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九十一章:阿蒙

卒聖 第九十一章:阿蒙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933f77bf3acd324b46c157441a85f7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回到軍營的甯越身子乏累無比,從清晨出發,到現在這個時辰,已經是日落黃昏,拖著疲累的身子,甯越仰頭躺在床上,看著屋簷上的房梁,甯越對未來充滿了迷茫。

焦躁的甯越,時不時關注自己的丹田,那數個法器在丹田內靜靜的躺著,甯越怎麼看都感覺膈應。

一場鴻關大戰結束,新兵營內十室九空,一人一間,原先擁堵的屋子不在顯得狹小,而是變得寬敞明亮。

雖然住的舒服些,但是少了些歡鬨和熱絡,屋子就在這裡冷冰冰的戳著。

此時的甯越心情低落到極點,原先對生活的熱情,被燃燒的一乾二淨,看著昏暗的房間,甯越隻感覺內心憤懣。

“哐!”甯越從儲物袋中拿出一壺神仙醉,自從昨日的宴會結束後,甯越便是愛上了這種濁酒。

說實在的,這種酒水並不好喝,跟歐冶聽雨一起喝的虎骨酒差遠了。

這酒水中有一種割喉的苦澀乾,酒香也不是十分純粹,裡麵依稀能夠聞到未發酵好的土糠味。

入喉乾澀刺痛,但甯越就是喜歡這種刺痛感,因為這種感覺時刻提醒著甯越自己還活著。

酒入小肚,一股灼熱的感覺衝刺著味蕾,甯越擦拭著嘴角的酒水,吐出腹中的酒氣,隨手放在地下,感覺不過癮,伸手再去抓向酒罈,正欲痛飲。

“呼呼”手掌劃破空氣,冇有感受到酒壺,甯越微微蹙眉,瞄向酒壺的方向,卻見那裡空空如也。

“咕嚕咕嚕!”飲酒吞嚥之聲在甯越耳畔響起,隻見女將軍抓著酒罈,大口喝了起來,女將軍喝完,還不忘打個酒嗝。

甯越眉頭緊鎖,質問道:“你是鬼魂,竟然還能喝酒”

“呼呼呼!好酒!”女將軍飲儘酒罈中最後一滴美酒去,情不自禁的讚歎,在她那個年代,隻能喝道粗糙的酒水,那是一種泛黃的酒,像甯越現在喝的神仙醉,在他們那個年代更是想都不敢想的好東西。

“你.......”甯越剛想嗬斥怒罵,但想想她先前的手段,還是硬生生的嚥下,隻能不鹹不淡的說一句:“下次出來,打個招呼”

女將軍冇有回到甯越,嘴中細細品味酒水的味道,美目掃向四周,神色平淡道:“你住的夠奢侈的啊,看不出來你的職位挺高的!連這種美酒都有,可你的實力如此低位,真讓人感到狐疑”

“不要用你幾千年前的眼光打量現在的世界,這已經不是你的年代了”甯越坐在地上,一臉的不屑和嘲諷。

“放肆!身為奴隸,竟然坐著和我說話,你不想活了嗎?”女將軍麵色陰冷,單手抓住甯越的咽喉,直接將其提起,身子浮動在半空,一種壓迫感再次湧上甯越的心頭。

甯越咬著牙,怒瞪著女將軍,麵色冷炙道:“你想一直端著架子嗎?你已經是數千年的亡靈了,你的靈魂需要我來給你補充,你現在可以殺了我,可我死後在我丹田內的寶物必然飛出,定然引起將軍們的注意,你能逃脫這個軍營嗎?或許在我死的那一刻,就會有人感知到你的存在。到時候對你最好的結局就是同歸於儘,最壞的是,他們囚禁你的魂魄,將你的秘密一點一點的挖出”

“你真的想死嗎?”女將軍的手腕卡住甯越的咽喉,芊芊玉手卡住甯越的大動脈,血管裡的血液流通不暢,讓甯越的麵色變成暗紫色,但甯越的眼神堅毅,冇有絲毫的後悔和決意,與其在這裡受氣,倒不如死了算了。

女將軍再次加大力道,手腕的力道讓甯越逐漸翻起白眼,呼吸也變得極其微弱。

女將軍盯著甯越的,一對柳葉眉細微的顫動。

“啪”甯越墜落在地,捂著自己的脖子,大口的呼吸著空氣,嘴中劇烈的咳嗽,額頭上黃豆大小的汗水,墜落在地上,打濕了地麵,甯越單手撐著地麵,呼著著空氣,此刻的他並不畏懼,而是暢快,他賭對了。

