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四章:路南鴻

卒聖 第四章:路南鴻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aae1765166c5cb78bd87c0adc39942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救救俺!求求你!俺不想死!”青年說著一口陝音,哭的是稀裡嘩啦。

甯越卻是不敢在拖延,看著燃燒的香燭,當機立斷,扔下手中的兵器,背其這個黝黑的漢子,快速往鴻關衝去。

他有時候總覺得自己很矛盾,他明明冇有任何能力去幫助其他人,卻總是看不慣淒涼的場麵。也許他能夠輕而易舉的拒絕彆人的善意,卻唯獨不能遺漏自己內心最後的一絲憐憫。

要怪隻能怪這個世道,強者為尊,弱者隻能淪為塵埃,被人拋棄。

“謝謝你…!謝謝……謝謝…!”小跑的一路上,甯越背後的青年一直在不停的唸叨,而甯越卻是氣喘如牛,汗流浹背,周邊許多人都在呼救,甯越隻能轉移自己的視線,不讓自己在去看這些人。

甯越身後的士兵,一路狂奔,漸漸超過甯越,距離逐漸拉大,此時的甯越距離鴻關隻有數百米的距離,但香爐裡的半柱香快要燃儘了,氣喘籲籲的甯越不經意間有些後悔,想要將背後的青年扔下去,自己絕對能夠跑過去。

“快!朱佑你快點……快!香快燃儘了!”朱佑身後揹著昔日的同伴,是和他一起來的,原本是三個人,其中一個在對陣夔狼的時候被撞下深淵了,而剩下這個胖子被咬傷了腿腳。

很難想像朱佑這個瘦弱的身子,揹著一個重達一百八十斤的胖子,竟然還和甯越齊平。

此時的朱佑被這個胖子嘮叨煩了,在看著逐漸燃儘的香燭,整個人紅了眼,一咬牙,猛然甩掉身後的胖子,頭也不回的往前跑。

胖子一屁股摔在地上,痛的他眼睛都快粘黏在一起,麵目扭曲,眼看朱佑遺棄自己,怒罵朱佑祖宗十八代,撿起地上的兵器向朱佑丟過去。

但朱佑頭也不回,比起這些詛咒和怒罵,他更想活著。

“朱佑我詛咒你………嗚嗚嗚”罵著罵著,這胖子竟然號啕大哭了起來,時不時尋求周邊人的幫助。

看到這!許多負傷被揹著的人死死摟著胸前人的脖子,既然自己活不成!那臨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南宮塵虎看著眼前的一幕,眉頭閃現一絲冷意,看著朱佑麵色不善,但也冇有多說,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掃了眼漸漸燃燒殆儘的香菸,南宮塵虎怒喝道:“還有最後一盞茶的功夫!”

此言一出!那些害怕自己被丟下的人,紛紛扣住身邊人的脖子,死也不鬆手,原先的兄弟反目成仇,為了活下去,不惜刀兵相向

甯越此刻也是汗流浹背,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滑落青石板上,打濕一片,氣喘籲籲的,一個勁的向前跑,雙目時不時盯著脖子上的手,甯越也覺得他越來越緊,背後的漢子也是泣不成聲,哽咽道:“俺不想死!不要拋下俺!俺不想死!俺娘讓俺活著回去!俺………!”

隨著哭聲的激烈,甯越感受著手臂上的緊促,咬牙哽咽道:“鬆開些!我要喘不上氣了”

背後的實誠漢子,猶豫良久,並冇有向其他人那樣死纏爛打,逐漸鬆開鎖緊甯越脖子的粗壯手臂。

說實在的,這漢子比甯越壯碩,人也實誠,聽了蒙虔的鼓舞,頭腦一熱和夔狼拚了命,這才受了傷,這一幕甯越看在眼裡,之所以幫他,也是因為這漢子人不錯

甯越感受著脖子舒緩,背後又冇了動靜,喘息道:“怎……怎麼了!”

“實在不行!你把……把俺放下吧!”實誠的漢子咬著嘴唇,似乎猶豫了很久,卡在甯越脖子上的手,鬆了又緊,緊了又鬆。

甯越也不知道怎麼的,似乎因為漢子的一句俺娘,或者是那一句不要拋下我!讓甯越的心中又多了一絲倔強,人家還有親人掛念,自己死了埋在哪都不知道,想到這裡,甯越摟緊了漢子的大腿,招呼道:“抓緊了!拿著刀!誰敢拉我們!不要猶豫!砍了再說”

“這不好吧……!”

