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上架前

卒聖 上架前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2bd6b92b60f9505ff7fe687d4b061a7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石門非你我氣力所能打開!莫要不自量力了,與其在這裡嘮叨,不如留待日後”甯越懶得和王玄三糾纏,見王玄三依舊一副癡狂的模樣,當即轉身離去。

他與王玄三不同,自己日後的路尚還能看到光明,而王玄三隻剩下一片黑暗,和他在這裡浪費時間,無異是最愚蠢的選擇,畢竟過幾日,甯越還要在軍營中站穩根腳,時間對於甯越來說太過寶貴。

“哼!今日我活不了!你也彆想走!”王玄三猛然抽刀而出,雙目猙獰,和以往灑脫釋然的性格截然相反,他已經被心魔所控製,為了活下去,他在所不惜。

一個人!如若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某一種事務身上,在失敗的那一刻,他們一無所有,會變得瘋狂,在他們看來,能夠拖下一個墊背的,內心也是極其舒坦的。

“混蛋!你瘋了嗎?”甯越眼看王玄三拔刀相向,眉頭凝鎖成一股繩,雙眼微眯,雙手情不自禁的握緊。

“瘋了!我的確是瘋了!被這無情的世道給逼瘋的,既然打不開這該死的的墓穴,那我就該想想自己的身後事了,甯越把你的生命貢獻給我吧”王玄三深吸一口氣,似乎是看淡了生死,轉頭打量著墓穴,嘴中喃喃自語道:“能夠把這裡當做你的墓穴,倒也是不吃虧”

“嗡”甯越從儲物袋中抽出活卒刀,怒視狀若瘋癲的王玄三,神色凝重,手中的活卒刀橫立身前,怒視著王玄三,甯越聲音冰冷道:“給你三秒,若是不能清醒,那就彆怪我了!”新筆趣閣

“甯越你有什麼了不起,不過是運氣好的乞丐罷了,有何資格在我麵前隱隱狂吠,你這個乞丐!和那個賤人一樣,都是賤胚子,能夠為我這個落魄的貴族犧牲,也算是你的榮幸了,哈哈哈哈”王玄三雙手捏刀,眼中殺意濃鬱已久,暴喝道:“天狼刀法!“

“啊嗚嗚嗚…”一頭接著一頭的綠色氣狼從王玄三的戰刀中破風而出,隻砍殺向甯越咽喉,甯越瞳孔劇烈收縮,手中浮現出一柄長弓,瞄準王玄三,弓身拉如滿月,甯越一字一頓道:“毒箭決,五箭齊出!”

“嗖嗖嗖嗖嗖!”五道冷箭直射向王玄三,碧綠色的鼎氣在箭頭上浮動,好似五頭碧綠的毒蛇,遊動著身子,衝向王玄三。

“餓狼咆哮!”

“啊嗚!”一頭幽綠色的餓狼從王玄三的戰刀中凝聚而出,張牙舞爪,餓狼毒蛇在空中碰撞,打出不小的漣漪,聲音轟鳴,五道毒箭麵對氣狼,直接被轟碎成為漫天星辰。

一招破敵,餓狼朝著甯越撲朔而來,甯越麵色鐵青,雙目寒芒四色,顯然是動了真火,看著撲殺來的餓狼,甯越放弓持刀,雙手握住活卒刀刀柄,黑色的刀身瀰漫著白煙,甯越雙手一揮,猛然往上揚揮而動。

“呼呼呼!”白色罡氣披風斬棘,直砍向氣狼,甯越嘴中喃喃自語:“霸刀!”

“碰!”兩者相撞,塵煙四起,幽綠色的餓狼直接被打成齏粉,化為淡綠色的光芒,散落在墓穴塵埃中,空氣中的震盪波動,令得甯越連退三步,這才穩住身形。

王玄三整個人倒飛而出,撞擊在石板上,發出厚重的悶哼聲,雙手撐著地麵,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黑血,頭髮散亂覆麵,持刀的左手顫顫巍巍。

王玄三深吸一口氣,以發覆麵,麵色慘白而淒涼,雙目佈滿血絲,怒瞪著甯越,似乎以此抒發內心的不甘和憤懣。

甯越持刀而立,喘息著濁氣,刀尖衝王玄三,麵露殺意:“王玄三你過界了,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理由!嗬嗬!”王玄三不屑的嘲諷,艱難的爬起來,擦拭著嘴角的瘀血,眼神嘲弄道:“我這一生本該平步青雲,但都是因為那個賤人,害的我落得今日這般田地,我本以為自己已經灑脫看淡,但至今我才活明白,活下去纔是最為不易的,為了活下去,犧牲你又如何。甯越你應該感謝我,臨死前讓你給自己找了這處風水寶地,甯越,彆怪我?要怪就怪著狗日的世道”

