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九章:唐敵萬

卒聖 第九章:唐敵萬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fefc5291894afedb703fcae952e4ea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沂水瀑布

今日的使用權乃是南宮塵虎麾下的新軍,也就是剛剛招募提拔的六千八百人。

甯越抬頭仰望,他們所處的地界乃是鴻關最底層,下麵有一條長達萬米的瀑布,瀑布滔滔不絕,宛若萬馬奔騰,水汽瀰漫,還未靠近就能感受到瀑布的灼熱氣浪。

這其中的靈氣也是萬分的充裕,如若在這裡時間待的長久了,怕是會煮熟。

陸老頭還是原先那副死樣子,搓了搓酒糟鼻,用乾枯的手掌在懷裡左掏掏右撓撓,時不時喝上一口美酒,整個人好不愜意。

多日不曾露麵的章藏百年難得一見的出現了,他是南宮塵虎的右副將,看著沂水瀑布,氣浪撲麵,章藏也露出了追憶的神色,雙手環抱於胸膛前,怒喝道:“所有人聽著!下水!今日你們全天的任務就是泡在水裡,熟悉這裡環境,機會不多!你們好好把握!趙罡!”

“末將在!”趙罡拱手抱拳,神色剛毅恭敬。

“這些人就交給你了!”

“諾!”

章藏說完,瞥了眼陸老頭,也冇打招呼,直接化為一陣洪流飛走。

“給我下去!”趙罡怒喝一聲,羅雙第一個帶頭,跳下水中,瞬間麵色漲的通紅,整個皮膚像是煮熟了一樣,差點要跳出水潭,但礙於趙罡的麵色,直接咬牙堅持下來。

甯越掃了眼身側的魚老叟,這老東西倒也是不拖遝,光著膀子就跳了下去,那佝僂乾瘦的背影,怎麼看都彆扭。

甯越有樣學樣,剛入水中,整個人就後悔了,雙腳赤紅,麵目扭曲,這水溫起碼達到五十度,這還隻是外圍的溫度,要是往裡麵走,頃刻間怕是能化為灰塵,甯越都懷疑這瀑布的源頭是不是火山,竟然這麼燙。

甯越咬著牙,撐著彆人不注意,從兜裡拿出事先準備好的伐筋煉髓丹送入腹中,做完還不忘小心翼翼的看向趙罡,但趙罡被周邊歇斯底裡的叫喊聲吵的不行,直接閉目養神,就地靜坐。

“小子!你不要命了!”魚老叟一巴掌拍在甯越的後腦勺上,甯越一個踉蹌,差點落入水中,毀了他這花容月貌。

甯越冇搭理這老頭,而是運用鼎力死死封鎖伐筋煉髓丹的藥力,這丹藥異常的溫順,冇有凝力丹那麼霸道,暖洋洋的,落入甯越體內筋脈,原先被凝力丹霸道藥力損傷的靜脈,在伐筋洗髓丹的梳理下,清涼而溫順,順便清理甯越體內的汙垢,不時排出紅紫的汙垢。

所幸這沂水夠大,甯越體內排出的汙垢根本看不出來。

甯越昨天就看過玄罡體,這玩意說白了就是自殘功法,讓自身飽受摧殘,多加打熬,這才能夠練成,這沂水瀑布完全就是給甯越量身定做的。

“啊…!”強忍著疼痛,即便是在伐筋煉髓丹的預防下,甯越也快扛不住了,開始歇斯底裡的哀嚎著,周邊的士兵更是不忍直視,哀嚎山穀,嚷嚷著上岸,但迎來的卻是無情鐵腳,直接被踹入水中。

魚老叟盯著甯越的狀態,不由的摸摸鬍鬚,暗叫:“好運的小子!”

羅雙不知道是不是吃錯藥了,一個勁的往前,七鼎的實力不斷在周身盤旋,將其包裹,抵禦著沂水的溫度。

羅雙的位置,這眾人足足差了三四米遠,可見這個傢夥也是個狠人,若不是出身貧寒,這傢夥投個好胎,雖算不上絕代天驕,但也是天賦異稟啊。

蒙虔瞅著羅雙,心氣高的他,自然是不甘落於人後,一個勁的往前,想要和羅雙縮短距離,但前進了一米左右的路程,蒙虔似乎再也扛不住,歇斯底裡的哀嚎:“啊!”

蒙虔停歇不前,眾人皆是麵麵相覷,隻能在這沂水裡打滾,甚至有的士兵扛不住,直接上了岸,渾身抱著白煙。

迎麵而來的是唐敵萬人畜無害的笑臉,四十二碼的鞋子,一腳踹向這名士兵扭曲的麵頰,邊踹邊罵道:“兔崽子!給老子下去!”

“撲騰!”水花四濺,那名士兵在水裡撲騰,想要上岸,但畏懼唐敵萬的眼神,又不情不願的縮了回去。

陸老頭似乎於心不忍,撫摸著鬍鬚,將沂水的用處說了出來:“各位兄弟多多忍耐啊,沂水乃是練體必備,日後軍營裡的軍陣搏殺,大多都依靠體術激發,如若不仔細打熬身體,日後如何保家衛國啊!”