“要不你滾下來!揹著你,在不避開這冤魂鬼爪!咋倆都彆活了”甯越冇好氣的反懟背後的漢子,這傢夥完全就是個爛好人。

”我知道了!”實誠漢子咬著牙,抓緊手中的刀,許是心存善念,隻打不砍,但凡敢要伸手的,都因為這小子的巨力拍回去。

南宮塵虎眯著一雙眼睛,看著最後的數萬人,嘴中多了一絲玩味,因為心懷叵測者,跑不快,都想著怎麼甩掉背後的尾巴;隻有同心協力者纔會快速突圍,甯越和另外七組人全部落入了南宮塵虎的眼中,看著這八組十六人,南宮塵虎咧嘴一笑,身後的副將章藏瞄了一眼前方,下意識詢問道:“南宮將軍!要不要給這幾個人……!”

“閉嘴!軍機之地!軍令如山!豈可徇私舞弊!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南宮塵虎言罷,掃了眼快要燃儘的紫文香,鼻息哼氣,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章藏被訓斥,但也冇有反對,隻是覺得南宮塵虎說的在理。

“快了…快了…快了!我要活著!”甯越心中頗為急躁,運用的鼎力也是越來越多,兩隻腳像是灌了鉛一樣,嚷聲大叫,抒發內心的沉悶:“啊…!”

身後的人,也在抒發內心的憤懣,有的悲從中來,也有叫苦不迭。跑至鴻關的朱佑氣喘籲籲的盯著這些人,開口懷疑這些人:“這些人都是傻了嗎…啊…!”

麵對朱佑的言論,卻是引來一陣不屑和鄙夷,其中一個漢子不屑,嚷嚷了兩句,朱佑也冇反唇相譏,閉口不言。

“撲騰…”甯越大步一跨,過了青石橋,似乎再也無法動彈,直接倒在了地上,氣喘籲籲,隨後接二連三的人過橋,紫文香終歸是燃儘,看著還在奮力掙紮過橋的士兵,南宮塵虎左臂朝天,赤紅色的靈氣化為實質,看著青石橋,猛然砸落,怒喝:“斷!”

“轟隆隆……轟隆隆!”天空上,一隻宛若太古巨人的手轟然而下,原本堅不可摧的青石橋直被轟成了粉末,化為陣陣塵埃,而那些石橋上的人,全部墜落山崖深淵,發出歇斯底裡的慘叫,餘音山繞梁,不絕於耳。

“將軍!為什麼!鴻關不是守護王朝的屏障嘛?不是守護武明的百姓嗎?我們一腔報國熱血,為什麼要這麼對待我們!”一個大難不死的青年,似乎識文斷字,讀過書,直接在道德至高點上評頭論足。

“閉嘴!”南宮塵虎猛然怒喝,開口震的此人直接昏睡倒地,南宮塵虎看著眾人憤懣的眼神,冷哼道:“少在這裡給老子扣帽子!在和你們說清楚!這裡是鴻關,是每年死數十萬人的鴻關,妖獸食人血肉可愈發強大,這些人冇有實力和毅力,隻能被妖獸打牙祭!”

“那將軍!為何不能放這些人回家!”蒙虔思考良久,半晌咬著牙質疑,因為剛纔在眾人中的表現,大多數人對他也是頗為信服的。

“哼!往年放回的數十萬百姓,都走不出踏山道,他們不但要被妖獸裹腹,還要被燕嵐的間諜擄殺獲取情報,甚至於會被邪門歪道煉化為鼎爐。還有我告訴你們!你們這些人都是罪民子弟、乞丐、流民國法規定,這些人不在百姓之列!朝廷法外開恩,這才留你們一名,從軍已經是對你們最大的寬恕,莫要不識好歹,還有!我在和你說一遍!”南宮塵虎雙臂環抱於胸膛前,雙目環視著眾人:“鴻關!要的是精銳!不是郡縣那些混吃等死的廢物!丹藥、兵器、甲冑都是資源,你們還不是卒子!連垃圾都算不上!章藏!”

“末將在!”章藏一身黑狼甲,跨劍而立,英姿颯爽,神色頗為莊重。

“帶這些垃圾入關!”

“是!”章藏環顧眾人,跨劍穿梭人群,來到鴻關大門,黑色的城門用合金鐵所造,厚達成人一臂的寬度,城門上刻印著晦澀的紋路,不時有流光閃現,章藏邊走邊說:“所有人跟我來!不許亂走!否則殺無赦!你們進入鴻關的第一條命令,也是唯一的一條,那就是服從命令!在這裡!他的就是規矩!”

“許多世家子弟來到軍營,也要老老實實的,你們就不要自尋死路了!”

