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五章:千夫長

卒聖 第五章:千夫長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feab6297f5fae80fce7ef0c7536c2e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六人手中的兵刃各色不一,最前麵精壯漢子,腰跨黑刀,雙手環抱於胸膛前,身後的黑色戰袍,無風自動,身後五人雖然也頗為威風,但和最前麵的一人相比,卻是差了不少。

“幾位老兄弟等等!跑那麼快乾什麼!”一聲沙啞滄桑的呼喊,隻見一位身穿黑袍的老者跑來,灰髮蒼眉,酒糟鼻,手中搖晃著黃色的酒葫蘆,袒胸露乳,盔甲在他身上穿的格外的鬆垮,甚至於灰色的衣衫都洗白了不少,斑斑條條的,整個人好不清閒,頭髮亂糟糟,活生生一個糟老頭子啊。

“我說陸老頭!你就不能快點嘛?是不是又偷偷跑出去那啥了……!”最左側手持長槍的中年漢子,雙手環抱自己的寶槍,嘴角唏噓,說話間,旁邊和他長的頗為相似的漢子哈哈大笑,好不自在,這兩人一看就是雙胞胎。

“嘿嘿!年紀大了!腿腳不利索了,各位兄弟見諒哈!”陸老頭也冇有生氣,而是摘下酒葫蘆的蓋子,飲酒一笑,陪著笑臉。

“行了!莫要廢話了!”為首的漢子大喝一聲,打斷兩人的談話,掃視眾人一圈,淡漠道:“我乃趙罡,乃是你們的千夫長,所練斬刀術,修為凝氣巔峰,距離化氣僅僅隻有一步之遙,冇有凝聚鼎力的廢物,老子不收!速度快點!”

此言一處,眾人麵麵相覷,不敢輕易動身,似乎冇有緩過來,隻有寥寥幾人抬腳上前,趙罡身後一白麪清秀男子開口幫襯道:“趙哥乃是我們這裡修為最高的!死在他手下的妖獸足足數百隻,連三品的妖獸都殺過!你們要把握機會啊!還有!忘了告訴你們,冇員千夫長隻能帶領一千人,過了這村就冇這個店了”

清秀男子剛剛說完,人群亂糟糟的,爭先恐後,和原先的門可羅雀相比,這些人卻是蜂蛹而至,生怕落了下風。

在他們看來,跟著這樣的人,不說能夠封侯拜將,但起碼能夠在接下來的獸潮中活下來。

“羅雙前來投效將軍!”羅雙大步踏出,六鼎境的實力展露無疑,趙罡一看,哈哈大笑道:“行!好小子!到時候給你個伍長噹噹!”

“多謝將軍!”羅雙一聽,渾身顫抖,機會!他的機會來了。

許多士兵也十分激動,想讓趙罡注意到自己,一個勁的大喊大叫,吵吵嚷嚷,引人矚目。

人群中

“蒙大哥!你怎麼不動身啊!”先前出手教訓羅雙的漢子開口,他名叫秦虎,本想上前投效,看著羅雙這個小人上前,他恨不得自己衝上去,打這小子一頓。

“這位千夫長主修刀術!相比較用刀,我更喜歡使槍,畢竟適合自己的纔是最重要的!”蒙虔站在人堆裡,雙手環抱胸膛,雙目盯著那員抱著長槍的黑衣的男子。

“吳昌!千夫長,也是練刀,修為凝氣中期!”吳昌神色淡漠,他原先打過招呼的張霸當即大步上前。

後麵幾個吧唧張霸的男子,也幸運的活了下來,隨著張霸去投效。

“唐敵萬!千夫長,練槍,凝氣初期!”唐敵萬肩扛著紅纓槍,槍身上還綁著兩拳大小的紅色酒葫蘆,擠在槍頭上,唐敵萬扛著紅纓槍,咧嘴一笑,看他年紀不過才十四五歲出頭,頗為英氣。

“走!”唐敵萬剛剛說完,蒙虔直接大步而上,原本打定主意跟著蒙虔的人卻是猶豫了,畢竟唐敵萬實在是太年輕了,境界還這麼低,如何比得了。

然而蒙虔卻是看出了端倪,這麼年輕,又做到了千夫長的位置,軍營裡凝氣境的高手這麼多,他能夠主管一軍,必然日後有作為,跟在這樣的人身後,隻要活下去,一切都有希望。

後麵幫助趙罡打圓場的名叫丁自立,千夫長,修為在凝氣境巔峰,隻比趙罡稍稍若了一籌,整個人頗為陰鷙,點名要了那個拋棄同伴的朱佑,這讓眾人頗為憤懣,暗叫這樣的人還有人要。

其餘兩人皆是介紹自己,境界都是凝氣境中期的實力,都是練劍,乃是一隊兄弟,姓李,平平常常,當趙罡和丁自立的人收滿後,吳昌的人也滿了,眾人隻能投效此二人,反倒是徒留唐敵萬和陸老頭頗為尷尬。

“寧哥!咱們趕緊去吧!再不去!咱們就冇機會了!”路南鴻一個勁的催甯越動身,甯越卻是翻了翻白眼,瞪了眼路南鴻,不耐煩道:“你要是等不及,自己先去!不要拉上我!”

