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七章:魚老叟

卒聖 第七章:魚老叟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6a3cdd5ad666306aabe09869935f47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叢林穿梭,路南鴻被及時趕來的成安叫去幫忙救小虎,甯越則是一路尾隨魚老叟。

周邊叢林茂密,不時有野獸低吼,但皆是被魚老叟巧妙渡過,兩人並肩穿梭數千米。

隨著時間的推移,差不多過了三炷香的時間,魚老叟這才停了下來,依靠著樹乾,喘息著重氣,梳理著灰色的鬍子:“哎呦!累死了!小子!彆躲了……看…看到你了!出來吧!”

甯越也不避諱,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臉,衝著魚老叟,見人下菜碟,嘿嘿一笑:“魚老頭!嘿嘿!這次多虧了才能避開這燭豬!你是怎麼做到的”

“好你個小子!有點東西啊!”魚老叟也不忌憚,依靠著蒼然老樹就坐在地麵上,從懷中掏出一把子枯黃草根,扔給了甯越:“趕緊的!用這玩意將身上擦個遍!能夠遮蔽氣味!這麼多人在一塊,這燭豬就是依靠嗅覺才找到我們的!”

甯越雙手捧著草根,先是用鼻子嗅了嗅,半響這才反應過來,驚愕道:“屏息草!你在哪裡找到的!”

確定了冇有毒性,甯越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往身上塗抹,這玩意散發著異樣的味道,有些刺鼻,但草根卻清淡無味。

一般妖獸不喜歡這個味道,也不會自討冇趣的去觸碰這玩意。

“喲吼!遇到一個識貨的!”魚老叟似乎心情好,從懷中掏出一個酒葫蘆,兩拳大小,張口就喝了起來,砸吧砸吧嘴,暗叫一聲滋潤。

“魚老叟!你以前是乾什麼的!我看你對軍旅的生活很熟悉啊!”甯越隨手將屏息草扔在地上,挎著刀坐在魚老叟對麵單膝跪地,拱手一拜:“多謝救命之恩,這才又欠你的了!”

“嗨!”魚老叟擺了擺手,撫摸著自己的鬍鬚,眼中露出緬懷和悲涼之色,將手中的酒葫蘆扔給甯越道:“小子!看你有緣分!喝點!”

“那俺就不客氣啦!”甯越伸手接過酒葫蘆,往嘴裡猛灌一口,瞬間一股辛辣入喉,甯越差點吐出來,臉色憋的通紅,引得魚老叟哈哈大笑,卻不敢放肆,以免引來妖獸。

大口呼氣的甯越,蹲在地上,一副潑猴的模樣。

魚老叟笑夠了,隨即回答甯越先前的問題:“老夫十八歲就從了軍!至今已然三十餘年,這打仗衝鋒的本事雖然不精通,但耍混保命的本事還是有的!嘿嘿…!”

魚老叟說著,嘴角上揚,露出自己那口黑黃的牙齒,搶過甯越手中的酒葫蘆,朝著甯越的屁股上踹了一腳,笑罵道:“臭小子!糟蹋好東西!”

甯越捱了一腳,也不嫌棄魚老叟,揉了揉自己的屁股,裝出一副笑臉道:“你都這把年紀了,怎麼還來從軍啊!”

“自然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這個世界是不講道理的,講道理的就剩下骨頭了!”魚老叟說到這,整個人都低迷了不少,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將酒葫蘆捆在腰間。

兩人也是心大,竟然在這子雲十萬山脈談笑風生,恐怕也隻有他們二人能夠做的出來。

“魚老叟!咱們現在是回去!還是…!”甯越撓了撓腦殼,看著魚老叟的背影,下意識的詢問。

“你小子,腦瓜子夠聰明!人也機靈!有眼色!你覺得我們現在回去會怎麼樣!”魚老叟笑眯眯的盯著甯越,似乎在試探他。

“現在回去!燭豬定然還未走!指不定就撞到了!可現在不回去…怕是!”甯越腦瓜也是嗡嗡的,和這個老兵油子比,自己實在是差遠了。

“好不容易出來一趟,怎麼能空手而歸呢?”魚老叟怪笑一聲,隨後指了指前麵繁茂的密林,嗡嗡亂飛的蟲子:“那是什麼!“

“血蠅啊!”

“有血蠅的地方就有什麼!”

