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三章:夔狼

卒聖 第三章:夔狼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4c57089eacdc77f5fb3052682b3665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法陣內,伴隨著野獸的低吼聲,一隻黑色的獸爪探出圓陣。

獸爪漆黑如墨,毛髮灰黑,隨後探出腦袋,竟然是一隻狗頭,若是一隻狗頭還就罷了,但此狗身長一丈,雙目赤紅,額頭上還長的螺旋獸角,長達嬰兒手臂大小,雙目如鈴鐺,赤紅無比,獠牙縱橫,兩顆露嘴獠牙長達二十厘米,身子宛若熊奎,嘴角垂涎著口水,上麵瀰漫著血肉之氣。

“嗚……!”灰狗猛然長嘯,宛若狼嚎,正在往前奔走的士兵,猛然回頭,見此野獸猙獰咆哮,麵色一陣钜變,驚懼叫吼:“妖獸啊”

眾人紛紛側目,其中不乏老練者,一眼就看出了此獸的來曆,麵色驟變,當即怒喝道:“夔狼!”

“夔狼!什麼是夔狼!”一些冇見過世間的人麵色皆露懼意,他們這些鄉野村夫,見過最大的世麵就是在說書的老頭在書館裡吹拉彈唱,隻有一些見過世麵的才知曉此物。

“夔狼乃是一品凶獸,聽說有些夔狼據有上古血脈,能夠擠身三品凶獸,實力比肩化泉境的高手,普通的夔狼天生都有一品凶獸的實力,我們相鄰的西村,曾經遭受狼災,三百八十一口全部葬身狼腹啊!”一個年輕漢子明顯對此夔狼頗為畏懼,當即不在多想,扭過頭就往前方逃竄,而身後的眾人麵色驟變,紛紛往前,可冇走幾步,卻是寸步難行,甚至有的直接破口吐血,被陣法反噬。

“啊嗚……!”夔狼猛然咆哮,獠開獸爪直接奔襲青石橋,已經饑餓數天的夔狼,看著眼前的血食,哪裡還會留情,當即衝鋒,一口咬向末尾老漢,瞬間鮮血四濺,伴隨這員老漢呼救聲和慘叫,眾人的惶恐是愈演愈烈。

“啊…嗚嗚嗚!”伴隨著吞嚥聲,那員老漢的聲音戛然而止,夔狼似乎並不滿足,直衝而上,落入人堆,開始大肆殺伐,這裡的人都會成為他腹中餐食。

南宮塵虎看著被一隻夔狼嚇唬的連刀都拿不住的漢子,怒罵道:“廢物!長的挺壯實的!中看不中用!”

墨衣青士看著被屠戮的人群,一道劍眉深邃緊鎖,俊逸的麵容浮現不忍,黑色的雙眸掃向南宮塵虎:“是不是太過分了!往年的征兵都冇有如此苛刻”

“這幾年局勢不定!如若隻是獸潮也就罷了,可問題在於燕嵐也有動作,鴻關需要的是精兵,而不是一些吃乾糧的廢物,大浪淘沙,留著的纔是金子,說到底!資源有限啊!”南宮塵虎冇有悲天憫人,而是毫不避諱,看向下麵呼救的人潮,不時有人墜落深淵,發出淒厲的慘叫,南宮塵虎眯著雙眼睛,淡漠道:“路是他們的選擇,是做一隻奮起搏殺的狼,還是束手就擒的羊,羊吃草,狼吃肉,羊終會被狼吃掉,反抗纔有一線生機!”

“阿平救我……!”一員逃跑的青年孩子,年歲大約才十五六歲,卻是直接被夔狼的螺旋獨角給刺穿心臟,夔狼似乎嫌棄他掛在獨角上礙眼,猛然甩頭,將這青年漢子給甩落深淵,慘叫連連,遊蕩山穀。

“三蛋!狗孃養的!老子和你拚了!”距離夔狼還有十步之遠的少年,撿起地上的長矛,觀察他的衣著,入伍前應該是個獵戶,抄起手中的長矛,直奔著夔狼的狼眼刺去。

正在高空中的南宮塵虎盯著眼前的變化,隨即嘴角浮現一抹笑意道:“奮起反抗的狼出來了!狼群!有了!”

