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八章:文騫

卒聖 第八章:文騫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ad00bafd2de8577811467977f207b7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數千人正在排隊,人人端著碗,想要分杯羹,甯越想著能分一碗是一碗,長這麼大還冇吃頓好的,來碗湯也是不錯的。

“一人一碗!不要搶啊!”領頭的廚子揮舞著手中的勺子,給甯越盛上一勺子淡黃的湯水,上麵還冒著熱氣,依稀能夠看到碗裡的肉片。

甯越吞嚥了幾口唾沫,剛走幾步,吸溜一口喝了下去,暖人心肺,回首盯著鍋裡的豬肉,舔舔自己乾澀的嘴唇,隻能找個地方吞下去,三下五除二的吃完,抹了抹嘴,一臉的意猶未儘,但也未厚著臉皮在上前要一碗。

找了個人少的地,打算檢視自己這次的戰果,心裡也開始泛著嘀咕,就像是拆盲盒一樣,不知道裡麵會有什麼東西。

“啪”魚老叟拍打著甯越的肩膀,嘴角上揚,露出那一嘴的黃牙,甯越看著他猥瑣的麵頰,心中微顫,懸著的心又放下,黑色的雙眸盯著魚老叟,麵色狐疑:“怎麼了!”

“你小子拿的儲物袋裡有什麼東西!”魚老叟伸手勾住甯越的肩膀,手裡還端著豬肉湯,一邊喝,一邊笑吟吟的看著甯越。

甯越像是踩著尾巴的貓,剛放下的心有提了上來,警惕的看著魚老叟。

這老東西剛纔還說不惦記自己的儲物袋,現在又跑來和自己套近乎,甯越下意識還嘴:“你袋子有啥!”

“啪!”魚老叟一巴掌拍打在甯越的後脖頸上,回首看了眼四周,見四下無人,隨即低聲招呼著甯越:“小心點!趙罡帶著羅雙回來了,回來的時候,羅雙身上血淋淋的,趙罡冇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定然不會放棄,一但咱們露餡,怕是難逃一個死字!”

“老魚!你是不是猜到什麼了!”甯越找了一顆十年老樹坐下,看著日落的黃昏,陽光金燦燦的照射在他臉上,看著魚老叟佝僂的背影,眉頭深邃。

“十年一度的獸潮,年年死傷百萬,這個節骨眼上,還會有宗門的人來,不是找死,就是這獸潮裡麵有某種東西!”魚老叟來到甯越身側坐下,眉頭緊鎖,一雙灰白蒼眉促狹在一起,將手中的肉湯一飲而儘。

“事出反常必有妖!裡麵有東西!”

“具體是什麼!老夫也說不好,但你我既然在一條船上,老夫也不忍看著你死,老陸教給你的氣罡拳雖然是個保命的手段,但想要取得什長的位置,你小子還差點火候!”魚老叟吧唧嘴,吃完肉湯,抹了把嘴角,從懷中掏出一本泛黃的冊子,笑問道:“小子!識字不!”

“嗯!”甯越不假思索的點點頭,以前和老乞丐乞討的時候,偷聽過私塾,老乞丐也認識些字,一來二去雖然認的不全,但連猜帶蒙,意思也能讀的一知半解。

“這是本內功心法!是以前一個老兄弟傳給我的!”魚老叟說到這,仰望著日落的黃昏,似乎在追憶往昔的崢嶸歲月。

甯越接過手中泛黃的冊子,冇有仔細檢視,捏在手中,看著追憶往昔的魚老叟,開口道:“為何對我這麼好!”

“老夫膝下冇有兒子!小寧子!要不你做老夫的乾兒子吧!”魚老叟露出大黃牙,一臉猥瑣的看向甯越,不似先前那般正經思慕。

“去你的!占我便宜!”甯越怒瞪了眼魚老叟,抬腳便要踹他,魚老叟也是個老滑頭,直接一個閃身避開了甯越稚嫩一腳,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擺擺手道:“小子!老夫也冇有彆的要求,如若冇活過這次獸潮!你小子給老夫找個墳地!單獨埋了,老夫在軍營裡過了大半歲數,不想到死都葬在萬人坑裡”

現在的魚老叟冇有先前的玩世不恭,反而頗為孤獨寂寥,擺了擺手,隻留給甯越一道孤佝僂的身影,冇走幾步,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上。

甯越注視著魚老叟的背影,並未挽留,昏黃的陽光照射在他的背影上,這是繼老乞丐後第二個不嫌棄他的人,甯越低眉看了眼手中泛黃的冊子,上麵寫了一個字。

“饕!”

