離蒙虔很遠,但到了他這種境界,一隻螞蟻的動作他都能聽的清。

“這小子我記得!當時對付夔狼的時候,就是這小子領的頭!”南宮塵虎瞥了眼蒙虔,眼中多有欣賞之色。

“嗯!”申屠八荒點頭,隨後繼續觀察,畢竟他身為一軍主帥,既要鎮守一方,也要選拔有用的人才,提拔後起之秀,隻有新鮮的血液,此能使武明更加的強大,而他畢生的夙願,就是西出鴻關,拿下數十座燕嵐土地,為武明開疆擴土。

“動手!”張將雙目陰晴不定,本想讓麾下的士兵消耗一波,但現在自己不出手,身後這種人怕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張將也是有魄力的,願意以身做餌。

“羅雙你去攔住他!秦虎你帶人掩護!不要激進!”蒙虔觀察戰局,招呼著一旁的羅雙。

“上!”羅雙也冇有多說,率領兵勢便是往前衝,數百人鏗鏘有力的腳踏地麵,擲地有聲。

羅雙怒喝一聲,雙手聚氣,結陣法印,怒喝:“氣罡!”

“嗡!”在羅雙的操控下,兵勢虛影赫然打出一拳,上麵金光流轉宛若瀑布,一道氣拳脫手而出,直麵張將。

張將麵色驟變,當即雙手合十,怒喝道:“風雲亂!”

“呼呼呼…呼呼呼!”校場上狂風大作,風沙四起,張將麾下的上百士兵,加快速度,兵勢虛影微微一側,避開了羅雙轟來的一拳。

張將身後衝鋒的士兵不明所以,正欲往前衝鋒,瞬間一道暴擊橫衝而來,隻聽得:“轟!”

“啊…!”瞬間那名士兵的兵勢轟然破碎,令牌直接飛入羅雙的額頭。

“該死的!”張將黑著一張臉,當即招呼著兩邊的兄弟道:“於斌!林虞!這傢夥不簡單!掩護我!快!”

“來了!”於斌怒喝一聲,雙手捏印,瞬間一柄巨錘凝聚入手,迎麵橫道。

“禦!”秦虎咬著牙,雙手捏印,怒喝道:“擋住!”

“轟…轟…轟!凝聚成形!”秦虎頭頂上的兵勢凝聚出赤紅色的氣盾。

“哐!”巨大的聲響宛若排山倒海般壓來,沙場如霧,氣浪翻頂,隨後秦虎百人隊直接被轟飛出煙霧,在地上劃出一道長達三十米的印跡。

秦虎咬著牙,額頭上冷汗直冒,身下的士兵麵色慘白,一個個麵如白紙,秦虎的兵勢若隱若現,似乎隨時會有崩潰的可能。

“這傢夥不行了!兄們上!搶到了就是我們的了!”人群中,一員士兵見有機可乘,當即操控兵勢往前移動,看著秦虎的兵勢,兩眼冒著綠光。

“都讓開!他是我的!”於斌怒喝一聲,大錘猛然轟殺而出,巨象大小的錘子揮飛而去,空中的氣流都浮動不穩。

“啪……呼…!”陳安率軍趕至秦虎麵前,手中兵勢雙手化掌,拳手相撞,陳安劍眉一鎖,淡漠如水道:“兄弟們!上!”

“殺!”數百人怒喝一聲,兵勢左手後撤,化而為拳,怒視著眼前的氣錘,轟然打去。

“轟……碰!”瞬間氣錘直接被震散,化為虛無,陳安嘴角依舊是那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甩動著發麻的手臂,盯著於斌道:“不錯的對手!我來會會你!”

“去”於斌怒喝一聲,兵勢虛影在次高舉雙手,無瞳的雙眼燃燒起實質的火焰,瞬間整個兵勢發生巨大的變化,於斌怒喝一聲:“無炎!”

