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九十二章:問候

卒聖 第九十二章:問候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bf7f64734de62717b6b9fb87b350d8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弱者總是會為失敗找藉口,但有一種人,他本身就代表了失敗,又何來藉口”阿蒙站起身子,雙手一前一後,兩腿彎曲,紮成馬步,呈現戰鬥狀態,兩手握拳,手中的古樸小刀消失不見,顯然阿蒙冇有動真格。

或者說:殺雞焉用牛刀。

甯越盯著阿蒙,仔細感知阿蒙的氣息,像是一隻匍匐的猛虎,甯越心中有了底,渾身麥麩色的皮膚白光流轉,玄罡體悄悄運轉。

“嘭”阿蒙兩腿一蹬,宛若獵豹,在甯越眼前化為一道殘影,快若驚鴻。

一個回合,甯越便是知曉,速度是阿蒙的依仗,甯越雙目微眯,神色凝重,一雙眼睛死死盯著阿蒙,勉強捕捉到阿蒙的身影。

“嘭!”甯越剛剛看到阿蒙的身影,沙包大的拳頭已經朝著他的麵門打殺而來,甯越瞳孔一縮,急忙雙手交叉,護住自己的麵頰。

“嘭”甯越兩腳陷入地麵,身子往後退了三米,雙腳死死卡住地麵,拖出鴻溝,還不待甯越回過神,阿蒙的雙拳如暴雨梨花般落在甯越的身上,拳拳到肉,打的甯越身上冒著白煙,每拳力道下去,即便是強如甯越,也要倒吸一口涼氣,疼!實在是疼。

眾人駐足觀望,圍在大營門前,看著甯越和阿蒙打鬥,幾個好事者開口言語道:“這人誰啊?怎麼和阿蒙將軍打起來了,這是找死嗎?”

“誰知道”

“我知道!”

“你知道說啊”

“這小子是新軍營裡出來的將軍,被蕭將軍看中,招納入麾下,聽說他的實力隻有凝氣境”

“凝氣境,這也能當將軍,未免太兒戲了吧!要是當了老子的頂頭上司,老子第一個不答應”

“廢什麼話!這小子壓根就進不來軍營,剛纔冇聽到阿蒙將軍說的話嗎?”

........

人群中議論的聲音絡繹不絕,皆是對甯越充滿鄙夷,此時的甯越一直處於捱打狀態,身上的疼痛讓甯越愈發的焦灼。

但同時甯越時刻保持著冷靜,雙腳跺地,單手結印,自其身下地麵生長出一顆參天大樹載著甯越沖天而起。

“嘭!”阿蒙慣性的一拳打在樹木上,長達三米高的古樹赫然斷裂,打出無數碎木和落葉,整個樹身直接折斷,化為兩節,發出寸寸的哢嚓聲。

正在看戲的眾人,眉頭直跳,驚愕道:“這一拳下去這麼大威力嗎?”

“這小子什麼體魄,竟然能挨下這麼多拳,這該多疼啊?”

“找到你了!”甯越單腳一跳,從斷裂的樹身下俯衝向阿蒙,雙拳快速揮動,人的肉眼依稀隻能看到殘影。

阿蒙雙手化掌,和甯越暴雨般襲來的拳頭對轟,兩人你來我往,短短的五秒鐘,已經交手了**拳。

麵對阿蒙的見招拆招,甯越瞳孔劇烈收縮,雙手上綠光悠悠,甯越嘴中怒喝:“斷手!分筋挫骨”

阿蒙依舊冇有什麼表情,左手呈現劍指,麵對甯越推掌而來,單手迎麵而上,眼看兩者即將碰撞,阿蒙劍指赫然轉變方向,兩指收縮彎曲,點在甯越的手腕經脈上。

“啪嗒”一擊得手,甯越的手掌被挑中,手臂發麻,戶門大開。阿蒙翻身一腳,踹在甯越的小腹上,打的空氣都露出細微的顫音。

“轟......啪”一腳朝天闕,甯越身子倒飛在空中,直線垂落在地,足足有數十米的距離,甯越這才墜落著地。

甯越麵色鐵青,右手痠麻無比,像是被點了穴道,甯越捂著左手,單膝跪在地上,額頭上的汗水滑落鬢角,盯著阿蒙,麵色極其難堪。

他實在是搞不懂,自己麵對的是一個瞎子,但這傢夥似乎能夠看清楚自己的動向,竟然連自己的手掌穴道都拿捏的如此準確,這還是瞎子嗎?

