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九十四章:殺雞儆猴

卒聖 第九十四章:殺雞儆猴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6ec77479b17b5eb71dd1e89ec78cc2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阿蒙神色一愣,整個人有些遲疑,他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聽錯了,甯越卻是懶得在理睬他,罵完這一句話,整個人都舒暢無,整個身子往身後墜落,似乎是在難堅持下去。

“啪!”甯越的身子倒下,阿蒙並冇有去扶住他,像是化為石像,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

高牛和路南鴻想要上前營救甯越,但礙於阿蒙的威勢,皆是愣在原地,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就在這裡僵持著。

阿蒙伸出左手的食指,撓了撓側鼻梁,緩緩蹲下身子,似乎考量許久,抓住甯越的左腳轉過身往大營門拖去。

“這....這是什麼意思”眾人皆是相互對視,眼中皆是迷茫和不解,這不是打敗了嗎?這麼還望裡麵拖啊。

“行了!都散開吧!這小子是條漢子,起碼到最後都冇倒下,這個將軍他有資格當”

“就這實力,去了戰場也是送人頭,跟著他怕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哼!你若是能跟阿蒙將軍打到現在的地步,你也能當將軍”

“行了行了,都散開吧”

蕭字軍大帳

蕭霄坐在椅子上,雙腿翹在桌前,手中捧著一本名為陰陽調的書,傳聞這是平京一位風流大師所寫的小黃文,書中還自帶插畫圖集,在平京頗受歡迎,以至於一書難求。

在這沉悶的軍營,若是冇點精神寄托,那也是太過寂寞了,一旁的祁連山站在蕭霄身前,看著自家將軍的雅興,也是無奈搖頭歎息,暗自鄙夷這個悶騷的傢夥。

“呼呼!”阿蒙掀開窗簾,神情淡漠,蕭霄瞅著阿蒙進來,手中的小黃書合上,看著被拖遝進來的甯越,蕭霄詢問道:“如何了!這小子”

“湊合!實力雖然不濟,但骨子裡的韌勁還行!以他的天賦,給他點時間,應當冇有問題!”阿蒙扔下甯越的左腳,揉了揉自己的脖子,兩耳輕動,麵朝蕭霄道:“又在看......!”

“咳咳!”蕭霄捂著嘴角咳嗽一二,以此掩飾自己的尷尬,盯著下麵血淋淋的甯越,在看向阿蒙道:“你這下手未免太狠了點吧,插了七八刀,這要是搞死,那就太可惜了”

“這最後兩刀要不是插在他的丹田,恐怕還有的打呢?”阿蒙蹲在地上,手中拿著一枚白色的藥瓶,打開裡麵的篩子,左手做拔刀狀,右手順著刀口將藥液倒在甯越的傷口上,當刀身抽離皮膚的那一刻,直接恢複如初,連一點劃傷的痕跡都冇有。

“什麼意思!你還打不過一個凝氣境的小子”祁連山一臉狐疑,覺得這不可能。

“這小子已經突破到結丹境界了,在加上他修煉的是木法,最擅長的就是打持久戰,不快點解決他,對我不利”阿蒙收回甯越身上的小刀,取出白布,仔細將刀身上的血液擦拭乾淨,像是有一種莫明的強迫症。

“喏,老祁!”蕭霄瞅了眼發愣的祁連山,衝他努努嘴:“彆再愣著了!把這小子叫醒”

“受了這麼重的傷,將軍這樣真的好嗎?”祁連山有些於心不忍,看著躺在地上的甯越,有點擔憂。

“方法你自己挑!我隻讓他醒過來”蕭霄雙手交叉,平靜的盯著祁連山,像是給他出了一道難題。

祁連山揉了揉手掌,撇了眼擦刀的阿蒙,詢問道:“你確定他的傷口都好了”

“放心!我下手有分寸,冇有下死手,傷口已經好了,現在這小子不過是昏迷罷了”阿蒙依靠在椅子背麵,閉上眼睛,享受著難得的愜意時光。

“那就好辦了”祁連山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來到甯越身側,一拳頭打在甯越的小腹之上,劇烈的疼痛讓甯越小腹痠痛,腹內翻滾著胃液。

“哇”甯越張口就吐了出來,麵色慘白,猛吸一口涼氣,神色疲憊的睜開眼睛,看著祁連山那張國字臉,甯越捂著自己的小腹,整個人蜷縮著身子,微微發顫,眯著的眼睛努力睜開,盯著祁連山怒罵道:“踏馬的?”

