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六章:燭豬

卒聖 第六章:燭豬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02d29cd8eebf3c78a8d143a89779ea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寧哥!你…你怎麼了!”路南鴻看著手中的丹藥,是吃也不是,扔了又捨不得,眼見甯越睜眼,有些不知所措。

甯越深吸一口氣,整個人舒暢無比,看向三人,咧嘴一笑,伸出手掌,嘿嘿一笑道:“想知道啊!”

三人看著甯越這潑皮無賴的模樣,麵麵相覷,紛紛點頭。

“一人一丹”

一旁實誠的小虎從丹藥裡掏出一顆遞給甯越,這孩子也上道,知道甯越的用意。旁邊的路南鴻和符生無奈,隻能各自從丹藥的掏出一顆遞給甯越,眼中滿是肉疼啊,像是在從他們身上割肉一樣,但有丹藥不能用,那留著他有什麼意思。

甯越掃了眼一旁昏睡的成安,也懶得敲打三人,現在資金缺少,甯越可冇有豪俠典範,這裡除了路南鴻算得上熟悉外,其他人也就那樣,本質上連路南鴻都還是外人,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甯越收了丹藥,看向三人,如實相告道:“你們實力必須要達到一鼎力,用鼎包裹藥力,緩解丹藥的霸道疼痛,否則會損傷經脈!”

三人一聽,頓時急不可耐,紛紛跪坐修行,畢竟他們還冇有修煉出鼎力,這本就落下一大截,在不努力怕是真的冇戲了。

甯越抬頭望向當空的明月,艱難的喘息著,看著手中的三個褐色丹藥,這玩意不能過多服用,一但過多服用,恐怕經脈受損,造成不可逆的後果,對日後不利。

“呼呼呼!”現在的甯越疲憊不堪,汗水滲透的衣衫,撐著地麵,甯越喃喃自語:“還有三個月!三個月後獸潮就會到!如若不提升實力!自己隻要死路一條!”

“再來!”甯越往口中又塞下一枚,重複著剛纔的動作,在睜眼時,已經是天明瞭,矇矇亮的天空,陸羽依舊在校場上等候著眾人,看著眾人發黃的麵色,咧嘴嘿嘿怪笑,半晌道:“今日傳你們一招軍拳!名喚氣罡,乃是人皇技,為中品!”

“陸老……陸將軍!什麼是人皇技啊”路南鴻憨厚發問,也不懼尷尬,畢竟不懂就要問嘛。

“問得好!”陸老頭也冇有嘲笑他孤陋寡聞,撫摸鬍鬚,翹著二郎腿道:“武者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頭其樂無窮,除自稱境界外,還可運用絕技越階殺人,技法又分為內和外,內可快速吐納天地靈氣,化為己用,外可越階殺人!”

說到這裡,陸老頭又猛灌自己一口烈酒,鬆潤咽喉,繼續補充道:“自上到下可分五技!”

“人皇:有化氣禦兵破敵之妙用,往往能夠傷人破敵,雖然威力不大,但妙用無窮!”

“倒海:威力頗大,有翻江倒海之能,古人有雲:翻江倒海,說的就是此技”

“覆地:能夠移山填海,催城裂地之用,但是此技大多乃是感悟天地,異常難尋!”

“翻天:此技藝我也不熟悉,隻聽說敢使天地換顏色,一招可滅一洲!”

“陸將軍!還有一個呢?”前麵一人聽的如癡如醉,急忙追問,似乎想要刨根問底。

“最後一技名喚聖術,但聖人多年未曾見過,又何來的聖術啊!行了話不多說!老夫我演示一遍,你們且看好了!”陸老頭拍打石台,整個人落於空中,氣罡拳在他手中施展,每拳轟打,都有萬金之力,甯越雙目凝視,眼睛都不眨一下,將氣罡拳看在眼中,雙手也在情不自禁的摸索。

一套打完,陸老頭調息而坐,看向眾人道:“能得多少,看你們自己的造化,軍營裡賞罰分明,有功必賞,有過必罰,你們來這裡的目的,我想你們也清楚,三日後出關入林,打探十萬大山情報,這幾日你們好自為之”

“是!”眾人恭敬行禮,而天空中傳出一聲鶴鳴,第二波人抵達,眾人皆是祈禱他們好運。

甯越卻是冇那麼高興,因為兩顆凝力丹的緣故,他的經脈不能在承受丹藥的壓力,今日隻能停歇,剛好磨練這七罡拳,耍了幾招,概括下來,隻有四字:“徒有其表!”

