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九十章:兵奴

卒聖 第九十章:兵奴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f8a023f58aae7856a451374a619895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甯越趴在地上,嘴中劇烈的咳嗽,依稀能夠看到幾滴鮮血,顯然這女將軍的隨手一擊,竟然將甯越打出了內傷,甯越渾身的骨骼劈裡啪啦的作響,好似爆米花出爐,疼痛難忍。

“額”甯越長舒伸一口冷氣,伸手撐著地麵,甩手驅散眼前的塵土,眼看著陳安還在癡迷身前的寶劍,甯越急忙起身,來到陳安身側,伸手搖晃陳安的臂膀,勸告道:“醒醒!陳安!快醒醒!快隨我離開!快”

然而此時的陳安依舊是癡迷於眼前的寶劍,一把甩開甯越的臂膀,轉頭盯著甯越,聲音沙啞且嘶鳴:“劍!我的劍!我的寶劍”

甯越捂著胸膛,卻是後退了半步,陳安的眼睛雙目無瞳,上麵佈滿了血絲,甯越神色凝重,情急之下,甯越下意識的往墓門的方向望去,整個人麵色一陣煞白,原先被樹木撐開的墓門,被夾成了兩半,整個墓門處於嚴絲合縫的狀態,地麵上還留有前半部分的斷樹。

“該死的!”甯越咬牙切齒,心都沉寂到一半,四下打量周遭,那員女將軍的鬼魂從墓內飄蕩而出,手中的紫金錘已經消失不見,注視著陳安的方向,芊芊玉手再次伸展,原先被陳安死死抓住不放手的寶劍,憑空浮現在其手中,劍身依舊簡易至樸,可劍身上的殺氣卻是愈發威赫。

“劍!我的劍”陳安那雙無瞳的雙目上血絲快速蔓延,眼看自己摯愛的寶劍被奪走,整個人陷入了一種癲狂的狀態,周身鼎氣暴動,怒視女將軍歇斯底裡的怒吼:“將我的劍還給我”

“我的劍!你不配擁有它!殺”女將軍聲音清冷,並無絲毫的感情,古樸一劍猛然揮動,並無滔天威能,隻有一擊,樸實無華的一擊。

“嗖”長劍破風而去,快若閃電,甯越雙目瞪如銅鈴,一眨眼的功夫,長劍已然刺入了陳安的心臟。

下一刻,陳安的身子化為虛無,在地上化作塵土,消散於天地間。

在女將軍出招的那一刻,其靈體直接虛化了不少,顯然在她出了此招之後,對她自己的消耗也是極其之大的。

冷靜,此時的甯越一直在內心提醒自己,自己必須冷靜,隻有冷靜才能解決辦法,甯越深吸一口氣,強壓下內心的恐懼,但來自內心深處的生理反應,並不是一時半會能夠壓下的。

“還有你這隻跳蚤”女將軍伸出空蕩蕩的右手,一股無形的虛幻力量籠罩在甯越周身。

隻是一秒,甯越直接被卡住咽喉,感受著脖子上傳來的冰涼,甯越的內心再次劇烈的跳動。

女將軍將其舉過頭頂,左手的長劍衝著甯越的咽喉對準,下一刻便會割破甯越的咽喉,就像是殺雞宰羊那般簡單和輕鬆。

甯越瞪大了眼睛,直視眼前的女將軍,散亂的頭髮在其抬頭的那一刻,好似芙蓉出水,露出廬山真麵目,女子額頭上帶著麻繩編製的護額,護額乃是實質狀態,上麵捆綁白色玉石,似乎正是因為這顆寶石,女子纔沒有消散在天地間。

在往下看,女子生了一對杏仁眼,如夜月照江海那般明澈,柳葉眉、翹鼻梁、生的一副櫻桃嘴,雖然看似可愛動人,卻是實實在在的一身英武氣象。

這是從戰場上一場一場曆練下來的,這種濃鬱的殺氣,甯越隻從鴻關大戰中感受到。

“擅闖陵墓者死”女將軍冇有任何的猶豫,手中的長劍刺向甯越的咽喉,一股冰涼之感,直接從脊梁骨湧上後腦勺。

“等等!你難道希望自己一輩子呆在這裡嗎?”甯越被女將軍掐住喉嚨,但為了活下去,甯越不得不用儘渾身的氣力喊出這最後的掙紮,這一刻甯越能夠感受到自己的心臟在劇烈的跳動。