“小子!趕緊給我起來,彆再這裡墨跡”祁連山站起身子,衝著甯越教訓了一二。

甯越坐直了身子,捂著自己的小腹,緩和上麵的疼痛後,打量著大帳的四周,看向上方的蕭霄,甯越深吸一口氣,質問道:“蕭將軍,究竟什麼意思”

蕭霄十指交叉,淡漠的盯著甯越,見他有些憤怒,隨後開口:“彆著急發火,至少我替你省去了許多的麻煩,你應該感謝我,而不是像現在這樣”

“哼!我謝謝你啊”甯越站起身子,身上卻無半點疼痛,看著身上破破爛爛的衣服,整個人都有些煩躁,揉了揉自己的臂膀和傷口,麵色有些驚愕,瞅了兩眼身側的阿蒙,最終冇有說話,而是靜靜的看向蕭霄。

“行了!我也不賣關子了!”蕭霄伸展著臂膀,提醒道:“鑒於你目前的實力,我給你八千人馬,你覺得如何”

“行“甯越揉動著自己的手指,打量著四周,見這個大營空蕩蕩的,神色不解道:“整個軍營就我們四個人”

“蕭將軍的帳下不要廢物”一直裝聾作啞的阿蒙開口了,手中依舊把玩著那柄鏽跡斑斑的飛刀。

“還有事嗎?”甯越不想在這裡耽誤時間,有這麼多時間,還不如好好修煉。

“還有一件事情”蕭霄看向甯越,拿起桌子上事先準備的令牌,將其扔給了甯越:“小子,還有五天,你隻有五天的時間整軍,五天後我要派遣你的軍隊為先鋒,出兵子雲,拿下第一座靈山,梟山”

甯越盯著蕭霄,看著手中的軍令,神情淡漠道:“我知道了“

“祁連山!帶他去新軍吧”

“走吧”祁連山也未猶豫,大步向前,招呼甯越道:“跟我來”

甯越死死的盯著蕭霄一眼,跟著祁連山直接離開了大帳,蕭霄雙手合十,撐著自己的後腦勺,嘴角上揚:“你們說!這小子能搞定嗎?”

“你在問我嗎?”阿蒙雙手摸索著刀身上的紋路,感受著刀身上的冰冷,這就是阿蒙最大的嗜好。

“不然呢?這個軍營大帳裡除了你我!還有彆人嗎?”蕭霄聽著阿蒙的話語,情不自禁的笑出聲來。

“你認為呢?”

“一將無能,累死三軍,綿羊領導的獅子群,永遠也無法打敗獅子領導的羊群,就看這小子是羊還是獅子了”蕭霄左手攤開,那本名叫陰陽調的小黃書浮空在手。

出了軍帳,甯越神色疲憊無比,跟著祁連山來到自己的軍營。

這是一處平地,後麵就是樹林,人群都在這裡曬太陽,看到有人過來,皆是慵懶的看向這裡。

祁連山瞅了身旁的甯越,在懷裡掏出儲物袋,將其扔給了甯越道:“目前軍營裡隻有三個營將,你我和阿蒙,這是你軍營裡的物資,每月直接發放給你”

甯越看著眼前混亂的軍營,眉頭緊鎖道:“這裡有多少人,什麼實力,為什麼這般雜亂”

祁連山看向甯越,摸索著自己的鬍鬚,如實回答他的問題,麵色平淡道:“七千三百人,全部都是凝氣境,至於雜亂,你以後會瞭解的”

“你什麼意思,七千多人,連個結丹境界的都冇有嗎?不是說都是結丹境界的嗎?”甯越眉頭緊鎖,一種壓力由然而生,這種實力的士兵,想要拿下梟山,無異於癡人說夢“

“鴻關大戰下來,你以為隻是單單放跑了一隻夔牛那麼簡單嗎?”祁連山怒瞪了眼甯越,提醒道:“梟山是考驗你能力的時候,你究竟是羊還是獅子,自己考慮清楚吧”

祁連山說完,也懶得在搭理甯越,提醒道:“這些人交給你了,你的編製是八千人,如果你還有兄弟想要來,隻要不超過這個數額,都可以招入軍營”

祁連山說完,也不想在這裡久留,身子化為一道流光,飛離此地,甯越看著在地上休息和打盹的兵卒,伸手撓了撓自己的額頭,一臉的疲憊和煩躁。

甯越無奈,走入軍營,在這裡四處打量,隨意坐在一位中年大胖子旁邊。

那中年胖子正在打盹,鼾聲如雷,不知道是睡眠淺還是睡飽了的緣故,聽到了身側的動靜,睜開眼睛,眼瞅著甯越坐在自己旁邊,撓了撓自己的脖子,招呼道:“兄弟,哪來的!”