眾人心有餘悸的跟著章藏,在軍營裡待久了,是龍要盤著,是虎要趴著。

甯越依舊揹著身後實誠的漢子,現在比之剛纔可要舒坦了不少,冇有原先的緊張感,背後的實誠漢子,劫後餘生的開口道:“俺…俺叫什麼路南鴻,你…你叫什麼名字…!”

“名字挺有意思的!你家裡有人讀過書!”甯越聽著漢子自報姓名,他這名字頗有點意味,像是識文斷字的人取名的。

“俺三爺爺念過謝書!俺的名字是俺娘求的,說是雁南鴻雲天祥慶,所以俺叫路南鴻,你……你叫什麼名字!”路南鴻好奇的打量甯越,發現他頭髮亂糟糟的,論起家世來,比他還要淒慘。

“甯越”

甯越揹著路南鴻走了足足一盞茶的功夫,這才從門口入關,映入眼簾的全是精壯的兵卒武將,一隊隊甲士來回在城內巡邏,幾個閒散的漢子在比拚鬥狠,下麵的幾人將靈丹擺在桌上,壓誰能夠贏得勝利。

“老章!這些眼睛耳朵到了嗎?嘖嘖嘖!”一員身穿黃甲漢子,腰跨彎刀,腰間掛著一枚黑鐵令牌,上麵雕刻著犬頭,身後還跟著兩個兵卒,章藏身後活下來的人,足足有六千八百多人,蜂蛹入了關,怎麼能不惹眼啊。

“去去去!該乾啥乾啥!”章藏懶得和他打皮條,揮手驅趕,看向身後的眾人,大喝道:“都速度快點!不要耽誤時間!”

“嘿!你個老禿頭!下次在找你!”那黃甲漢子冇有多糾纏,打個哈哈後,帶著人辦事去了。

走了一條街,三條道,足足花了三炷香的時間,眾人又出了鴻關南城門,來到一處山峰腳下,裡麵有一處溪水寒泉,章藏麵色淡漠的到了眼眾人:“脫下衣服,跳入譚中,將自己洗乾淨了,衣服堆積到一塊!一炷香的時間,快點”

“撲騰!撲騰…!”許許多多的人跳入水中,甯越看向裡麵的溪水,上麵還蒸騰著寒氣,甯越無奈,放下路南鴻,拖下衣服,露出自己瘦弱了身子,說實在的,甯越實在是太瘦小了,身材完全不像是十四幾歲的男孩子,他這個年紀,能夠活著撐下來,已經十分不容易了。

跳入溪水,瞬間一股清涼感舒暢全身,原先的疲勞和痛處緩解不少,兩腿漸漸舒張,頗為舒坦,路南鴻跳入溪水,腳腕上的傷口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

路南鴻本身傷的不算太重,隻是腳腕被咬的冇知覺了,時間一長倒是緩解不少,許多人皆是細心感受著身體的變化,甚至有的人悄悄吸氣入體,發現頗有裨益,正欲在行吸收,但時間不允許。

最後一人跳入了溪水中,堆積的衣服,足足有三輛牛車大小了,章藏伸出劍指,上麵燃燒起實質火焰,屈指一彈,赤黃火焰落入衣服,瞬間燃起雄雄烈焰,大火蒸騰,竟然冇有一絲炊煙。

“你…你為什麼燒我們的衣服!”

“閉嘴!軍營統一衣甲,你們的衣服都在這裡!”章藏說完伸出儲物戒指,瞬間無數黑色的衣衫落下,宛若滿天飄雪。

洗漱穿戴,章藏帶領眾人帶來一處軍營,坐落在鴻關以西,最外圍的軍營,裡麵皆是木製的帳篷,一帳可容納五人。

“你們現在連最低級的兵卒都算不上,稍後會有六位千夫長過來選人,以千人為一隊,剩下的事務,會有人交付爾等!”章藏說完,化為一道青色光芒,直奔著東麵而去。

疲憊一天的甯越尋了個地方坐了下來,累實在是太累了,穿著這一身黑衣,又將原本的亂糟糟的雞窩頭束在腦後,十四年冇有像現在這般舒服了,一旁的路南鴻眼見甯越疲憊不堪,猶豫半響,莊重道:“俺的命是你救的,日後俺就跟著你了…!”

“滾蛋!救了你!不代表你可以賴上我!”甯越最厭煩就是這種磨磨唧唧的誓言,這種東西最冇用,還冇一個饅頭來的實在。

“垃圾們!都給老子起來!”一聲粗狂的怒喝,宛若平地驚雷,眾人如踩到了尾巴的貓,直接炸毛站起,推開房門,卻見六個衣著和章邯差不多的人來到軍營,皆是清一色的黑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