“呼呼呼…呼呼呼!”瞬間全場變得灼熱,溫度逐漸升高,於斌身上的兵勢開始變化,原先的虛影士兵不過是身穿普通盔甲的虛影。

而現在這層虛影凝聚出白色的火焰,盔甲上更是火焰熊熊,於斌右手一甩,瞬間一柄火焰自兵勢左手而出,化為火錘,火焰怦然相撞,逐漸展露真容。

“有點意思啊!”陳安嘴角依舊掛著一副笑容,隨後兩手伸展,化為陣陣氣旋,雙手捉刀,麵色驟變凝重,上揚的嘴角趨於平淡,怒喝:“兵斬”

“無炎之錘!”

“呼呼呼……轟……!”兩杆氣兵碰撞,以兩人為圓心,往外擴散,震盪出無數氣旋,上方主將對碰,下方士兵也是卯足了勁,怒目圓瞪的盯著對手。

“腰斬!”陳安不在嬉笑,猛做揮刀勢。頭頂上方的兵勢捉刀左手,反手一扣,猛然撩刀斬殺向於斌的腰部。

“無炎之風!”於斌怒喝一聲,兩手下壓,高空的兵勢虛影猛然掄捶向下,無數的白色火焰自於斌兵勢腳下炎射而出,化為陣陣氣浪,白色火焰席捲百人所在之地,連腳下的土地都燒成了焦土,瀰漫白煙,沖天之火直衝雲霄。

“嘩……!”陳安揮刀而下,瞬間手中的長刀被烈焰焚燒,化為蒸騰氣霧,消散在手中,陳安眉頭一鎖,黑色的雙眸瞥了眼手中的氣刀,隻見他燃燒大半,上麵還有無炎灼燒,陳安眉頭一鎖,衝著下方招呼道:“決撤!”

“想走!吃俺一拳!”於斌怒喝一聲,雙手捉拳,左手單拳砸去,無炎之拳夾雜火焰,直奔陳安麵門。

“禦刀!”陳安麵色驟變,兵勢當即雙手捉刀護衛胸膛。

“碰!”一擊之下,陳安連退十米這才堪堪停下身子,麵色凝重的盯著於斌,再也無先前那般的笑容。

“無炎…孔雀開屏!”於斌張口怒喝,瞬間無數的火球向陳安砸去,陳安麵色一黑,在這險境,陳安嘴角再一次上揚,兵勢手中的氣刀凝聚成形,陳安張口暴喝:“兵斬!”

“嗖!”一刀破萬法,刀勢迅猛入銀川瀑布,形如彎月,一刀揮之,萬川皆斷流。

”轟!”擎天一擊,一刀分兩半,瞬間整個氣浪火焰被劈開。

兩人決戰,動靜頗大,蒙虔在後麵看的仔仔細細,半晌道:“訊息不對!文寒將軍麾下的人實力不對稱!”

“文寒你還真是認真啊!連這招都教他們了!這個於斌天賦也不低啊!”南宮眯著一雙眼睛,盯著於斌,從這傢夥施展出無炎,南宮塵虎就知道士氣不對勁了。

“這樣做真的好嗎?”文騫帶著麵具,冇有人知道他想什麼,而是莫名其妙的來了一句。

“什麼意思!”章藏聽得一頭霧水,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很簡單!文寒將軍麾下的士兵出現了極端的兩極分化!”蕭霄第一眼就覺得事情不對勁了。

“何意!”

“三萬人的補給,補給軍中少數人,從而精心培養這些人,讓他們成為軍中的頂梁柱,這也是為什麼先前文寒將軍麾下有數千人無法凝聚鼎力的原因!”蕭霄雙手環抱於胸膛前,對於這件事情他持兩種態度,冇有說他好,也冇有說他不好。

“嘖嘖嘖!文寒!你這老好人突然轉性了,竟然這麼對待手下的兵卒!”南宮塵虎不屑的嘲諷。

文寒卻是充耳不聞,神色凝重道:“慈不掌兵,義不掌財,我一直認為那樣的招兵方法是不對的,我們不能連機會都不給就要剝奪他們選擇的權利,你們覺得對嗎?我給予他們的起點是公平的,強將手下無弱兵,隻有變強才能活下去,才能活的有尊嚴,而他們這些人中,有些人做到了!”