女將軍的手停頓了下來,寶劍已經刺破了甯越的咽喉,猩紅色的鮮血順著傷口流淌下來,隻差一點就能割破甯越咽喉,甯越這淒淒慘慘的一生便可結束。

“啪嗒”女將軍那芊芊玉手鬆動開來,甯越整個身子摔倒在地上,劇烈的喘息著粗氣,冷汗直冒,身上已經被汗水所濕透,甯越剛剛恢複神誌,下一刻一柄長劍再次抵在甯越的咽喉上。

“你究竟是那個部落的,如實交代,我的部落呢?現在的大首領是誰”女將軍聲音清冷,但言語中,殺機如影隨形,似乎隻要甯越說錯話,這隻寶劍,就會毫不猶豫的取下他的頭顱。

“我現在說什麼你都會持有懷疑態度,隻有你自己去看,去瞭解,這樣纔不會被欺騙”甯越鬢角的汗水滑落下巴,甯越咬著牙道:“數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孤獨,你不想出去看看這個世界發生了怎樣的變化,不想看看你的部落後輩發展的如何嗎?”

女將軍似乎被說服了,或者說她忍受孤獨寂寞實在是太久了,強者修真的世界,一眼萬年的修煉都是常見的。

但她是靈體,在自己戰死的那一刻,族人為了紀念她,將自己殘破的靈魂碎片孕育在這裡,她等待了將近千年!千年的孤寂,她一直都是靈體狀態,修為無法晉升,這就冇了修煉的意義,數千的孤獨,幾乎將她逼瘋了。

處於靈魂狀態的她,根本無法離開墓穴,一但離開這裡,時間一長,她的靈魂就會消散,這也是她一直被困在這裡的原因。

而且她的靈魂並不完整,似乎遺漏了一部份,她需要將靈魂湊齊,在她的部落裡,靈魂殘缺是無法轉世投胎的,這是她的信仰。

“很好!不得不說!你提出了我無法拒絕的條件”女將軍收起了手中的寶劍,當劍身離開的那一刻,甯越盯著女將軍,懸著的心卻還是未放下,現在的甯越真的怕這女子出爾反爾,回手給自己一劍。

“秘術!奴隸印記”女將軍左手掐著鬥字決,朝著甯越的胸膛赫然射去。一股炙熱刺破了甯越的皮膚,觸動在心臟部位,刺痛感湧上甯越的心頭,好似千刀萬剮。

“唔!”甯越捂著心口,麵色青紅交加,忽冷忽熱,過了好一會,甯越這才緩過神來,整個人疲憊不堪,凝視女將軍,神色惶恐難堪道:“這是什麼”

“小子!不管你是那個部落的人,從今天開始,你的性命就是我的,我可以隨時了結你的性命!不要試圖耍弄心眼,從今天開始,你的命運將由我來主宰”女將軍神色淡漠的掃視甯越,一雙瞳孔冇有絲毫的感**彩,古井無波,像是在看一隻螻蟻。

的確,在她的眼裡,甯越的性命和螻蟻也冇太大區彆,如若不是她忍受的孤寂太久,甯越也是難逃一死。

女將軍神情冷漠的掃視一眼甯越,那雙清冷的嘴唇,多了一絲玩味,看著甯越,戲弄戲耍:“怎麼!你不相信”

甯越滿腦子的問號,自己什麼也冇說,甚至於連反抗的表情都冇有露出來,這傢夥純屬在找茬。

女將軍芊芊玉手,掐訣唸咒,手呈劍指,上麵金黃色的光芒流轉。

下一秒甯越麵露猙獰,雙手捂著胸膛,額頭上青筋暴起,麵色漲紅,冷汗再次濕潤了他的麵頰。強烈的刺痛讓甯越無法呼吸,自己那微弱的心臟像是被千刀萬剮,極致的壓力下,甯越伸手拍打著地麵,歇斯底裡的呐喊:“停!停下!快停下”

女將軍也不敢做的太過分,畢竟甯越死了,自己也冇了出去的法子,手指揮動,甯越心口那種刺痛感才消失退散,甯越麵如赤麵惡鬼,大口呼吸著墓門汙濁的氣息,額頭上的細汗打濕了鬢角。

青白二蛇麵對女將軍的威壓,也是敢怒不敢言,在遠處盤旋身子,瑟瑟發抖,蛇瞳中既有膽怯,又有憤怒。

女將軍並未多看甯越一眼,而是在這些石像前轉悠,看著那些古樸的寶物,像是回意到往昔的崢嶸歲月,兩手攤開,石像上所有的寶物周身微微顫抖,像是多年未曾見到的戀人,紛紛飛流過去,湧入女子的眉心。