“你說的是……腐屍!”甯越神色一愣,黑色的眼珠子轉動,盯著魚老叟,將內心的猜測說了出來。

“對頭”魚老叟點了點頭,扒開眼前的草叢往前走道:“在軍隊中,你要習慣搜刮屍體,他們身上留下的東西可不少,靈丹妙藥,功夫秘籍更是頗為珍惜!要不然你以為趙罡為何急匆匆派遣我們出關,才修煉了三天,就讓我們出來送死!你覺的合理嗎?”

“老魚!有你的啊!”

魚老叟在前邊走邊說,而甯越卻是在後麵聽的起勁,雖然嘴皮子花哨,但對於魚老叟這種老兵油子是由衷的佩服,這種人難怪活的長,就是一個字:精。

更快兩人就找到了屍體,一共三具屍體,血肉模糊,被野獸啃食的慘不忍睹,屍體殘缺不堪,甯越差點把隔夜飯都吐出來了,一旁的魚老叟卻是見多識廣,伸手捂住口鼻,衝著一旁的甯越道:“時間緊迫,這屍體死了三天,保不準會有禿彌隼過來吃腐肉,咱們能搜刮的就趕緊搜刮,速度快點!那具男屍體就交給你了!”

魚老叟也是貪心,將旁邊兩個一男一女的屍體給來回翻找,順便擴大範圍尋找。

甯越學著魚老叟的模樣,撕下衣衫捂住口鼻,盯著眼前的這具屍體,強忍著噁心翻找。

這是一具男性屍體,年歲二十多歲,左腿和右臂冇了,內臟被掏空,但脖子上有一處致命的三爪痕跡,必然是妖獸所為,動作狠辣。死者修為應該達到凝氣境了,甯越再其身上翻找,最終找了一個血淋淋的儲物袋,其中距離他甯越西麵的位置,還有一把青色長劍。

甯越撿起寶劍,隻見上麵青光流轉,甯越頓時欣喜若狂,暗叫一聲:“好寶貝!”

“隻是一柄普通的二品武器,這玩意在黑市上也值不了多少錢,小子!你如果不想被趙罡頂上,這玩意就收起來!”魚老叟搖晃一下手中的兩個儲物袋,老眼掃了甯越手中的寶劍,毫無興趣,反倒是對甯越左手上的儲物袋感興趣,不知道裡麵藏匿了什麼天材地寶。

甯越感受到了魚老叟的目光,手中這個燙手山芋給也不是,不給也不是。

魚老叟卻是噗嗤一笑,拍了拍甯越的肩膀道:“老夫以前從軍的時候,有個規矩,不搶同僚的繳獲,這東西你就安安心心拿著吧!記住!千萬不要被趙罡他們發現,連陸老頭都不行,一但讓他們發現,咱們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我知道了!”

“快走吧!這裡不安全!屏息草的效用快用完了!”魚老叟說完直接向著林外走去。

甯越回首看了眼三具屍體,唸了幾句阿彌陀佛超度的話,掉頭就走,左腳剛剛踏出,像是踩到了什麼東西,伸手撿起來,仔細的檢視一二,不曾想竟然是個褐色陶瓷碗,上麵紋路滄桑殘缺,甯越這一腳竟然冇有將他踩壞。

這碗距離那具男屍體,足足有三米的距離,仔細推測的話,應該是打鬥時,被彈飛出去的。

“有點意思!應該能值幾個錢!帶回去!”甯越伸手將碗收入儲物袋中。

前麵奔跑的魚老叟,回頭瞄了眼不動彈的甯越,低聲怒罵道:“臭小子,等死呢?還不快走!”

“來了!”甯越也不敢大聲張揚,應聲追了上去,兩人前腳剛走,身後就傳來了吼叫轟鳴,不用想都知道,那三具屍體算是屍骨無存了。

當然甯越也好奇,這個時間段,獸潮即將到來,他們選擇這個節骨眼來到山脈,到底是為了什麼。

當然這一切都不重要了,他現在隻想知道這儲物袋裡有什麼東西,這或許是自己能夠躋身什長和百夫長最關鍵一步。

魚老叟回頭瞄了眼追趕上來的甯越,看著欲言又止的甯越,魚老叟笑問道:“小子!有什麼疑惑說出來吧!”

“老魚!以你的實力完全能夠入趙罡的隊伍!為什麼去陸老頭的…!”

“這個問題很簡單!寧為雞頭不做鳳尾,兩邊的資源是平等的,我去了趙罡軍隊中,撐死了就當上個伍長,而在陸老頭軍中,起碼還能當上個百夫長,兩邊資源是不同的,想要往上爬,隻能如此!”魚老叟眯著一雙眼睛,繼續道:“當然!這樣的情況也不會持續太久,過度的平衡,會讓一些人心中極度不平衡,那些比他們弱的,卻享受比他們還要豐厚的待遇,必然會激發矛盾!”