“畜牲!老子宰了你!”名喚阿平的少年猛然刺向狼眼。

把這些人當成食物的夔狼,冇想到會有人敢和他硬拚,直接一巴掌擅打在阿平身上。

然而阿平渾然不懼,越往前衝身上的束縛越小,速度也快了不少,一槍刺入狼眸,自己也是被拍飛在空中,下半身直接被啪碎,墜落在深淵中,夔狼眼眸被刺中,鮮血直流,這長矛被阿平帶出,瞬間刺痛感,讓這隻夔狼獸性大發,小小的人類竟然敢傷它,這如何能忍受,不過是三個呼吸間,足足有三十四名漢子被殘殺,打落石橋。

許多有血腥的漢子紛紛抄起兵器和這隻夔狼纏鬥,然而他們冇有凝聚出鼎力,力氣隻是稍微大些,全力一擊對於夔狼而言,隻是一些小傷,根本無足輕重。

“該死的!我說各位兄弟!這前麵的威壓實在是太過駭人,冇有足夠的時間咱們根本過不去,倒不如凝力達到鼎力的兄弟先解決了夔狼,咱們在往前走!總比在這裡丟了性命要強啊!”說話的乃是在甯越前三十名的漢子,聲音頗大,穿著黑色完衣,披頭散髮,麵龐黝黑,雖然表麵粗獷,但所言有理啊。

甯越位置比他落了三十步,雖然也有力往前幾步,但終歸是抵達不到他那個地步,許多周邊的漢子,覺得他說的也有幾分道理,紛紛附和道:“好!先解決了夔狼!”

那員漢子見有人應聲,隨即一笑,招呼著前麵的兄弟道:“好!前麵的兄弟給個回聲啊!彆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這指不定前麵還有什麼艱難險阻,人多力量大,日後指不定是一個軍營的兄弟呢?彆在這裡落了情分啊!”

“行!算俺張霸一個!”一開始落魚老叟臉麵的張霸麵色漲的通紅,直接退了幾步,臉色的紅暈這才消減了幾分。

那員出聲組織眾人的散發黑衣男子,吆喝了一聲,隨即對著前麵幾位已久莫不動身的幾人道:“最前麵的幾位兄弟,這陣法最低也要五鼎境的高手才能過橋,冇過五鼎的兄弟!不想死的!好好掂量掂量!”

幾個猶豫不決的漢子終歸是有自知之明,紛紛撤了回來,一行人都紛紛彙隆聚集,開始商量對策。

墨衣青士掃了眼凝聚眾人的散發黑衣漢子,嘴角上揚,似乎頗為中意此人。

身側的南宮塵虎雙眸死死盯著最前沿第一名的青年男子,由始至終,他都冇有要動身的意思,當他身後兩人紛紛撤下,他自始至終都冇有動過。

站在最前麵的第一人,名叫羅雙,緊閉著的雙眸猛然睜開,嘴角上揚,身氣一震,六道鼎身盤繞其周身,看著自己逐漸凝視的第六鼎,嘴角浮現一抹笑意,有了這第六鼎,這第一名的位置非他莫屬,看著前麵的康莊大道,聽著後麵的撕裂喊殺,羅雙麵色淡漠,身上氣海沉浮。

剛剛將眾人彙聚在一起的黑衣漢子,看著突破六鼎的羅雙,當即拱手道:“這位兄弟!我叫蒙虔,閣下突破了六鼎,過了幫個忙,我等日後必承此情!”

然而羅雙根本冇有回話的意思,一步一腳印的往對岸走去,在他看來,命是自己的,這些情誼什麼的,他不需要!”

“這個傢夥……!”一個人看不下去,三鼎力化做氣拳,直接轟打向羅雙,凝聚鼎力後,每一拳下去都會有一鼎之力,更何況全力一擊,三鼎疊加,這一拳頭下去,普通的鐵石都能炸碎,更何況人體。

然而羅雙轉身單手一伸,藉助此人的氣力,又往前走了五部,臨了還不忘多說一句:“多謝!”

“這個混賬!”那人顯然有些氣不過,一旁的蒙虔卻是伸手阻攔道:“對付夔狼要緊!走!”

“啊嗚!”一聲淒厲的狼嚎,讓人毛骨悚然,即便是夏天,但總讓人感覺十分的寒冷。

一群人圍困夔狼,將其包圍的水泄不通,許多人麵色猖狂,侷促不安,有驚慌失措的往後跑,有被殺了夥伴往前衝的。許多凝力一鼎的人,抄起武器攻擊夔狼,雖然效果不大,但螞蟻多了咬死大象。

“那個傢夥叫什麼名字!”墨衣青士禦劍而行,身後還揹著一柄劍鞘,腳下的青鋒長劍上迸發出絲絲縷縷的青色靈氣,看似溫和,其中內藏殺機。

“不知道!這小子有點意思,年紀看著不大,六鼎境的實力,勉勉強強算個廢物,還能利用一下,可惜大局觀太差了!這種孤狼……活不長!”南宮塵虎眼中閃現出輕蔑之色,似乎不將羅雙的放在眼裡。

羅雙這個年齡,在帝都和普通世家子弟麵前,最低都達到了凝氣境,甚至於天姿卓絕者更是入了化泉境,所以南宮塵虎纔會稱呼羅雙勉強算是個廢物。

“纏住他的嘴巴!有三鼎力的爬上鐵碎”蒙虔身如猿猴,嘴中咬著黃銅刀,雙臂縱橫,攀爬上鐵索,雙眸盯著下麵的夔狼,隨後縱身一躍,身上四鼎之力蹭蹭爆發,雙手捉刀,怒視眼前的夔狼,斷喝:”孽畜!”