“還不止是如此!”站在文寒身後的顏尣摸索著耳朵,補充道:“弱者為了活下去,會奮力的拚搏進取,可以將自己的目標取而代之,強者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會拚命的修煉從而鞏固地位,這就是強兵之法!”

“你們兩個的依據不錯!但你們忽略了至關重要的一點!”蕭霄按著懷中的兵刃,黑色的雙眸盯著下方慘淡的局麵,不動如山。

“洗耳恭聽,還望蕭兄弟不吝賜教!”

“你們兩個的方法是正確的,但在正確的基礎上有個前提,那就是有足夠的資源去支撐,原本他們還可以拚命的掠奪資源壯大己身。但在鴻關的特定條件下,他們如何能夠有充足的資源去修煉,這就導致了一個局麵,強者越強,弱者越弱,如若獸潮來襲,不出意外,你麾下的士兵會死傷大半!”蕭霄將自己的看法和意見說了出來,順便看向戰局,眼中頗為期待。

文寒思索一二,半晌拱手一拜道:“受教了!”

“哈哈哈哈哈!蕭霄將軍當真是文韜武略,冠絕鴻關啊,難怪能夠當得起蕭虎的名號啊!”申屠八荒在一旁稱讚道。

“大將軍妙善了!”蕭霄拱手一拜,神色恭敬,冇有絲毫的驕橫狂妄。

“獸潮結束後!你獨領一軍吧!其實早些年就該提拔你了,但當時的南宮將軍還說在磨磨你的性子,如今看來大可不必了!”申屠八荒估摸著鬍鬚,對蕭霄及其看好。

“諾!”蕭霄本想拒絕,但考慮到一些政治因素,也隻能答應下來,南宮塵虎卻是不在意,畢竟蕭霄能力擺在那裡,總不能擋他前路吧。

老話說的好,阻人財路如殺人父母,南宮塵虎倒不如來個成人之美。

“兄弟們上!”林虞怒喝一聲,當即衝殺向了甯越,怒喝道:“小子!就是你乾掉了孔正!你也下去吧!”

“哪裡來的瘋狗”甯越心中咯噔一下,這林虞完全不要命的打法,林虞雙手凝聚印決,黝黑的麵龐多了一絲狂熱,隨後赤紅色的兵勢虛影覆蓋大片黑色火焰,兵勢的麵容也在逐漸扭曲,看的異常駭人,林虞麵色淡泊,隨即雙手結印,一柄黑色寶劍握在兵勢虛影手中,怒視著甯越,怒喝道:“虞淵!”

“呼呼呼!”黑色的氣劍上,浮動了大片的火焰,火焰出來的那一刻,冷熱交彙,讓人感覺不寒而栗,這玩意冷的是火焰的外表,而火焰的溫度也讓人咋舌。

甯越黑色一張臉,林虞控製兵勢,雙手捉住這黑色寶劍,怒視著甯越道:“小子!自動解散兵勢!莫要逼我出手”

“大話誰都會說!彆在這裡脫褲子放屁!”甯越雙手結印,怒喝道:“踏山!”

“必勝!”數百人怒喝,讓正在觀察局勢的申屠八荒等人順目往去,眯著一雙眼睛打量著甯越的隊伍,聽著他們都口號,申屠八荒看向章藏道:“這小傢夥有點意思啊!”

章藏也是笑著不說話,一是不知道說什麼,二是對於申屠八荒的期待,章藏不抱什麼希望,畢竟甯越這小子被罰去火爐山當雜役,當彆人在努力修煉的時候,這小子還在砍樹呢?麵對林虞絕無勝算,雖然他一槍結果了孔正,但也有一部分運氣的成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