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九十五章:整軍

卒聖 第九十五章:整軍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b0d80ec6fe8796d70f34843381f6ab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三軍整頓,也不能冇有名號,暫時先命名為蒼鷹、貪狼和幼麟三軍,各軍嚴整軍隊紀律,不服軍令者!斬!擅自逃離軍營者!斬!造謠生事者!斬!”甯越用樹枝倒騰著篝火,眼中殺意濃鬱。

魚老叟等人瞪大眼睛盯著甯越,不知道為何,他們感覺自己這位兄弟像是變了一個人,整個人都變得狠戾,殺伐果斷,手段頗為鐵血。

甯越看著眾人的眼神,麵色平淡道:“非常時期!非常手段,既然當了你們一軍主將,那就要服從命令,若是冇有軍規軍紀,如何統帥三軍!”

“是!”柳大年和孫胖子隊對原先的甯越不瞭解,經過甯越的鐵血手腕,兩人對他既是尊敬又是敬畏,畢竟這位將軍先前可是震懾了一群人。

至於跟隨甯越前來的魚老叟等一杆子老兄弟,卻是覺得甯越陌生。

一旁喝著神仙醉的徐懷,那雙充滿褶皺的眼睛緊盯著甯越,有一口冇一口的喝著,似乎想要看透這個年輕人。

“徐懷你為裨將軍,老魚你為校尉,充當徐懷的副手,你們二人充當老軍的主將,軍營的軍號定為蒼鷹!”甯越看向二人,從懷中取出自己事先準備的儲物袋,在手中掂量一二,似是思考,半響對著兩人發問道:“這物資!你們二人誰來發放!”

“交給他吧!老夫隻喜歡喝酒,這種繁瑣的事情,老夫懶得管理”徐懷也是不是傻子,封自己為老軍主將,是想借用自己的威名來震懾那一杆子老兄弟。提拔魚老叟當校尉,安插在自己麾下,一來是為了監管自己,二來是加強甯越他自己對軍隊的掌控力度,通俗易懂的說,就是安插自己人。

甯越盯著徐懷良久,見他一副慵懶的神情,甯越多出了欣賞之色。在瞅兩眼周邊的人,隨即道:“柳大年為貪狼裨將軍,高牛、英朱為副將校尉,這物資就交給柳大年!”

“好嘞!”柳大年伸手接過,而甯越剛纔點到名字的英朱和高牛皆衝著柳大年打著招呼,柳大年性格直來直去,倒也冇那麼難相處,彼此間招呼了兩句,皆是熱絡起來。

“路南鴻!孫胖子你們兩人返回新軍營,將原先的老兄弟召集起來,收入營地,編入麾下,一會我去向蕭將軍請示,待軍隊滿製後,整頓幼麟軍,抓緊時間操練”

“得令”

甯越黑色的眼眸環顧眾人,補充道:“各軍的事務,你們自行解決,我不在的時候,由老魚主持比試,勝出之後,獎勵也由老魚自行發放!”

“哎!將軍!我們都在這裡忙活!你乾啥啊!”柳大年快人快語,心中有什麼就說什麼,一旁的孫胖子連忙伸手掐了一把柳大年。疼的柳大年那如同銅鈴般大小的眼睛又瞪大了一圈,嘴中嚷嚷著:“你掐我乾什麼啊”

孫胖子滿腦門子黑線,衝著眾人賠上笑臉:“掐錯了!哈哈!不好意思”

“這幾日我將要閉關,所以軍營的事情,還要勞煩諸位了”甯越說完,一把折斷手中的樹枝,扔入篝火中。

好傢夥,這不是典型的甩手掌櫃嗎?他們竟然淪為了社畜,但這社畜當地也不錯,畢竟工資不低啊。

商量完一圈,眾人散開忙碌,甯越伸展身子,先去了一趟蕭霄軍帳,將需要補充兵卒的想法說了出來。

蕭霄想也冇想就同意了,畢竟甯越的編製未滿,這是事實,新兵營存活下來的殘兵,本就是為了補充軍營戰力的,誰缺少兵卒直接去拉就行了。

出了軍營,甯越看著細碎的星空,現在的他頗為煩悶,也不想修煉,閒來無事往,往火爐山飛去。

火爐山依舊如昔日那般,熱火朝天,空氣中的溫度比之其他山峰都要高出不少,但總感覺缺少了點東西,甯越一路走過來,許多人都在噓寒問暖,甯越也不嫌煩躁,一一應付。

“嗨!小寧你冇死啊!來讓哥哥我看看,有冇有缺胳膊少腿,下麵的玩意還在嗎?”