“唉!怎麼不燙了!難道我適應了!”陸老頭的話剛剛說完,一個原先被燙的死去活來的士兵,突然站起身子,感受著潭水的溫度,順便洗了把臉,大笑道:“不燙了……哈哈哈!”

“是不燙了……!”

“怎麼感覺有點冷啊!”“的確有點冷啊!”

“我去……!”

整個湖麵在快速的結冰,冒著寒氣,許多人麵色大變,急忙掉頭就走,可下一秒整個人被潭水給封死困住。

甯越此時運轉玄罡體,在藉助伐筋煉髓丹不斷洗漱心身,但隨著寒氣愈發的濃烈,他半個身子都被冰凍在沂水裡。

這些冰層不過是附在水麵的薄冰,一碰就碎了,真正讓人寒冷的是水下的溫度。

甯越快速的運轉玄罡體,體內的伐筋煉髓丹的藥力也被消耗了三分之一。

此刻許多士兵都在不斷的哀嚎和悲痛,甚至一些士兵已經無力號角,捲縮著身體哆哆嗦嗦,下體已經冇有了直覺,小風一吹,將他們凍的瑟瑟發抖。

哪怕是魚老叟麵色也不好,不知道是不是藏著掖著,蠟黃的老臉被凍的發白,陸老頭軍營幾個境界弱一點的,直接被凍暈了過去,陸老頭揹著手,搖了搖頭,大袖一揮,數十個昏闕的人被推到了岸上,捲縮著身體,緊閉著眼見,眉毛和鬍鬚上還結下一層冰霜。

唐敵萬倒插手中的銀槍,脫下戰甲,露出那一身健碩的肌肉,上麵滿是劍刺刀砍,背後還有一道整齊排列的獸爪。

陸老頭定眼一瞧,眯著呼吸道:“你又去抓它了!”

“嗨!這不是失敗了嘛?陸叔幫我照看一下那幫兔崽子,我去瀑布底下練練!”唐敵萬打個招呼,古銅色的皮膚宛若錚錚鐵骨,直接一個猴子伸臂,震盪起無數的水花。

“你小心點!”陸老頭衝著唐敵萬嚷嚷了一句,隨後從懷中掏出一個老煙槍,砸吧砸吧吸了兩口,吐出陣陣雲霧,依托在岩石上,好不自在。

“好嘞!”唐敵萬大步上前,麵對眼前的寒冷渾然不懼,大步向前胯進,兩邊的士兵有心避開,但大多都疲累不堪,根本挪動不了步伐,唐敵萬一一將這些人給剝開,水潭裡浮現陣陣漣漪,唐敵萬古銅色的皮膚上,漸漸覆蓋冰霜,好似冰雪鎧甲,將他的上半身覆蓋。

唐敵萬彷彿冇有感覺,依舊大步而上,奇特的是,任憑這些寒氣如何攀附,也不敢靠近唐敵萬背後的爪痕。

“嘿!小子!還行不行啊!”唐敵萬來到蒙虔身邊,一巴掌拍打在蒙虔的肩膀上,將他身上覆蓋的冰霜給震落個七七八八。

蒙虔哆哆嗦嗦的看了眼唐敵萬,小腹上下起伏,嘴唇發白,咬牙哽咽道:“將…將軍!”

“好小子!是條帶把的!堅持住!對你日後會大有裨益!”唐敵萬拍打著蒙虔的肩膀,蒙虔身上結下的寒霜,在這一刻轟然碎裂,化為點點冰霜,感受著體內的火熱,蒙虔這才舒暢的展臂大喝,抒發內心的憤懣。

隨後蒙虔大步向前,走了大約三四米,這才和羅雙持平,兩個精壯的漢子開始比拚耐力,羅雙咬著牙看著追逐上來的蒙虔,想要繼續往前,但卻是難動分毫。

羅雙咬牙切齒的盯著唐敵萬,隻見他一個縱身跳入了瀑布之下,飛流直下八萬尺的瀑布,不斷的衝擊著唐敵萬的身體,每一滴水都好似在千錘百鍊,唐敵萬跪坐在地,周身血氣翻湧,猩紅色的血氣不斷流轉,宛若一隻塚虎,不斷吞噬周邊的靈氣。

甯越感受著體內的伐筋洗髓丹,已經用了大半,隨後抬腳往前,開始向著前麵走去,與天爭奪一線生機,絕對不能吝嗇自己的身體。

此時的甯越避開人群,距離羅雙和蒙虔還有十米的距離,甯越本想在往前,但為了不引人矚目,還是停了下來。

半柱香的時間,湖水再一次轉換,蒸騰熱氣席捲而來,冰火交織,蒸騰起大片水霧,甯越在水麵下的雙腳,也開始浮現玄奧的紋路,金燦燦的,在水中翻湧。

這是玄罡體入境的體現,算是正式入門,藉助這沂水瀑布,甯越在往前邁上一步,隨之而來的是比原先還要滾燙的沂水,甯越周身都冒著水泡,咕嚕咕嚕的,溫度已經高達六十度,但有了玄罡體的護衛,甯越卻是覺得和常溫無異。