“所以!你引我們過來,就是為了做你的祭品嗎?”甯越單手持刀,背後一顆桃花老樹緩緩盛開,粉紅色的花瓣宛若刀鋒,飄落甯越身前,每一朵花瓣,都代表了甯越的滔天殺念。

正應了那句話,秋風殺意三千起,隻待花枯葉散人頭落。

“咳咳!倒也不完全是!我來這裡,一來是為了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得到些延壽的丹藥,畢竟殺了你,我回去解釋也是頗為麻煩”王玄三捂著自己的嘴角,劇烈的咳嗽一二,深吸一口氣,緩解身體上的匱乏,抬首俯瞰,眼中帶著炙熱殺意,陰冷嗜血的盯著甯越:“這第二就是現在這副場麵!”

“你簡直是個瘋子!陳安!”甯越大聲嚷嚷,可隨著聲音的傳遞,甯越卻見身後並無動靜,麵色不由一寒。

“不用叫他了!他吞了我的閉水丹,我在上麵動了手腳,現在的他,冇有三日的時間,難以恢複清醒和神誌!”王玄三捂著嘴角嗬嗬一笑,用手擦拭著上麵的鮮血,整個手掌都鮮血淋漓。

王玄三卻是渾然不在意,染血的左手梳理著自己的長髮,異常的血腥和妖異,王玄三深吸一口氣,盯著甯越,眼神變得暴虐:“武明立國數百年,設立無數的律法,但這些律法隻能用來約束弱者,對於強者而言,不過是可有可無的擺設,甯越要怪隻能怪你自己太弱,安心做我的祭品吧!”

“哼!就你這點實力,還不夠看!”甯越麵色鐵青,單手結印,背後桃花樹花瓣肆意飄蕩,甯越嘴中怒喝:“木法!桃花刀!”

“嗖嗖嗖嗖嗖!”萬千桃花小刀,化為粉紅刀芒,朝著王玄三奔襲殺去。

王玄三盯著甯越殺來的桃花,神色平淡道:“你真的以為我從一隻三品妖獸手中活下來,會冇有一點後手嗎?”

“哢嚓…哢嚓…!”王玄三左手劃出一柄氣刀,刺在自己的穴位上,周身的鼎氣以肉眼可見的實力往上攀升。

王玄三猛然往腹部上一錘,小腹氣門大開,無數的鼎氣湧入其中,一枚紅色的血丹,像是吸血蟲子,不斷吸允著王玄三的血液,而此時的王玄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衰老,滿頭白髮,實力突破到結丹境中期,這是以他壽命換來的實力,現在的王玄三,就是一隻饑渴難耐的猛虎,實力蹭蹭爆發。

“虎嘯山林!”王玄三雙手合併,呈現開花狀,怒視甯越暴喝道:“這一招,有我數十年的壽命,你擋得嗎?”

一隻斑駁猛虎,在王玄三的催動下,凝聚成形,張牙舞爪,虎口咆哮,有催山斷潭之威。

強大的勁風,宛若海浪,排山倒海席捲而來,甯越揮動的桃花刀,在觸碰猛虎的一刹那,直接化為滿天齏粉,肆意飄落。

甯越瞳孔猛然收縮,黑色的瞳孔中幽靈猛虎不斷放大,直撲殺向自己。

一股陣陣陰風鋪麵而來,甯越雙手捉刀,周身上流光溢彩,銀白色的皮膚不斷翻湧和裸露,將甯越的身體包裹防禦,甯越深吸一口氣,咬牙切齒:“玄罡體!”

“轟!”一計劇烈的轟鳴,煙塵滾滾,甯越身子從煙霧中倒飛而出,撞擊在身後的石壁上,抖動出無數泥濘和灰塵,甯越趴在地麵上,牆麵抖動的塵土壓垮和掩埋了他的身子,塵埃四起,甯越像是被打中要害,身子重傷趴在地下,奄奄一息。

“就這麼死了嗎?那倒是太可惜了!”王玄三拖著佝僂都身子,踩著細微的步伐上前,想要伸手抓住甯越的脖子。

恰在此時,甯越一招鷂子翻身,直接騰身而起,雙手捉刀,怒視王玄三暴喝道:“霸刀!”

王玄三一雙枯瘦的眼孔盯著甯越,一雙眼眸寫不儘的嘲諷,道不儘的冷漠,看著甯越揮刀而下的招式,冷漠嘲諷道:“庸俗的招數在絕對實力的麵前,終歸是不堪一擊,獠刀!”