軍營裡非戰時節,活動自由,隻要不出鴻關,所有人都在爭分奪秒,而甯越獨自一人卻是跑到了南山上,鴻關除了東西城門緊鎖外,南北二城都是通的,畢竟除了這兩城,其餘的都是封門天險,想要離開無異於癡人說夢。

南山上,紫竹茂密,正午陽光從紫竹林間穿梭,留下許多陰霾,多有紫氣東來之相,小風一吹,甯越躺在一處石板上,整個人好不愜意啊。

這石板光滑曲折,坐在上麵頗為舒坦,甯越愈發覺得這是個好去處,開始在此修行,紫竹紫氣瀰漫,又與竹青相應襯紅,兩邊交彙,倒是頗有紫氣東來之意味。

甯越盤膝半個時辰,隨後從懷中掏出凝力丹,一口將其吞服,瞬間,體能穩固的靈氣如脫韁野馬開始不受控製,甯越隻能在次祭出一鼎開始壓製,周邊紫氣環繞,若彩流光,照應甯越己身,竟然愈發清澈明悟,吸收速度也比試往日快了三倍。

半個時辰後,甯越體能靈力凝實,第二鼎凝結,甯越看著眼前的紫青之鼎,和自己的黃鼎環繞,頓時心中大喜,修習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甯越仔細觀摩眼前的竹林紫氣,心中頗有動容,反手禦鼎,執於門穴上,以紫鼎吸納竹林紫氣,黃鼎繚繞周身,在吞服凝力丹,日夜修習。

短短三日,校場集合,甯越已然突破三鼎之境,第三青鼎也於昨日晚上凝結,為了凝聚這三鼎,甯越可是下了血本,其中一瓶丹藥用了大半,雖然修煉快,但消耗的速度也快啊。

“今日玄黃營要前往十萬大山,勘察周邊環境,時限為三日,這幾日你們要小心!山林中妖獸頗多,切記不可深入”陸老頭語重心長,一邊走一邊教導眾人,身側的趙罡看到了,撇嘴一笑道:“陸老頭!至於這樣嘛?年輕人就要多曆練!哪有你這樣的!”

“唉!我們軍營裡都是一些不到一鼎的人,和你這邊的比不了!”陸老頭擺擺手,連連搖頭,他又不是傻子。

“嘿嘿!這倒也是!”趙罡一想到,挺了挺胸膛,招呼眾人道:“都給我精神點!這次除了勘測山林之外,彆忘了我交代給你們的任務!聽明白了嗎”

“聽明白了!”站在趙罡身後的羅雙也是吞嚥著口水,麵色有些發白,這幾日他們過的可冇有那麼自在滋潤。

“出發!”趙罡大袖一揮,數萬人湧入山林中,五人一組,在山林間遊走,這裡大多都是百年老樹,攀枝錯節,深林裡不時傳出狼吼狐叫,引得眾人瑟瑟發抖。

“該死的!這些人就是想讓咱們來送死,他們的命是命!我們的難道就不是了!”

甯越前方三百米出,一員壯漢,似乎再也受不了叢林裡的壓抑,大聲怒喝,釋放著心中的不滿。

“啪!”剛剛喊完,蒙虔一腳踹了過來,那漢子直接倒飛撞在樹上,震落無數的落葉,光是剛纔拿一手,蒙虔足足有六鼎的實力,足可以看出,這幾日下來,他也突破了。

蒙虔眼神狠戾的盯著剛纔嚷嚷的漢子,指著他低喝道:“你想死不要連累我們!在這十萬大山裡叫喚,是嫌自己命不夠長嗎?”

眾人一聽,也覺得有道理,即便是心中有氣,也不敢亂撒,隻能咬牙往前走。

“哎哎!寧哥…成……成安發現了一具屍體!”

路南鴻臉色發白,似乎被驚嚇到了,小虎的臉色更差,甯越是五人身份最高的,他們發現自然要稟報給甯越,甯越微微蹙眉,示意路南鴻帶路。

甯越來到屍體麵前,是一具人形屍骨,屍體並不完整,缺胳膊少腿,內臟被掏空,屍體上還有血痂,看樣子死了不過才幾天的時間。

五人神情不一,除了甯越和成安外,符升三人隱隱作嘔,甯越常年做乞丐,路有凍死骨這種事情,見怪不怪了,而成安卻表現淡定,前幾次甯越打聽三人的職業。

而成安就是斂屍人,常年和屍體打交道,成安仔細的觀察屍體,時不時擺弄著骨頭,看向甯越:“屍體是男子!死亡時間大約是三天,看牙口應該是犬齒妖獸,聽六隊的人說,前幾天來了七個宗門遊曆的凝氣境強者,這應該是其中之一!”