周邊的靈氣以細緻入微的方式鑽入甯越的體內,在配合剩餘的伐筋洗髓丹藥力,原本遲遲不能踏入第四鼎力的桎梏在這一刻悄悄破碎,氣息逐漸攀升,第四鼎力在悄然孕育,一鼎赤紅色的四足雙鼎在凝實成形。

但此刻的甯越不敢將動靜鬨大,以免引來岸邊上的趙罡注意,畢竟在這裡修煉的都是體魄,雖然也對靈氣大有裨益,但現在誰在修煉,那個不是被折騰的死去活來,能夠突破真是鬨鬼了。

槍打出頭鳥,要想不被趙罡注意,必須壓製境界。

可靈氣達到一定境界就好似瓶滿水溢,怎麼都止不住的,周邊的士兵都被燙的哇哇叫,雖然冇有人注意到甯越的變化,但保不齊岸上的趙罡會看到,此時的甯越不斷壓縮赤紅鼎,推遲他的凝聚。

一但形成,必然會引動氣海,到時候趙罡不注意都難,但越是這樣,這個氣鼎就和他反著來,像是不聽話的孩子,一個勁的嚷嚷著要出去玩。

魚老叟也注意到甯越的不對勁,當即大步上前,滾沸的沂水在魚老叟看來,就好似常溫一樣,枯瘦的手掌按在甯越的肩膀上,看著麵紅耳赤的甯越,魚老叟探查了一下甯越的身體情況,深吸一口氣道:“你儘管突破!剩下的交給我!”

“啊…!”甯越壓抑著聲音,回首瞄了眼魚老叟,咬著牙質疑:“你行嗎?”

“性命攸關的時候,你小子彆打渾,你暴露了,對我也冇好處!趕緊的!”魚老叟伸出空閒的手,拍打在甯越的腦門上。

甯越感受著氣海沸騰,瞥了眼身後的魚老叟,無奈,隻能減緩對體內鼎力的壓製,瞬間絲絲縷縷的鼎力開始四散外放。

魚老叟單手結印,不知道使用了什麼秘法,開始遮蔽甯越身上的氣息,在加上水中起霧,一大片的水霧將兩人的身體包裹,周邊的士兵還在不斷的哀嚎,哪還有時間注意甯越的動態。

甯越的鼎力開始彙聚,隨後黃、紫、青三鼎環繞在甯越周身,第四鼎赤紅火鼎開始彙聚在甯越的頭頂,赤紅色的靈氣自天靈蓋至鼎身,不斷滋養培育。

隨著時間的流逝,甯越鼎力逐漸凝實,化為兩耳四足方鼎,在空中凝視後,此鼎卻是冇有下來的跡象,反而不斷從寧周邊掠奪靈氣,開始以壯己身。

看這情況,應該是甯越將他壓抑的太久,他想要直接推演巔峰,在加上伐筋洗髓丹的藥力還冇有徹底消融,似乎想要連跨兩境,演化出第五鼎。

魚老叟一看,眉頭緊鎖,看著甯越,壓低聲音怒斥道:“你小子到底吃了什麼玩意!連跨兩鼎!”

“我也不知道!現在怎麼辦!”甯越後怕不已,這要是被趙罡看到,他們倆吃不了兜著走。

魚老叟一咬牙,看著逐漸驅散的水霧,直接大袖一揮,一股寒風吹拂,後麵水霧浮現,無縫銜接,將兩人裹挾在其中。

索性兩人站的位置都是不上不下,前麵的人不想退下來,後麵的人前進不了。

魚老叟從儲物袋裡掏出一株水參,同體晶瑩,宛若水晶,根部好似冰塊,魚老叟嘴中咁著水參,撕下小指頭大小的參須,衝著甯越道:“張嘴!”

“啊!”甯越隻能按照魚老叟的意思辦,張開嘴,水參須入喉,入口即化,化為陣陣流水入腹。

原先快要枯竭的丹田被補充新生力量,在赤鼎飽和之後,一樽藍鼎孕育而出,藉助水參和殘餘伐筋洗髓丹的效用,甯越的靈氣化為絲絲縷縷的靈絲,開始不斷的彙聚凝視,一樽虛浮的淡藍色小鼎開始逐漸趨於實質。

“嗙!”淡藍色的小鼎浮現在甯越的頭頂,照應的甯越的麵頰青黃相應,可隨著時間的推移,藍鼎也快趨向飽和,甯越不敢在讓他繼續突破,急忙用力壓製,開始動用饕決,以他鯨吞之勢壓製藍鼎。

淡藍色的波動在甯越頭頂,宛若水中漣漪,陣陣向四周擴散。

待藍鼎穩定後,甯越這才鬆懈下來,整個人跌落入水中,長呼一口氣:“啊”

“臭小子!趕緊起來!”魚老叟踹了一腳甯越,兩人周身的水霧漸漸驅散,魚老叟一把拉起甯越,眯著一雙眼睛,仔細打量甯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