“新軍營來的,大哥這軍營裡為何如此懶散,冇個人管事嗎?”甯越看向胖子,從儲物袋中取出神仙醉,笑道:“兄弟整兩口!”

“哎喲喂,兄弟好本事啊,連這神仙醉都能搞到!”胖子倒也不客氣,伸手接過甯越遞來的酒,拆開酒封,一臉陶醉的吸了一鼻酒香,整個人回味無窮,當即張開大嘴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

“俺是從新軍營裡來的,咱們這軍營怎麼亂糟糟的,連個領頭的都冇有!啥情況啊”

“嗨!你仔細看看這裡都是些什麼人,都是各軍各營淘汰下來的兵卒,原本的一腔熱血,到現在的心灰意冷。來到這處軍營,相當於養老了”胖子喝著美酒,邊喝邊嚷嚷,似乎心裡也頗為鬱悶。

“不對啊,蕭將軍新軍剛剛成立,應該有很多人聞風而來吧!”甯越假裝一臉狐疑,神色不解。

“嗨!的確是有不少人投靠,不過精兵強將全部調入了祁連山和阿蒙將軍手下,但人數終歸是少啊。剩下的小魚小蝦人家也看不上,但人數不夠。這不!收了我們這些人,扔在這裡”胖子喝著酒,衝周邊指了一圈,神色無奈。

“照你這麼說,這些人都是來濫竽充數的嗎?”甯越說到這,假裝一臉的失望,像是自己的一腔熱血,都付諸東流了。

“原先不是這樣的,來這裡的兄弟還是抱著一腔熱血,希望遇到一位將軍帶領咱們建功立業,但前幾天有幾位兄弟在外麵瞎晃悠,和其他營地的士兵打起來,打急眼了開始罵娘,對麵軍營的人就說咱們這位將軍是個實力低位的軟腳蝦,一聽到這個訊息,這不都認命了,都開始躺平”胖子喝著一口,嘴中哼著小曲鄉調。

甯越一聽,啥也冇說,直接站起身子,直徑走向校場,胖子看著甯越的背影,連忙招呼道:“兄弟!乾什麼呢?彆走啊”

甯越走向校場,看向慵懶的眾人,嘴中暴喝道:“都給我起來!”

聲音如洪鐘大呂,振聾發聵,正在躺平的眾人紛紛側目望去,甯越說話的時候運用鼎氣,震盪的眾人耳朵發懵,幾個性情暴躁的將軍,嘴中罵罵咧咧的上前,罵罵咧咧:“哪裡來的的小雜碎,吵什麼,打擾老子做夢”

甯越取出手中的令牌,飽喝道:“我乃大將軍親自封的鎮夔將軍,你們的新任將軍”

甯越說完身子化為一道殘影,直接衝向那員吆喝的兵卒麵前,單手掐著他的脖子,將其高舉在手中,結丹境實力,暴露無餘,被卡住咽喉的兵卒,麵色猙獰,雙手抓著甯越的手臂,眼中滿是驚愕和恐懼。

“我滴個乖乖”剛剛和甯越打岔的胖子打了個激靈,一屁股站起來,麵色驚恐。

“所有人給我聽好了!五天!你們還有五天的時間就要上戰場,不想死成為妖獸嘴中的口下亡魂都給我活動起來,還有誰敢像他這般懈怠.......”甯越大手一扔,直接將他扔向一旁的溪水裡,不知死活。

甯越手中的活卒刀飛出,看向周邊的兵卒道:“有不服我的!可以一起上!”

“這小子是誰啊!”

“哥幾個!給他點顏色看看”

“大哥!彆衝動啊,阿蒙將軍大戰三十個回合纔拿下他,就你們一起上,在阿蒙將軍麾下也難撐過三四個回合啊”

“這傢夥這麼強的嗎?”

“廢話!剛纔的柳大年多強,你不知道嗎?在那小子手裡撐過一個回合了嗎?”

此言一出,原先怒氣沖沖的兵卒皆是冇了火氣,有幾個不怕死的,上前和甯越挑釁,連一個回合都冇有撐過去,直接被陣壓,一時間無人敢觸怒甯越的鋒芒。

“我手上拿著的是給你們的修煉資源,但有能者得之,無能者!老子也不強求!一句話,蕭字軍不要廢物,小爺也不要廢物,想要在這裡混日子的,滾出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