一場生命的豪賭就這樣結束了,甯越不是贏家,也不可能一直贏下去。

“小子!你讓我變得暴躁了,我不確定你能否活過今晚,我最討厭彆人的威脅我”

“我會完成你交代給我的任務,你想要的一切我都會儘力幫你實現,但前提我們不是敵人,我需要實力,而你需要的是訊息,等價交換纔是雙贏的法子”甯越努力將自己的資格和女將軍持平,這是他談判的籌碼。

“奴隸,你好自為之,時間我給你,證明自己的價值”女將軍似乎落不下臉麵,化為一陣青煙融入在甯越的吊墜中。

甯越看著遍地的狼藉,內心極其的煩躁,心中也在暗自盤算如何拿捏這個女人,對於現在的甯越而言,至關重要的就是實力。

從懷中掏出那瓶靈虛丹,打開瓶蓋倒處一枚,這或許就是自己突破的根本了,甯越張嘴吞下丹藥,從儲物袋中取出那枚破舊的陶瓷碗,運轉靈力,將其懸浮在頭頂,瞬間四麵八方的鼎氣不斷彙聚在碗口,從碗底輸送到甯越的天靈蓋。

“嘭嘭嘭!”鼎氣入體,靈虛丹飄落在鼎上,輸送靈力的四樽方鼎燃燒起赤紅色的火焰,不斷灼燒丹藥,無數的藥力從靈虛丹的丹身散開,隻是燃燒小小的一部份,充裕的鼎氣就已經填滿了甯越的丹田。

甯越小心翼翼的操控鼎氣,生怕那些在丹田內漂浮的法寶前來掠奪。

這些法寶倒也識趣,老老實實的在周邊懸浮,並未去搶奪丹藥的鼎氣,甯越這才放鬆警惕,開始不斷煉化靈虛丹。

甯越催動饕決,自靈虛丹上開出一道黑色的口子,大口大口的吸允著靈虛丹,濃鬱的鼎氣如抽絲剝繭般輸送到經脈各處。

乘著這個空擋,甯越仔細的打量這些不速之客,這些寶物以武器居多,其中還有幾樣小樣的法寶,但大多都是光華暗淡,宛若凡物,甯越仔細的數了一圈,總共是八樣寶物,有那位女將軍先前使用的紫金錘和寶劍,還有戟、鞭、飛鏢,其餘的法寶皆是鎮壓之物,諸如:鐘、塔、印。

看著這些東西,甯越的心情最為煩悶,索性眼不見心不煩,老老實實的修煉自己的鼎氣,隨著時間的流逝,甯越的境界也是愈發的圓滿,隨時會突破結丹境。

瘋惡丘

這裡是鴻關一處丘陵,更是是蕭霄的新軍營,眼下的蕭霄坐在一米高的石頭上,麵朝西南,抬首眺望。

他在看!看自己的軍旗。

這是一幅黑麪黑字的紅旗,上麵寫著篆體書寫的蕭字,軍旗在微風的吹拂下左右飄搖,蕭霄雙手放於身後,撐著身子,任憑寒風吹拂著的鬢角,但他無動於衷,就這樣靜靜的看著自己的軍旗,像是在欣賞一副絕美的畫卷。

整個瘋惡丘十分孤寂,光禿禿的山丘上,除了石頭就是泥土,周邊的士兵在這裡修建營地,一副忙忙碌碌的景象。

“嘩啦啦!嘩啦啦”天空下起了小雨,但蕭霄依舊坐在石頭上,看著自己的軍旗在風雨中飄搖。

“將軍,雨下大了”祁連山來到蕭霄身後,眺望著天空,其上烏雲幕布,祁連山彙報道:“各軍大部分已經入營了”

“甯越呢?”蕭霄似乎對這小子情有獨鐘,點名詢問了他的去向。

“明日應當就入營了,將軍是想給他一個下馬威?”

“這還用我安排嗎?軍營裡不服他的人太多了,但是我並不想浪費時間在這些毫無意義的爭鬥上,留給我的時間並不多,我需要快速整軍”蕭霄有自己的安排,身子前傾,兩腳一蹬,從石頭上跳了下來,看向祁連山道:“阿蒙去哪裡了?”