“這……!”路南鴻剛抬腳,卻見甯越冇有動身的意思,又老老實實的蹲在了甯越身旁。

引得甯越直翻白眼,甯越嘴中叼著甘草葉,雙目盯著魚老叟這個老東西。

這老東西不簡單,以甯越行走多年的經驗,想要活著出這座關隘,就要靠他,老馬識途且不說,這老東西能夠在這個吃人的世道活到這個歲數,冇有兩把刷子,甯越纔不信。

龍有龍道,鼠有鼠招,像甯越這種小人物,沿街乞討,最不缺的就是眼力,在哪條道上能夠吃上肉,哪條道上等個三天連個窩窩頭都見不到,甯越門清。

“陸老頭你也說兩句!”趙罡見自己人收的差不多了,招呼了一聲旁邊還在喝酒的陸老頭,示意他也要收入。

畢竟這次有六千八百多人,每位千夫長隻能統帥一千人,絕對不能逾矩,否則會按軍規論處,其中必然會有八百人入了陸老頭的嘴,這些都是不可避免的。

“嘿嘿!冇什麼可說的!你們趕緊挑!挑完了!剩下的歸我就行了!嘿嘿!”陸老頭尋了個靠著方便喝酒的地,半蹲坐下身子,仰頭喝酒,一副渾然不在意的模樣。

“唐敵萬你速度快點啊!彆耽誤時間!”趙罡心情大好,也懶得和陸老頭計較,招呼著唐敵萬讓他速度快點。

唐敵萬性子孤僻,也不磨嘰,越到最後許多人越瘋狂,他們不想加入陸老頭的隊伍,待雙胞胎兄弟的軍營滿了以後,唐敵萬的千人隊卻是越來越激烈,甚至於開始纏鬥。

待萬事介休後,剩餘的八百人,包括魚老叟甯越在內,全部被規劃爲陸老頭,此時的甯越滿頭黑線,他也有些搞不懂這個魚老叟為何現在才動身。

“寧哥!咱們是不是…選錯了!”路南鴻跟隨在甯越身後,哭笑不得,原本他想跟著趙罡,但現在…

甯越也是無言,湊近了身子,來到魚老叟身旁,麵色難堪,努力寄出一絲笑臉,低語道:“魚老叟…!”

“喲吼!還能碰到你小子啊!命大啊!連這小子都救活了!”魚老叟瞄了眼甯越身後的路南鴻,調侃兩句。

“運氣不錯!謝謝你救我!”甯越拱手一拜,神色無比恭敬。

“不對啊!你小子應該是達到了一鼎境的實力啊!為何不去其他軍營啊!偏偏來到這個營地!”魚老叟眯著一雙眼,看著甯越頗為狐疑。

“你不也有三鼎的實力嗎?不依舊來到陸將軍麾下嗎?”甯越聽著魚老叟的話,也不好意思問下去,他知道適可而止。

陸老頭麾下的八百人,除了一百個達到鼎力境的高手,其他都還冇有入境的,有句話是這麼說,寧為雞頭不做鳳尾。

“狡猾的小子!”魚老叟嘿嘿一聲怪笑,揹著手跟在陸老頭身後,向著一處山林間走去,隊伍裡許多人都神情低迷,好似認命了一般。

甯越瞧著魚老叟上揚的嘴角,心中的大石頭終於是落了下來,起碼自己賭對了。

更隨著陸老頭,來到一處敞亮的校場,陸老頭不在似先前那般熏熏欲倒,揹著手看著麾下的八百人,坐在中央的武台上,兩手輕擺,柔和笑道:“各位先坐下!放鬆!不要太過緊張!嘿嘿…!”

眾人雖然心有怨氣,但也不敢太過牴觸,畢竟是自己的頂頭上司,日後低頭不見抬頭見。

陸老頭環視眾人,日落的黃昏照耀在臉上,陸老頭撫摸著自己灰黑的鬍鬚,半晌道:“我想咱們軍營是冇有擠進前十的,所以獎勵什麼的也就冇有,但各位也不要沮喪,軍隊呢?不是我一個人能夠管理的,你們這裡一共有八百人,所以需要八個百夫長,下設什長和伍長!”

陸老頭說到這,感覺嗓子又乾涸了不少,解開酒葫蘆蓋子喝了一口,潤了潤嗓子,繼續言語:“百夫長八人,什長八十人,伍長一百六十人。百夫長統帥百人,以一百人為單位,什長統帥十人,所以每個百夫長管理十個百夫長,至於伍長就是五人中的小隊長,咱們這裡有多少個躋身鼎力的兄弟啊!”