一聲怒喝,王玄三手中的戰刀揮砍而去,直取甯越刀身,甯越哇的一聲吐出一抹鮮血,剛剛凝聚的刀意,被打散成虛無,身子在此撞擊在牆麵,張口吐血,鮮血淋漓,可謂是淒涼無比,奄奄一息。

王玄三神情淡漠的盯著甯越,左手持刀,立住己身,右手捂住嘴角,劇烈的咳嗽,灰衣戰袍被鮮血染紅,顫顫巍巍的像是隨時會奔潰和毀滅,王玄三深吸一口涼氣,盯著甯越,冷聲道:“小子!去死吧!這就是你的命運!”

“何人在此吵鬨!”墓內傳來嗬斥之聲,墓門赫然被打開,清涼之音從門內傳來,嚴絲合縫的石墓門上,狂風大作,一股股罡風,剮蹭人的麪皮,無形的壓迫感,撲麵而來,威嚴如山。

王玄三整個人被震飛開來,撞擊在石壁上,能夠清晰的聽到骨折聲,王玄三雙手撐著地麵,當下口吐鮮血,好不狼狽,像是雨中燃燒的蠟燭,隨時會被熄滅。

墓門打開,煙塵四起,甯越趴在地上,隻覺得渾身骨頭都鬆軟斷裂,**上的刺痛讓他瞬間恢複了神智,抬首望眼,從墓門中走出一位懵懵懂懂的身影。

“哐”隨著鼎氣的震盪,煙霧驅散,一位身穿暗紫戰甲的身影從墓門中漂出,其渾身戰甲上傷痕累累,刀劈斧鑿,劍來槍往,可見這戰甲的主人是何等的英勇善戰。

甯越嘴中吐出浴血,深吸一口墓地中特有發黴的氣味,差點熏得要吐出來,但更讓甯越心驚膽顫的是墓主人的甦醒。

隨著煙霧的驅散,這才逐漸看清楚墓主的真容,這是一位披頭散髮的將軍,背後罡風肆意,上半身穿著盔甲,下半身卻並無雙腿,了了魂體蒸騰如炊煙,活脫脫的鬼魂。

許是甯越和王玄三的打鬥聲,這才把這位墓主給驚醒了,甯越倒吸一口涼氣,不敢繼續打量逗留。

因為甯越知道,繼續留在這裡,能不能見不到明天的太陽都是兩說。甯越強忍著身上的疼痛,艱難的戰起身子,顧不得傷勢,小心謹慎的挪動步子,向墓門外走去。

相比較甯越的小心翼翼,王玄三卻是放肆和囂張的多,一雙乾瘦枯黃的眼睛死死盯著這位將軍,王玄三舔舐著乾澀的嘴唇,雙目忌憚,一字一頓道:“靈魂嗎?活了上千的靈魂,你竟然還未消散,讓我聞聞”

王玄三鼻子猛吸一口,雙眼不由的狐疑,在往墓門中觀望一二,乾枯的雙眼,像是在沙漠中行走數月的路人,在看到水源那般興奮,王玄三麵色激動道:“陰陽太歲,活死人肉白骨,可延長兩百年壽命,我有救了,我有救了,哈哈哈哈哈!”

“你是那個部族的?竟敢擅闖我的陵墓,不怕我的族人報複嗎?”墓主的聲音威武卻又不失柔美,竟赫然是個女將軍,這位女將軍以發覆麵,看不清楚她的麵容,可依靠發間的縫隙,她卻能感知到一切,狐疑道:“不對,這不是狼和千的部落,你們究竟是誰!你們將我的部落怎麼了!該死!你們這群入侵者!全部留在這裡殉葬吧?”

“一縷殘魂,也敢在我麵前囂張,看我拿下.......!”王玄三的話還未說完,女將軍手中赫然出現一尊紫金錘,猛然輪動,罡風火焰肆意洶湧,宛若滔天巨浪,女將軍嘴中斥罵:“入侵者死!”

“這是法寶!不可能!你隻是一縷殘魂,怎麼會.....怎麼會這樣”麵對紫金錘的壓迫感,王玄三根本冇有反抗的力量,身體被牢牢鎖定,難以掙紮和動彈,像是被極致的寒冰凍住。

“呼呼呼呼”滔天火焰席捲而下,直接將王玄三的屍體焚燒的一乾二淨,甚至於王玄三死前連悔恨的眼神都未來得及留下,隻是一招,一招就將王玄三打散於虛無。

多餘的氣浪罡風,直接將步履蹣跚的甯越給轟飛出內殿,身子自由落體在地麵上,口吐鮮血,傷上加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卒聖更新,第八十九章:女將軍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