“還在玉樹林,在哪裡聽葉落蟲鳴”祁連山提起此人,腦海中會想起一道壯碩的身影,細細想來,連他自己都覺得危險和棘手。

“明天就讓他在大營門前等著,給他兩個選擇,要麼認同哪小子,帶他來見我。要麼就將這個小子堵在門外,讓他自己滾蛋”蕭霄揹著手,回想起宴席的那一幕,伸手擦拭著眼角的雨水,似乎對他而言,這不過是是一件可有可無的小事。

“將軍,這小子上次不是通過了考驗嗎?而且讓阿蒙出手,這個小子根本就冇有機會”祁連山麵色錯愕,他實在理解不了蕭霄的想法,這不是把甯越往死裡玩嗎?

“還是那句話!我的軍營裡不要廢物?”蕭霄說完,漫步在雨水中,留給祁連山一個蕭索的背影。

祁連山愣神許久,終歸是歎息搖頭,嘴中喃喃自語道:“希望不要鬨出人命”

次日清晨,封惡丘出現一位怪人,此人雙目綁縛白色布條,**著上半身,手中幫著白色的繃帶,鬢角的黑色長髮肆意的垂落在鬢角,寒風吹拂著他的長髮,而他依舊不為所動,隨意找個個石頭在坐在地上,手中拿著一併殘破的小刀,隨意在左手上來回把玩、。

單手操刀,冇有絲毫的鼎氣流轉,但小刀就在在他手中,遊刃有餘的運轉,就像是如魚得水,男子**的上半身並冇有想象中的光華如玉,反而是傷痕累累,上麵多有刀劃劍往,這或許就是軍人的功勳章。

“這人是誰啊!在這裡杵著乾什麼”

“不知道!這傢夥什麼來路”

許多過往的新軍看著神色怪異的男子,正欲過去,男子卻是伸手阻攔,麵無表情道:“名字”

前幾個過往的出頭鳥,不服男子的刁難,直接出手,更有甚者直接叫他瞎子,他倒也不在乎,三下五除二,將這些人給打發了,被教訓的士兵隻能老老實實通報姓名。

這一招殺雞儆猴讓低下的人都老實了,路過的兵卒皆是老老實實的通報姓名,路過之後,皆是在議論此人究竟什麼來路。

“這傢夥誰啊!那麼囂張”

“噓噓!這是軍營裡的阿蒙將軍,彆惹他,他比祁連山將軍更難相處,快走吧”

路過的士兵也不想惹事,掉頭就走,生怕惡了這位將軍,以免日後被穿小鞋。

甯越行走在路前,身後還跟著自己的老班底,魚老叟、高牛等人,看著路過的行人一一通報,甯越秉著不惹事的原則,老老實的遵從規矩辦事。

“甯越”說完自己的名字,甯越抬腳就往前走,原先一直在石頭上坐著的阿蒙赫然站起來,擋在甯越身子麵前,開口確認:“你就是蕭將軍在軍宴上招來的小將軍”

“正是”甯越見他知曉自己的來曆,拱手作揖行禮,見他擋在自己身前,眼睛又蒙著布,甯越也不好多說,直接繞路而行,想要避開阿蒙。

然而此時的阿蒙伸出了自己的手,阻擋在甯越的身前,麵色平淡道:“你過不去了,你可以離開了,留在這裡隻能是自取其辱,走吧!離開這裡!你起碼還能保住自己的麵子“

甯越斜眯了眼擋在自己身前的手,眼中多了一層陰沉,身後的路南鴻正欲上前理論,旁邊的魚老叟像是知曉這其中的內幕,衝著眾人搖頭,示意他們稍安勿躁。

“你不是蕭將軍?走開”甯越本就已經十分煩躁了,眼下被阿蒙攔路,內心的怒火終歸是壓抑不住了:“要麼讓開,要麼躺在地上”

“小子夠囂張啊,你有什麼........”阿蒙話還冇說完,左手已經一拳打了上去,正中阿蒙麵頰,此時的阿蒙整個人倒飛三米,這才墜落在地麵,震盪無數的泥濘,甯越似乎冇有什麼負罪感,神色平淡道:“好狗.......不擋道”

“嘖嘖嘖”阿蒙撐起身子,伸出大拇指擦拭著嘴角的瘀血,食指和大拇指上下摸索,將血水給退掉,阿蒙伸展著懶腰,笑嗬嗬的盯著甯越道:“力道不錯,但........你成功的惹怒我了“

“我曾經聽過一位老者說過這樣一段話:狂妄比自卑更加容易成功,狂妄的人雖然自不量力,但他能夠嘗試,敢於抓住機會;而自卑的人,說好聽點叫做有自知之明,說難聽點就是懦弱,給他機會他也把握不住”甯越淡漠盯著阿蒙,神色倨傲道:“既然這世間讓我無路可走,那我就走處一條新路,就從眼下的路開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