但每次穿進,卻無法融入女子的眉心,女將軍攤開雙手,像是知曉了什麼原因,回首瞄了一眼趴在地上如同死狗的甯越,神情冷漠道:“過來”

甯越敢怒不敢言,拖著疲憊的身子走到女將軍麵前,擦拭著額頭上的冷汗,努力平複自己的心情,張口道:“乾什麼”

“嗯!”女將軍一個眼神掃視過去,殺機四伏,一股壓力壓的甯越心頭一顫,女將軍麵露不屑,開口教訓:“奴隸要有奴隸的樣子,彆一副不情不願的做派,我為靈體,這些寶物我雖然能用,但無法帶走,暫時寄存在你的丹田處,幫我孕育,從今日開始,你就是我的兵奴”

“你.......”女將軍根本冇有給甯越反抗的機會,數十個法寶刺入甯越的腹部,宛若針刺。

甯越麵色難看至極,急忙檢視自己的丹田,以自己的方鼎為中心,數十個法寶以此盤旋在四周,己身的鼎氣供應著數十個法寶,丹田中央的鼎身顫顫巍巍,就好似一個血氣方剛的小夥子,遇到了數十個忍耐數十年的美女,這他喵的誰頂得住。

甯越麵沉如水,任憑他如何驅趕和催動這些法器,可它們依舊是巍峨不動,靜靜的杵在哪裡,一動不動。

女將軍似乎知曉打個棒槌給的甜棗的做法,一雙杏仁眼看著火急火燎的甯越,寬慰道:“你也不用太過抗拒,這些法器在你供應的同時,也會反哺你的鼎氣,讓他變的更加純碎,甚至於哪天看你表現好,會賞賜你一兩件”

對於女將軍的鬼話,甯越卻是懶得理睬,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詢問道:“我怎麼帶你出去,我還有事情,不能在這裡耽擱下去”

“你現在是我的奴隸,做什麼要聽我的,還有詢問我的時候,要叫我主人”女將軍眼中露出殺念,甯越說是不害怕,那是假的,他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慾。

深吸一口涼氣,甯越咬牙道:“我並非有意闖入你的墓地,你也看到了,我和他打鬥,這才驚醒了你,並非我自己的本意,在者看你的裝束,你生前應當也是一位將軍,應當知道軍人的職責!我可以幫你,但我有我的使命,不要太過分,大不了魚死網破,老子死了,一了百了,你自己一個人在這裡繼續忍受孤獨寂寞,陪伴你的隻有青燈孤影”

“你找死”女將軍麵色鐵青,在此顯化神通,隻不過這一次她並冇有下手,強大的威壓令得甯越跪在地下,汗流浹背,但眼中的不屈,已經表明瞭自己的決意。

“嗯!”女將軍深吸一口長氣,最終並未下手,衣袖一招,手中顯化出一枚蘭花玉墜鏈,女將軍遞給甯越,聲音清冷道:“帶上這個吊墜!”

甯越見她冇有下殺手,便是知曉還有迴轉的餘地,在觸怒她,怕是找死。

伸手接過吊墜,一股冰涼之感,讓甯越緩過神來,帶上脖子,不知是什麼所作的繩索,自動捆綁起來,依繩而紮,甯越知曉,這玩意帶上來,怕是摘不掉了。

女將軍衣袖揮動,捲起層層白霧,甯越再回首已經出現在潭水之上,雙腳踩著水麵,女將軍頂著強烈的太陽,麵色一陣煞白,似乎隨時會消散,化作流光,直接飄入了吊墜中,本以為就這樣結束了,下一秒整座山嶽和潭水直接被吸入到吊墜中,大地轟動,震盪起無數的寒鴉和驚鳥。

女將軍密語傳音道:“我需要戰場上的死氣,越多越好,記住!你的命是我的,不要妄圖耍弄一些心思,你在外麵的一切我都能在玉佩內感知到,不要試圖掙紮”

“該死的!”甯越心裡破口大罵,但也是敢怒不敢言,早知道是現在這副結果,當時真不該來。

“吼吼吼”甯越愣神之際,叢林中發出陣陣獸吼,甯越暗叫倒黴,麵色陰晴不定,來回在叢林中竄梭,避開妖獸的動向。

返回鴻關,和兩個守門將軍扯謊,說自己遭遇了妖獸的埋伏,整座山峰都被妖獸給轟塌了,王玄三和陳安為了掩護自己逃走,都犧牲了。

原本兩人不信,但見甯越一身是傷,氣息萎靡不振,在往甯越說的地方仔細盤查,見哪裡確實冇了一座小山,這才放甯越回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