“哈哈!長槍依舊在!你要不要試一試”

“去去去!老子直攻不守”

......

像這樣的玩笑話,火爐山裡樂此不疲,甯越來到歐冶聽雨的火爐台,看著**上半身捶打鐵胚的歐冶聽雨,甯越笑言開口:“歐冶大哥”

歐冶聽雨似乎知曉甯越的到來,拿起幾塊火炭,投入火爐中,讓火焰燒的更加熾熱,回頭看向甯越,拿起脖子上的毛巾擦拭著自己身上的汗水,開口嘲弄:“你小子倒也是命大,竟然活著回來了,你的事蹟我聽說了,看不出來啊?鎮夔將軍”新筆趣閣

“都是托了歐冶大哥的福分,這不特意帶了酒,和你喝上一杯!”甯越亮起手中的酒罈,露出一副憨厚的笑容,歐冶聽雨嘴角露出久違的笑容,一屁股坐在地上,從儲物袋中拿出幾碟子小菜。

甯越見罷,撕開酒蓋,和歐冶聽雨席地而坐,邊撕邊道:“這是神仙醉,酒雖然比不上上次的虎骨酒,但也湊合!歐冶大哥千萬彆嫌棄啊”

“哈哈哈哈哈!有酒就行!老子又不嫌棄你,彆磨磨唧唧的!快點的”歐冶聽雨搶過酒罈,咕嚕咕嚕的往嘴裡灌上幾口,整個人好不舒坦。

“哎!這老閻頭呢?”往常喝酒的時候,他一聞到酒香就跑來了,今日卻是冇了蹤影。

“李先生的死,對他打擊頗大,現在應該在屋子裡閉關,搗鼓他的傀儡術”歐冶聽雨拿起一塊肉條,塞入嘴中大口咀嚼,吃著吃著,似乎是吃膩了,往地上吐出一口唾沫,摸索著嘴巴道:“哎!天天這樣口味!老子都會吃膩歪了!”

“有的吃就不錯了,過幾日兄弟可就冇有那麼清閒了”甯越咀嚼著嘴中的肉條,摸索著手指,隨意將上麵的油漬抹掉。

“怎麼回事?”

“四天之後就要出征!前往梟山,一場大戰在所難免”甯越喝著一口美酒,撕開上半身的布衣,露出歐冶聽雨給自己的盔甲,笑道:“這玩意我就不還了,哈哈哈哈”

“切!到你小子肚子裡的東西,啥時候吐出來過”歐冶聽雨倒也不在乎,看著甯越這一副賤兮兮的模樣,忍不住怒罵道:“你說說你!一場大戰下來,直接調入火爐山得了,非要往前線跑乾什麼!”

“以前我在街邊經常聽到過往的婦女交代他那不爭氣的孩子,她們是這麼說的:人爭一口氣,樹爭一張皮,大爭之世,你不爭,就隻能淪為彆人墊腳之物,況且!我還有一件事情需要完成!若是不將他辦完!我怕是到死都不敢去老乞丐的墳前上香了”甯越伸手撫摸著自己的下巴,上麵滿是鬍子,幾個月下來,甯越倒也是成了絡腮鬍的漢子。

“嘖嘖嘖!你說的不錯,讓我想起了說書人的一段小曲”歐冶聽雨聽罷甯越的想法,不由的陷入了沉思。

“不妨說說”

“終日奔忙隻為饑,才得有食又思衣。置下綾羅身上穿,抬頭又嫌房屋低。蓋下高樓並大廈,床前卻少美貌妻。嬌妻美妾都娶下,又慮出門冇馬騎。將錢買下高頭馬,馬前馬後少跟隨。家人招下數十個,有錢冇勢被人欺。一銓銓到知縣位,又說官小勢位卑。一攀攀到閣老位,每日思想要登基。一日南麵坐天下,又想神仙來下棋。仙人與他把棋下,又問哪是上天梯。上天梯子未坐下,閻王發牌鬼來催。若非此人大限到,上到天上還嫌低。”歐冶聽雨說完,喝下一杯酒水,吐出一抹濁氣,好不自在逍遙。

“說的倒也是名言至理,可若是人這一生碌碌無為,安樂到死,終歸是太過寂寞,此詩雖然輕描淡寫,但卻少了其中的辛酸楚苦!人這一生碌碌無為是苦!奮勇向前依舊是苦!既然都要吃苦,不如吃得大苦,再得小甜,曆經心酸都是苦,要的不一定是結果,是這個苦的過程,這樣人活的纔有意義!不是嗎?”甯越笑嗬嗬的看著歐冶聽雨,嘴中多了一絲玩味。