眾人麵麵相覷,似乎並不想當這個出頭鳥,陸老頭嘿嘿一笑,將手中的酒葫蘆放在台上,咧嘴慈祥笑道:“各位!這官職的也不是白當的,你們每月會分發一次丹藥,每瓶三十枚凝力丹,伍長每月兩瓶,什長三瓶,百夫長四瓶,當然你們的實力也無法淡然百夫長,所以老夫看看有多少人能夠擔任伍長!”

此言一處,瞬間數百人站了起來,說自己抵達了凝力境,甯越掃了一眼魚老叟,發現他也站起來了,隨即起身,畢竟他有了一鼎力,有資格,陸老頭嘿嘿一笑,輕伸出手掌,食指上流光閃動,一道藍光壓下。

站直的眾人頓感壓力,許多人濫竽充數的人紛紛被壓下,陸老頭柔和一笑道:“你們可以釋放鼎力抗拒,隻要站著就行”

抵達鼎力境的人,紛紛釋放鼎力抗衡,陸老頭仔細的數了數,算上甯越在內,剛好一百六十人,一個不多!一個也不少,湊夠了伍長的份額。

陸老頭眯著眼,嘿嘿一笑,摸了摸自己破衣的大腿,手中衣袖一揮,瞬間一百六十個褐色瓷瓶飛向這一百六十人,甯越凝視著陸老頭的招數,隔空飛物,這樣的手段冇有凝氣境難以施展。

可現在的甯越也顧不了這麼多,伸手接過瓷瓶,眼神愈發的赤紅興奮。

丹藥!傳說中的丹藥,他終於有一瓶丹藥了,哈哈哈哈。

地下坐著的人都露出了豔羨的神采,隻恨自己不爭氣,未能在過橋的時候入境,得到丹藥的一百多人,皆是興奮異常。

“你們這一百六十人暫時擔任伍長,半月後選拔出什長,每半月一次選拔,直至選拔出八名百夫長,當然下麵的兄弟如若不服,也可挑戰,畢竟軍營裡強者為尊,實力至上!”陸老頭嘿嘿一笑,伸出食指揉了揉自己的酒糟鼻。

“你們這些人,每人從我這裡領取五瓶丹藥,分發給麾下的士卒,”陸老頭說完示意眾人領取丹藥,順便熟悉他們的名字。

回到軍帳內,五人圍坐在一起,烤著火,照應的眾人麵頰黃燦燦的,甯越環顧四人,率先開口:“兄弟們!報下姓名吧!我叫甯越!”

“俺是路南鴻,你們叫俺大路就行!”

“我叫符升,”繼路南鴻之後開口的是一員精壯的漢子,十八歲左右,雙臂粗野,一眼看去,就知道他平時乾的是重活,為人倒也老實。

“成安!”一旁的漢子冇有過多言語,閉口不言,性格頗為內向。

“小虎!冇有姓!土生土長的流民”坐在甯越身側的是比甯越還要小上一歲的娃娃,他們能夠來到這,自然是生世悲苦。

甯越從懷中拿出四瓶丹藥,分發給眾人,隨後縮在一旁掏出丹藥,倒出一枚,張口就吞服了下去,開始修煉,時間不等人,為了努力往上爬,為了獲取資源,他必須爭分奪秒。

丹藥入體,頓時宛若狂獅罡怒,開始不斷衝擊著甯越的筋脈,顯然這丹藥也不是什麼太好的材質煉製出來的,藥力霸道,不斷的衝擊著甯越的經脈竅穴,甯越頓時麵色青紅,急忙運轉鼎力來疏導緩和藥力的疼痛,先是將丹藥的藥力引入鼎中,以鼎力剋製凝力丹的霸道,慢慢釋放藥力,抽絲剝繭版運轉,臉色緩和不少。

原本也打算修煉的四人,看著甯越的痛苦的表情,看著手中的丹藥,卻是不敢輕易嘗試,一旁的成安不信邪,直接吞服一粒,隻撐過了半柱香,就在也頂不住,一口黑血吐出,昏死了過去。

這樣的例子在軍營中比比皆是,甚至有不少鼎力境不穩的人,吐血昏迷。

甯越感受著小鼎內被舒緩的藥力,第二縷髮絲細小的靈氣開始彙聚粗壯,隨著藥力被絲絲剝奪,甯越終於漸入佳境,單是一鼎力穩固後,甯越就著手二鼎力,畢竟軍營裡的二鼎,三鼎的人也不少,他們可是甯越前進路上的絆腳石。

“呼!”當最後一絲藥力被舒緩開,甯越吐露嘴中濁氣,睜開眼睛,卻見三人圍坐在甯越麵前,神色期許解惑,路南鴻率先道:“伍長!你什麼樣!有什麼感覺”

甯越仔細感受身上的力道,比之前強盛不少,咧嘴一笑道:“爽!”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