阿蒙收身站立,靜靜的站在原地,微風吹拂著他的長髮,整個人孤傲無雙,衝著甯越的方向,嘲諷道:“小子!滾回去吧?或許還能去火頭軍混個官噹噹,這裡是瘋惡丘,是男人的戰場”

“哢嚓”甯越左手發力,將右手發麻的手臂,強行刺激扭轉。劇烈的疼痛讓甯越喘息著濁氣,盯著阿蒙道:“聽聲辯位,當真是好本事!”

“既然你發現了,不妨用聲音來騷擾我!我的弱點已經告訴你了,小子拿出點真本事吧”阿蒙雙手環抱於胸膛前,一副強者無雙的姿態。

“如果這是你的弱點!你會這麼輕易的告訴你的敵人嗎?怕是已經有了應對的法門了吧”甯越兩手攤開,以兩者為中心,赫然盛開數十顆桃花樹,阿蒙微微轉動頭顱,感受著周邊的氣息,麵向甯越:“結丹境!你已經突破了”

“答對!有獎”甯越雙手化決,怒瞪著阿蒙,開口怒喝道:“木法!桃花刀”

“嗖嗖嗖!”大風起兮,無數的桃花刀吹向阿蒙,阿蒙神色一愣,麵色不在像先前那般風輕雲淡,兩手伸展,嘴中嗬斥:“沾花指”

阿蒙雙手發出暗黑色的光束,食指伸張,單手便是接下飛來的桃花刀。周身反轉,將飛刺來的桃花雨係數避開。

阿蒙雙手一連摘下六刀後,麵朝甯越,手中的六柄桃花刀拋射向甯越,輕描淡寫的呼喝:“玩刀!你還不是我的對手,玨手千花”

六柄小刀在空中來回打轉,宛如花朵綻放,直射向甯越。

甯越神色平淡如常,盯著阿蒙道:“為你的托大付出代價吧,木法!大手掌”

自甯越右手猛增無數鼎氣,一道綠色的大手掌赫然孕育而出,甯越現在所使用的大手掌,比之上次在軍宴上使用的更加威猛和實質,威力也非同日而語。

阿蒙那雙古井無波的麵孔終於浮現出一絲波動,兩腳輕踩飛射而來的桃花刀,借力使力,身子直接跳入上空,麵對打來的大手掌,當即雙手插著腰部的刀袋,兩手各自取出一柄銀白色的飛刀,聽著打來的大手掌,嘴中上揚:“取刀術!雙打”

“嗖嗖”雙刀赫然飛出,化為兩到流光,直麵向大手掌,兩者在空中對碰,爆發出無數氣浪,周邊鼎氣相互抗衡,持續了足足三秒,甯越的大手掌直接寸寸龜裂,在第四秒的時候,轟然碎裂炸開,化為綠色光影,散落在塵埃中。

兩柄小刀的餘力,直取向甯越身子,其威力依舊不可小覷,甯越麵色一寒,當即取出長弓,立在身前,麵沉如水,弓拉如滿月,嘴角咬牙嗬斥:“毒箭決!五箭齊出”

“嗖嗖嗖嗖嗖”

“叮噹....叮噹”刀箭碰撞,在空中擦出火花,碰撞之下,在空中墜落,多餘的一箭直向阿蒙。

“沾花指”阿蒙手掌鼎氣運轉,伸出兩根手指輕輕一夾,將甯越的毒箭接下,單手摺斷,說不出的輕鬆。

“木法!孕育之花”甯越心中默唸,暗自催動桃花,原先被吹落的桃花光禿禿的,隨著甯越的催動盛開出無數的花朵,吸收著空氣中的鼎氣。

此時的甯越氣喘籲籲,即便是突破到了結丹境,發動這一知半解的大手掌,還是十分勉強,說白了!甯越學的隻是殘招,隻有其形未有其神。

“這小子好強啊!竟然能和阿蒙將軍打的有來有回”

“可惜了!這小子終歸不是阿蒙將軍的對手”

“這個實力!倒也有資格坐上將軍的位置”

士兵在低下竊竊私語,原先對甯越的鄙夷和嘲諷在現在已經變成稱讚。

“小子!我已經冇有耐心和你糾纏了!拿出你全部的本事,打敗我!你可以過去,打不敗我!就滾出去!不要浪費我的時間。

“呸”甯越扔掉手中的長弓,吐出一口唾沫,從儲物袋中取出活卒刀,麵色凝重的盯著阿蒙,長刀托在地麵,看向空中的阿蒙,雙腿猛然發力,蹦跳在空中,嘴中怒喝:“拔刀術”

“這就是你的底牌嗎?太讓我失望了”阿蒙不屑的盯著甯越,雙腿上的口袋,飛出無數小刀,共計七八柄飛刀,阿蒙食指輕動,嘴中怒喝道:“八羽刀”

“斬”甯越揮刀上前,砍殺向飛刀,兵器相互碰撞,拔刀術根本不是飛刀的對手,每一刀下去,震盪的甯越手掌發麻和疼痛,甯越拚儘全力,才砍掉兩枚飛刀,剩餘的六柄飛刀,直接刺入寧宇的大腿、胸膛、臂膀、小腹....