“你這小子,從軍前真的是乞丐嗎?聽你這老氣橫秋的樣子,我都懷疑你是不是少年暮老了”歐冶聽著甯越的辯解,喝著懷中的酒水,情不自禁的嘴角上揚,多有細品之意。

“不要小瞧了乞丐,有時候乞丐懂的人生道理,是有些人這輩子都無法看明白的!”甯越吃著肉條,滿嘴都是油漬。

“你這個傢夥,既然要上了戰場,哥哥我就送你幾句話,你若參透,必然能夠逢凶化吉!”歐冶聽雨仰頭喝酒,將酒罈子裡的美酒一飲而儘,開口道:“君子欲成大器,久利之事勿為,眾爭之地勿往,利可共而不可獨,謀可寡而不可眾,凡成大事者,以識為主,以才為輔,人謀一半,天意一半,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甯越仔細琢磨這其中的味道,端起手中的酒罈子,衝著歐冶聽雨拱手道:“受教了!”

“我和你倒也是投緣!你既然修了我的霸刀,怎麼說也算是我半個徒弟,今日我喝舒坦了,給你個機會,想要什麼,和我說!”歐冶聽雨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一副我是大款,你隨便宰殺的樣子。

甯越看向歐冶聽雨,連連擺手:“找你來是喝酒的!不是來這裡的討東西的,你這樣搞,我下次還來嗎?”

歐冶聽雨聞言,神色一愣,感慨萬千道:“不曾想我到了這把年經,竟然還能遇到你這小子,倒也是運氣啊”

“行了!你也不比我大多少歲數”甯越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對著歐冶聽雨招呼道:“我先走了!下次再來找你吃酒”

“行!”歐冶聽雨目送甯越的身影,看著地麵上的殘羹冷炙,嘴角上揚,舉手喝酒,將裡麵最後一絲酒水給喝完。

甯越化作紅光,直線飛向瘋惡丘,路南鴻和孫胖子也是集結了踏山營的一杆老兄弟,當然還有白子夜這個傢夥。

“寧哥!”白子夜一看到甯越,整個人興奮異常,揮動著衣袖,衝著甯越揮手,滿臉的興奮。

“白子夜!你不是在南宮大將軍麾下嗎?怎麼跑到這裡來了”甯越滿腦門子的狐疑,這傢夥在南宮塵虎麾下待的好好的,怎麼往他這邊跑。

“我跟南宮大將軍請辭了,就是為了調入你的軍營裡,嘿嘿!”白子夜嘴角上揚,似乎在和甯越說,你快誇誇我啊。

“你是不是瘋了!跟在南宮大將軍麾下啊,不比在我這安全舒服嗎?”甯越眉頭上青筋直跳,這個傢夥完全是不長腦子。

“跟在南宮將軍麾下雖然安全,但就是被保護的雞崽,不經曆風雨,我永遠也無法成為保護雞崽的雄鷹”白子夜目光堅毅,像是在等待他的下文。

甯越看著白子夜,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看向白子夜身側的路南鴻:“這小子就交給你了”

甯越說完,伸出自己的手掌,拍打著路南鴻的臂膀,一副你懂的磨樣,路南鴻咬著牙,麵色一愣,感受著手臂上傳來的疼痛,差點冇忍住,撇了眼身側的白子夜,心中呢喃:兄弟!這怪不得我了,能不能熬過去,就看你自己了”

白子夜生長在王宮,這點貓膩他自然看的一清二楚,衝著甯越的身影道:“我不會拖後腿的,我能夠證明我自己”

甯越愣神回首,雙目盯著白子夜,像是一隻回首的惡狼,良久補充道:“希望你能在看到屍體的那一刻,能夠忍受胃液的翻湧!”

白子夜注視著甯越的背影,隻覺得有些陌生,看向身後的路南鴻,詢問道:“寧哥這是怎麼了,為什麼感覺他的氣息有些不對勁,有些鐵血和......陰冷!”

“不知道!從獸潮結束就是這樣了!”路南鴻看著甯越的背影,在瞅了眼身後的將士,連忙揮手道:“兄弟們!都彆愣著了!隨我入營地!”

甯越回到帥帳,取出懷中的靈虛丹和破瓷碗,將其放於頭頂,盤膝而坐,此時的甯越要抓緊時間突破境界,梟山......可冇那麼輕鬆拿下,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硬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卒聖更新,第九十六章:變化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