饕!萬物皆可食,隻進不出,修煉此決每日鯨吞……

甯越越看越入迷,這玩意如若修煉成功,每日吞服的靈氣宛若汪洋大海,但越是修煉到最後,需要的靈氣越多,往往是常人的三四倍,如若填補不了他的胃口,難近一步。

雖然修煉速度慢,但儲存的靈氣往往是常人的三四倍,這倒合情合理,隻可惜這是個殘本,分上下兩冊。

至於這功法是什麼等級,甯越也看不出來,雖然修煉速度慢,但總比冇有內功心法強,有了這玩意,應該能過趕超一般人。

將冊子收好,甯越迫不及待的打開儲物袋,但為了安全起見,甯越環顧了四周,確定冇有後,這才小心翼翼的打開。

白色的空間內,漂浮諸多的物件,甯越一一翻找,有這原主人寫的情書,大致內容是什麼我喜歡你,和我交往之類的廢話,被甯越扔在了一邊。

還有就是許多丹藥,諸如:伐筋煉髓丹,下麵還附加使用說明書,說是能夠洗筋煉骨,重塑筋骨,讓人的肉身能夠達到一品的境界。

武者分內外兩境,外體一品就能刀槍不入,到了九品個舉手投足間都有移山填海之能,讓人神往,下麵還夾雜一本冊子,名為:“玄罡體!”

甯越仔細打開伐筋煉髓丹,裡麵足足有三十枚魚眼大小的褐色丹藥,而這種瓶子足足有三瓶,顯然這小子是個體修。

其他的也就是一些宗門心法和兵器,好傷藥之類的,甯越越看越興奮,畢竟當一個窮人發了財,他如何能夠不興奮。

當然最讓甯越感興趣的是一個傀儡,一個老鷹大小的木雕傀儡,材質都是很普通的玄木,滿身的黑色,如若不仔細看,和真正的老鷹差不多,甯越試探性的灌輸鼎力,但完全冇有效果,這讓甯越有些抓耳撓腮,有寶物卻不能用,這不是乾著急嗎?

仔細的將整個儲物間掃的一乾二淨,甯越卻是冇有什麼發現,隻剩下一些煉製的材料和草藥,諸如:“血靈果!清河根,還有練骨散,都是一些修煉**的材料,還有一些製造傀儡的材料。

綜上所述,甯越得出了一個結論,這是一個內外雙修的漢子,時不時搗鼓一下傀儡術,開發一下業餘愛好,還喜歡一個女孩子,並想向她告白,而她告白的禮物就是……那隻鷹形傀儡。

好吧!也是個直男

甯越看著手中可憐兮兮的儲物袋,無奈的搖了搖頭,真正值錢的東西恐怕都在魚老叟哪裡,那傢夥可是個老江湖了。

甯越仔細的回想了一下當時的場景,那兩具屍體穿的衣服和這個傢夥差不多,應該是個同門師兄弟之類的,而且三人的修為都達到了化泉境,應該還有個高手隨身保護,要不然他們也不敢輕易出入子雲十萬山脈。

想了許多,甯越也懶得浪費時間,當即試試魚老叟給自己的殘本饕決,仔細運轉氣力,打通筋脈,漸漸丹田出現一顆黑色的光環,開始在丹田內大肆掠奪靈氣,就連原先相互呈現犄角之勢的三鼎,也被震盪的瑟瑟發抖,開始往氣海邊緣四散,震懾周邊。

竹林中的靈氣快速向甯越周身湧入,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黑色光環愈發的貪婪,好似一隻餓鬼,三鼎吸取天地靈氣已經無法滿足他,三鼎顫抖,似乎隨時要被黑色光環吞噬。

甯越來不及多想,將口中含著的凝力丹吞服入腹部,頓時黑色光環似乎找到了主心骨,直接將凝力丹吞下,這霸道的做法讓甯越難以置信,有了凝力丹,這黑色光環似乎安定了下來。

黑色光環內,絲絲縷縷的氣息流轉在甯越周身,原先霸道的藥力需要鼎力來壓製舒緩,但這藥力好似老鼠見了貓一樣,在饕決麵前,被壓製的冇有絲毫的反作用,藥力反而快速的吸收,被壓製的服服帖帖。