即便是有玄罡體的加成,小刀也是勢不可擋,如同刀切豆腐那般簡單,然而甯越的勢頭依舊不減,手中的黑色長刀冒著白煙,甯越目光堅毅,怒視阿蒙,歇斯底裡道:“想看就給你看!霸刀”

“呼呼”刀氣如虹,直劈砍向阿蒙,原本一直古井無波的阿蒙,麵色驟變,雙手合十,背後數柄飛刀直接呈現防禦狀態,當即怒喝:“刀門”

阿蒙手中的飛刀彙聚在一起,凝聚成門狀,抵擋甯越劈砍來的霸刀,此時的阿蒙也冇有想到甯越爆發力竟然這般的強。

“碰.....哢嚓哢嚓”兩者碰撞,刀門和甯越的霸刀相互抗衡,在空中不斷的對碰,誰也不敢輕易鬆手。

“這個傢夥竟然這麼強,竟然將阿蒙大將軍打成”

“這個傢夥......”

“給我下來”甯越歇斯底裡的怒喝,鼎氣再一次加大,活卒刀上的氣息愈來愈強,刀身都變的赤紅。

阿蒙依舊古井無波的,看著眼前的刀門開始寸寸龜裂,阿蒙深吸一口氣,聲如洪鐘:“取刀術!一分為二”

刀門身後赫然出現兩把飛刀,怒瞪著甯越飛殺來的霸刀,當即怒喝:“開”

兩柄飛刀殺向甯越的霸刀,瞬間呈現壓倒性的勢頭,往甯越身上壓迫而來。

甯越持著活卒刀僵持在空中的,整個人的雙手都顫顫巍巍,麵對雙刀的壓迫,整個身子都不斷往下墜落,虎口開裂,鮮血順著手掌低落在地麵。

“小子!”阿蒙的頭髮無風自動,雙手猛然往前一推,冷酷無情道:“下”

“呼呼呼呼”一瞬間的壓力!甯越像是在衝浪的遊客,突然間海嘯襲來,整個人被拍中,身子被掩埋在雙刀的壓迫下,直線往地麵拍打而去。

“嘭!”甯越整個人被拍打在地麵,震盪起無數的塵土,一直在觀戰的路南鴻麵色驟變,急忙衝上去,身後的魚老叟伸手拉住路南鴻,衝著他搖頭。

“老魚!越哥都被打成這樣了”路南鴻麵色難堪,指著躺在地上的甯越,眼中滿是擔憂。

“老實在這裡呆著”魚老叟嗬斥一聲,麵色陰沉如水,雙目盯著甯越墜落的方向,臉色愈發的陰沉。

阿蒙緩緩飄落在地,麵色不是那麼好看和自然,顯然剛纔那一戰對他的消耗也是不小,阿蒙無風自動的頭髮緩緩飄落,正欲收起小刀的手微微一頓,麵朝甯越的方向,漫步走過去,神色不解道:“既然躺下來,那就老老實實的躺在地下不好嗎?非要不見棺材不落淚嗎?”

煙霧散開,甯越持刀戰立,身上又被插上兩刀,周身的盔甲被打成碎片,足足八刀,最為致命的兩刀已經鎖死,這兩刀極其的刁鑽,直接將甯越的丹田給封死,連一丁點的鼎氣都發揮不出來。

“咳咳咳!”甯越嘴中咯血,現在的他已經是精疲力竭了,體內鼎氣無法調用,身體上傳來劇痛,甚至於左臂骨骼被這傢夥一刀鎖死,無法使用,這一場戰鬥下來,甯越是輸的徹徹底底”

“小子!回答我”阿蒙來到甯越身前,感受著他微弱的呼吸,他倒是頗為好奇,究竟是什麼讓他堅持到現在。

“........”甯越嘴角呢喃,聲音小的細微無比,常人根本難以聽到。

阿蒙神色狐疑,即便是他如此明銳的聽力,也是無法聽清楚甯越的言語。

阿蒙看著甯越這一副虛弱的樣子,也不覺得他還能偷襲還手。即便他能夠還手,那也不過是蚍蜉撼樹,阿蒙上前湊了湊,感受著甯越身上的血腥味,開口問向甯越,說吧!還有什麼遺言。

甯越睜開被鮮血所遮蓋的眼睛,艱難的呼吸著,神色淡漠的注視著阿蒙,嘴角上揚,持刀的手鬆開,活卒刀墜落在地,甯越緩緩開口:“去你瑪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