“嘩啦啦……!”夔狼正在撕咬剛剛晉升一鼎力的漢子,左側肩膀卻是被蒙虔砍中一刀,刀鋒被鼎力所蓋,削落夔狼一塊血字大小的肉塊,隻可狠這傢夥銅皮鐵骨,蒙虔全力一擊之下,本可碎金裂石,現在最多讓這傢夥傷筋動骨。

“吼!”吃痛的夔狼竭力嘶吼,猛然撞向蒙虔,鋒利的螺旋獨角上浮現暗青色的光束,蒙虔麵色驟變,急忙一個側滑,落入夔狼腹部,這才倖免於難,而蒙虔身後站著的甯越暴露了視野,暗青色的旋風化為一道光束,直奔向甯越。

有識貨者看到夔狼這一招,麵色驟變,聲音顫抖:“青鋒鑽………這……這是一隻有凝氣境實力的夔狼!啊……啊啊啊……!”

“這還怎麼打……!”

眾人你一言我一嘴,但真正要麵對這夔狼青鋒鑽的是甯越,青色的光束在甯越黝黑的麵頰上越放越大,照應著甯越的臉色都是暗青色,麵色這突如其來的一擊,甯越冇有任何的手段和章法去阻撓。

他不過纔剛剛踏足武道之路,實力隻有一鼎之力,凝視著眼前的青鋒鑽,甯越滿腦子都是不甘:還冇有開始!就結束!我不甘心……啊。

“過來!”就在甯越打算閉眼等死的時候,一隻乾瘦枯黃的老手將甯越從鬼門關拉了回來,等甯越緩過神來,隻見滿頭灰髮的老者罵罵咧咧道:“臭小子,不要命了!”

“啊!這……呼呼呼!”甯越喘息著重氣,汗流浹背,剛纔的壓抑感實在是太強了,這才緩過神向剛剛救了自己的老者道謝:“多……多謝…!”

“碰……啊!”甯越話還冇有說利索,站在甯越原先位置身後三米出的一個持劍青年,乃是兩鼎境界的實力,奮力揮劍砍向青鋒鑽,然而下一秒他的身子被洞穿,身上還有一處人頭大小的傷口,嘴角流淌鮮血,這副模樣卻是在難存活。

“凝氣境的夔狼!過份了吧”墨衣青士見夔狼使出了青鋒鑽,想要為這才人說上兩句。

“還行吧!這隻夔狼剛剛晉升,境界虛浮,眼下強行動用氣力,恐怕也是被逼的山窮水儘了!……!”南宮塵虎眯著一雙眼睛,覺得頗為乏味,隨即道:“公孫重樓走不走!冇意思了!去橋麵等著吧!”

“不了!回去了!在你這裡耽誤的時間夠多了”公孫重樓心念一動,青劍禦風,直飛入鴻關之內,他的任務已經完成,在這裡冇必要浪費時間。

“行!等忙完了!我請你喝酒!”南宮塵虎目送公孫重樓離開。

“大傢夥不要愣著!這夔狼使用了青鋒鑽!正是氣力虛浮的時候,現在殺他更容易!”將甯越從鬼門關拉回來的魚老叟招呼著眾人,將夔狼的弱點說了出來。

瞬間蒙虔會意,集合了數百名凝力的高手,以傷換傷將這隻夔狼斬殺,一旁的甯越雖然也有出力,但他畢竟是一個十五歲的孩子,雖然受人欺辱,但從未與妖獸對敵過,人!永遠都是慢慢成長的。

而現在甯越就學會了一招,這魚老叟有經驗,跟在他後麵絕對死不了,他雖然救了自己一命,但也不能直接主動尋死,為此甯越跟在魚老叟身後,這才倖免於難。

“啊嗚……!”最後一刀下去,夔狼終於是被活活耗死,但活下來的也不輕鬆,許多人缺胳膊少腿的,能夠完好無損活下來的的隻有少數的幾千人。

“禁錮解除!所有人聽著!冇死的衝過來!半柱香的時間,半柱香冇過來的,生死自負!”南宮塵虎目視千裡,見夔狼已經冇了生計,當即怒喝。

這一下可把眾人給下慘了,許多人掉頭就衝了上去,也不管什麼三千二十一,活著纔是最重要的,許多重傷的,皆是遍地哀嚎,拚命的往鴻關上跑去,有情誼深重的,揹著兄弟就往前跑。

甯越正準備抬腿,身腳下一個腿被咬傷的青年漢子抓著甯越的腿角,看年歲大不了他幾歲,苦苦哀求道:“幫幫我!求求你!幫幫我!”

“小子!老夫好心提醒你一句!這裡距離那鴻關可是有一裡地的路,你一個人勉強!在拖著這小子!隻有死路一條!”魚老叟混濁的老眼盯著甯越,也不多說,話音裡有著言外之意,言罷掉頭就走,君子之交淡如水,更何況他還是個小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