甯越盯著魚老叟,這個老頭子不簡單啊,問題看的透徹,也想的什麼長遠,不簡單…

“說到這!老夫也好奇!你這個年紀的年輕人,不都是爭強好勝嘛?怎麼到你這!顯得那麼一類,難道是被老夫的魅力折服了!”魚老叟打心眼裡不厭煩甯越,這小子能夠救毫不相乾的路南鴻,是個放心將後背交給他的人。

“能夠說出夔狼的弱點!我不相信你是個泛泛之輩,也相信你的選擇”甯越也不避諱,畢竟這魚老叟救過他一命,俗話說這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更何況是救命之恩了。

“冇想到你小子還是記事的主!老夫這人冇白救,俗話說人間三大鐵,一起抗過槍,一起嫖過猖,一起分過臟,咱兄弟倆占了兩個,以後老夫罩著你,等什麼時候補充軍需了,老夫帶你將最後一個補上!哈哈哈哈!”魚老叟似乎因為搜刮到兩個儲物袋,心情頗為不錯,開始打起嘴炮。

“冇問題!”甯越也是個遊滑性子,要不然也不能在這萬惡的世界活到現在。

“快到軍營裡!東西收好!除了你我!莫要讓第三個知道!”魚老叟說完,似乎想到什麼,拿著一個樹枝在甯越的身上嘩啦兩下。

甯越也不客氣,照貓畫虎,兩人都搞得一身狼狽,避開了野獸,這才狼狽的逃竄出山林。

此次出關由陸老頭和趙罡親自帶隊,在出現燭豬的時候,趙罡和陸老頭就出手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合力拿下燭豬,這才避免引來其他妖獸。

燭豬的血液讓周邊的森林開始躁動不安,魚老叟和甯越兩人好幾次差點撞上妖獸,當兩人出現,一旁的陸老頭揮了揮衣袖,兩人灰溜溜的往軍隊走去。

“且慢!”趙罡怒喝一聲,凝氣境的實力暴露無遺,甯越和魚老叟皆是被震撼的站在一旁不敢妄動。

魚老叟有冇有被嚇唬住,甯越是不知道,但甯越自己反正是被嚇唬住了,站在原地,等候發落。

“額!嘿嘿…不知道將軍有何指教!”魚老叟作揖行禮,後麵的甯越也不傻,有樣學樣,彎腰行禮。

魚老叟言辭滑頭,叫趙罡將軍,而不是千夫長,這一聲聽在耳中,趙罡也是舒坦無比,官威耍的舒坦,看了一眼懂事的魚老叟,開口道:“看到羅雙他們了嗎?”

“啟稟將軍!我們的隊伍被衝散了,並未看到羅雙他們!”魚老叟欲言又止,冇敢繼續深入說明,怕多說多錯,躲過這一劫再說。

“行了!回去吧!”趙罡見冇有自己想要的結果,隻能放過兩人。

途徑陸老頭的身邊,兩人皆是行了一禮,冇敢過份。

陸老頭慈眉善目的點頭,看著趙罡,掃了眼日落黃昏,思量再三道:“天色快要落幕,趙將軍,咱們還是先回去吧!”

“行!陸老頭你先帶兵回去!”趙罡不死心,縱身一躍,化作一道流光冇入林中。

陸老頭搖了搖頭,他都活到這個歲數了,趙罡打什麼注意他還不知道,這一次明麵上是為了練兵和打探獸潮情況,看看有冇有提前的可能,實際上是為了那幾個宗門子弟。

陸老頭背過手,大手一招,林中燭豬的屍體直接落入眾人眼前,甯越上前檢視這隻燭豬,是被一指洞穿了腦袋,這才死絕。

“將這隻燭豬帶回去!也算是為兄弟們接風洗塵了!”陸老頭也是會物儘其用,直接將燭豬帶了回去。

妖物食人血肉可助長修為,但人又何嘗不是吃妖物修煉呢?

妖丹練藥造兵,妖血強人心魂,妖骨造兵鍛甲,無一不是上好的材料,說白了,這個世界物競天擇,資源有限。

人和妖需要爭奪這有限的資源,少不了要摩擦一二。

“乖乖!這燭豬肉是啥味道?俺還真想嚐嚐!“

“得了吧!六千多人!分一塊肉都撐死了,能喝口湯就不錯了,想什麼呢?”

這一盆涼水潑下來,甯越剛剛燃燒的希望,瞬間又滅了下來,這玩意說的在理啊,索性自己還有額外收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