“凝氣境…!”甯越眉頭更加深邃了,連這種人物都死在了這裡,他們又如何是其敵手。

“這應該是個凝氣境的高手!應該是個奴役”成安眯著一雙眼睛,仔細辨彆屍骨,這才得出了結論。

“凝氣境做奴隸”

“這你都看的出來!”路南鴻驚愕的看向成安,好奇他是怎麼做的的。

“猜的!”

“切!”

符升和小虎撇撇嘴,路南鴻為人實誠,冇有幫襯言語,見甯越沉思,隨問道:“寧大哥!你想到什麼了!”

“我們現在不過是在十萬大山的外圍,走了三百米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在往前走……!”甯越的話不言而喻,眾人皆是麵麵相覷。

“的確…如若在往前走…!”成安說到這裡,眉宇也是頗為凝重。

“陸老頭這次冇有說任務!那七個宗門子弟都活著出來了嗎?”甯越揉了揉眉心,神色凝重。

“冇有!好像是死了!”

“這就對了!”甯越點了點頭,心中的思緒也有了眉目,掃了眼周邊,隨即道:“陸老頭冇給咱們任務,在外圍走個過場就行了,冇事的話挖點靈草仙根回去,對咱們日後有用!”

“好!”路南鴻點頭答應了下來,符升先是愣住,凝視甯越三秒後,便是離開了,小虎傻嗬嗬的跟著路南鴻去探查四周。

“你是不是看出什麼了!”成安盯著甯越,拍了拍手,手臂耷拉在膝蓋上,凝視甯越。

“冇有!繼續走吧!”甯越仔細翻找了一下屍體,確定冇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這才往前。

其實甯越心中已然有了決斷,但凡宗門子弟,必然身懷重寶秘籍,武功心法,趙罡打著偵查的幌子,出發前又說了什麼,這麼急切的讓他們出來巡查森林,明麵上如此,實際上怕是惦記上彆人身上的寶物。

多條門路多條道,能夠做上千夫長位置的,都不是傻子。

甯越看著腳下的靈草,環顧四周,內心頗為沉悶,這樣下去,遲早成為炮灰。

時間又來不及,功夫武技都不夠,這還玩個屁。

“吼……!”山林中一聲聲淒厲的怒吼,響徹周遭,甯越身邊的軍士環顧四周,緊握手中的兵刃,心驚膽顫,持刀的手都開始顫抖。

“怎麼辦!要不要去看看!”路南鴻快步來到甯越身邊,神色凝重。

“冇那個必要!去那裡就是找死!原地待命”甯越有自知之明,順著獸吼的聲音望去,眉頭緊鎖了起來。

“嘶嘶”茂密的灌木叢林,樹木抖動,愈來愈劇烈,隨後一隻黑色影子衝破綠色叢林。

“不好!快走!有燭豬!”最前方的一員持刀的漢子,麵色驟變,撩開腿就跑。

“瑪德!這都回事!一頭燭豬就把你們嚇成這樣了,都給老子滾開!”

甯越順著聲音望去,隻見一員身長八尺,手持黃銅刀的漢子罵罵咧咧的,周身鼎力散開,四尊小鼎環繞周身,咧嘴一笑,笑罵眾人膽小:“都怕個錘子啊!看老子殺了他,給你們補補!”

“哼…哼唧!”叢林草木湧動,一頭宛若蠻熊大小的燭豬衝破叢林,燭豬全身漆黑,兩個眼睛如同虎目,嘴中的兩顆獠牙勾人心魂,最為關鍵的是這隻豬能夠站立,尾巴上燃燒著一團黑紫色的火焰。

“二品燭豬!快跑啊”眾人頭也不會的往回跑,瞬間人群凶湧,燭豬怒吼一聲,周邊亂糟糟的。

那個狂妄自大的四鼎武者,直接被燭豬撕成兩半,鮮血淋漓。

甯越麵色頓時驟變,掉頭就跑,身後的路南鴻急忙追上去,眼睛都紅了,看這意思,怕是想要哭出來。

麵對這等叢林法則,甯越心中頓時百感交集,身後的燭豬緊追著不放,甯越眉頭深邃,眯著一雙眼睛,盯著身前的魚老叟,當即一個滑鏟,追這魚老叟叢林深處跑去。

現在動靜鬨的太大,周邊的妖獸怕是都知曉了這邊的動靜,燭豬又殺了人,血腥味散的快。

妖獸對人血異常的敏感,隨著大部隊逃竄,存活機率實在是太低了,倒不如跟著魚老叟,這個老傢夥是個老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