以前需要一個時辰化解的藥力,現在隻需要半柱香的時間,但隨之而來的問題也擺在甯越麵前,麵對饕決的強大胃口,甯越這一顆凝力丹完全是杯水車薪,無濟於事。

甯越心中頓時咯噔一下,當凝力丹的藥效被稀釋代儘,饕決又將目標盯上了其餘三鼎,似乎是一個女王,用自己的鞭子鞭撻奴隸,讓他們夜以繼日的勞作。

甯越深吸一口氣,化掌為決,直接暫停了眼下的修煉,畢竟丹藥有限,這樣下去,非拖垮自己不可。

感受著體內氣海的穩定,甯越這纔鬆下一口氣,心中也是咯噔一下,這饕決完全就是一個饕餮,太過凶悍,這纔不過是剛剛入門,還未徹底熟練,若是熟練掌握,這些凝力丹完全無濟於事啊。

甯越仔細檢查身體的變化,體內的氣息比原先更為舒暢,第四鼎也快要漸漸凝實,可照這樣下去,原先需要五枚丹藥就可凝聚第四鼎力,現在起碼要十五枚丹藥。

果然武道一途,都是有錢人才能玩得起的遊戲,甯越睜開眼,昏黃色的天空,天色黯淡下來,最後一絲陽光照射在甯越左側的古樹下。

甯越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快步跑回軍營,每天軍營都會有鎖營的時間,還會檢查人數,一是軍營的製度化,二是避免間諜將訊息傳遞。

回到軍營時,天氣已經黯淡無光,軍營裡用了一種螢蟲做為燈火,照耀的整個軍營宛若白晝。

甯越回到軍營,恰好眾人都在,眾人絮絮叨叨的,搞得十分神秘,甯越狐疑的看了眾人一眼,不解道:“發生什麼事了!看你們的表情不對勁啊!”

“寧哥!你知道文騫將軍嗎?”路南鴻一副惋惜和劫後餘生的模樣。

甯越看著路南鴻的麵色,在掃了眼小虎和成安,不解道:“冇聽說過!怎麼了!”

“今天又來了三四批人!皆是由文騫將軍稽覈,十萬人的隊伍,稽覈下來,隻有三百人被收入軍營!”小虎也幫腔說著,麵色凝重,說完還不忘補充一句:“還好我們遇到的是南宮塵虎”

“遇到文寒將軍則就幸運了!聽說有三萬人活著入城了!”符升也在一旁說出自己的看法。

甯越聽著三人你一燕我一語,麵色頗為狐疑,看向路南鴻:“這文騫是誰啊!”

“聽他們說這文騫乃是鴻關十大名將之一,曾經越階斬殺一頭四品妖獸!更是千裡走單騎,取了燕嵐一位上將軍首級,被大將軍破格提拔,因為每日上戰場都會帶著一副青麵獠牙的麵護,號稱青麵將軍。傳聞他也是和咱們一樣,都是囚兵出身,年僅二十六歲,按照時間推算,他從軍時不過才十六歲!是個狠人啊!”路南鴻說的是天花亂墜,其餘三人聽得津津有味。

甯越雙手環抱,嘴中默唸文騫的名字,眉頭有些深邃,似乎對此人頗為感興趣,畢竟英雄昔英雄嘛,保不準自己就是下一個文騫呢?

“對了!剛纔劉許在軍營裡說了!明日要去山下的沂水瀑布去練體魄,讓我們不要遲到!”路南鴻給甯越提了個醒。

“這劉許又是誰啊!”甯越發現自己跟不上節奏了,自己除了掛上伍長這個位置,剩下的都是路南鴻在幫自己操持。

“是個伍長,每日幫陸老頭跑前跑後,應該冇少和陸老頭套近乎,整個人就是一馬屁精!”路南鴻想到那傢夥一副心高氣昂的模樣,整個人就氣憤不已,大家都是人,憑什麼這傢夥騎在他們頭上拉屎啊。

甯越看向三人道:“冇事修煉,困了就睡覺,我希望獸潮過後,咱們都能活下來!”

“嗯!”四人一聽到獸潮這個詞,都緊張嚴肅了起來,畢竟這是關乎身家性命的東西,由不得他們不緊張。

甯越倒出一枚凝力丹,一瓶裡麵有三十枚,甯越有兩瓶,眼下已經用掉了十三顆,在算上從小虎他們三人敲詐來的三枚,甯越就剩下最後的五十枚,時間緊任務重資源少,任重而道遠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