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奇書繁體小說 > 玄幻 > 卒聖 > 第九十九章:狼騎

卒聖 第九十九章:狼騎

作者:黑白隱士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1 06:44:26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1bd9c8b07f0660987d015bb3405c1b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梨虎渾的骨骼如暴抄豆子,劈裡啪啦的節節作響,黑色的妖氣瀰漫全身,一招猛虎下山,帶著鋪天蓋地的威壓向甯越席捲而來,威壓宛若小山,空氣沉悶,直讓人喘不過氣來。

甯越雙手持著戰刀,手中凝聚刀勢,黑色的活卒刀上,白煙嫋嫋,甯越站在地麵,像是被定格住的木樁,麵對梨虎的猛虎撲食,甯越冇有絲毫的動作,其身旁四周的綠色尖刺藤曼不斷伸展和蔓延,向著梨虎竄射而去。

“哢嚓....哢擦!”兩者相互碰撞,但細小的藤曼枝條,在猛虎的威壓下,根本難有反抗的力量,被梨虎摧枯拉朽般的力量所碾壓,一直緊閉著雙眸的甯越兩手睜開,而梨虎已經撲朔到甯越跟前。

甯越仰天一刀,周身刀意愈發的渾厚和威壓,白色的刀氣破風而出。

“霸刀!”聲音簡樸至極,冇有絲毫的情緒波動,但甯越現在所使用的刀意,比之以往更加的存粹和威懾。

淡白色的罡風刀意在甯越身後不斷凝聚,赫然化為一柄白色氣刀,刀鋒朝上,好似拔刀欲問天,隨著甯越的揮刀,巨大的戰刀劈砍向身前的梨虎。

若是以往甯越所使用的霸刀是倒海技,那現在甯越所使用的招數,已然抵達了覆地境界,這是屬於質的跨越。

“給我死!”黑虎嘴中咆哮,體內赤紅色的妖獸血珠破體而出,淩空罩在頭頂,黑色的妖氣瀰漫,在老虎的身體麵前,凝聚出黑色的老虎真身,身子比之以往,足足翻了兩倍,巨大的妖風瀰漫,殺風四起,直衝撞向甯越。巨大的威壓好似山嶽,其威勢勢不可擋。

“碰碰碰!”兩者碰撞之下,針尖對麥芒,一時間誰也無法奈何誰,碰撞的餘波四散開來,折樹裂石,靠近兩者的妖獸和士兵妖獸紛紛被波及,身子震落在泥濘裡,皆是麵色錯愕的盯著兩者,他們眼中滿是驚恐和害怕。

“寧將軍還是結丹境界嗎?這威壓和手段......!”柳大年麵色驚愕,一腳踹翻眼前奔襲殺來的夔狼,抬頭矚目著甯越的方向,眼中滿是驚恐。

“猴子!你還能堅持多久!本王要將你的骨頭嚼碎,將你的靈魂囚禁!我要日日鞭撻你,夜夜折磨你!以消我心頭之恨”梨虎咬牙切齒,身子不斷向前衝鋒,左爪向前伸探,甯越手中的戰刀開始層層龜裂,巨大的刀身上裂紋不斷蔓延,看的人觸目驚心。

隨著時間的推移,甯越必然會葬身虎口,那顆巨大的桃樹不斷吸收周邊的鼎氣,以此來供應甯越。

但對於現在的甯越而言,不過是杯水車薪,根本難以支撐。

“嘶嘶!”在梨虎身後發出吐舌信的聲音,隨後兩條巨蛇憑空而出,原先不過甯越小拇指粗細的青白雙蛇,身子不斷放大,足足有水桶粗細,體型足足長達一丈,雙蛇纏繞著梨虎的法身,青蛇嘴中吐出青色的火焰,灼燒著梨虎的法身,青白色的火焰,將梨虎的法身,灼燒的青紅交接。

白蛇嘴中吐出白色的寒霜,將梨虎的法身凍結上寒冰,冰火交接,忽冷忽熱,威勢不減。

甯越眼中流露出殺念,一念至此,甯越雙手加大力度,原先寸寸龜裂的刀身在不斷的修複,刀勢愈發的威猛和純碎。

梨虎獸瞳中滿是憤怒和殺念,盯著甯越嘴中怒吼:“狡猾卑鄙的人類!你竟然偷襲本王”

甯越不語,手中的力道不斷加大,梨虎瞳孔中滿是忌憚,衝著身後的青白二蛇斥罵:“你們也是妖族的一員,竟然淪為人族的奴隸!你們這些叛徒”

然而引來的卻是兩者更加純碎的火力壓製,梨虎那張猙獰的麵孔愈發的凝重,頭頂上暗紅色的妖丹妖光流轉,暴怒道:“虎嘯平原”

“砰砰!”劇烈的妖光在梨虎周身爆炸,青白二蛇身子直接被炸飛,身體急劇縮小,恢覆成原樣,墜落在泥土裡,甯越也是化作流光,身子倒飛,撞擊在樹木上,連連撞斷無數的樹木,這才停歇下來。

梨虎使出這一招,內丹卻是暗淡失色,顯然他動用了本源力量,此招一處,梨虎怒瞪著甯越,想要將其擊殺在這裡。但獸瞳中充滿了忌憚,四肢發力,直接逃竄入林中,雲從龍,風從虎,黑虎每逃竄到一個地方,便會颳起無數的黑風,異常的狼狽。

許多夔狼眼睜睜看著自家大王逃竄,瞬間化作鳥獸散,紛紛鑽入叢林,不知去向,根本不用甯越催促,麾下的士兵出兵追擊。

但也不敢深入林中,畢竟狗急跳牆,將他們逼急了,反戈一擊,那樣造成的傷亡會更大,魚老叟急忙跑到甯越身前,伸手攙扶住他。此時的甯越躺在地上,天空中的雨水,不斷沖刷著甯越身子上的泥濘和血液。

“咳咳!噗呲”甯越艱難的站起身子,雙手捂著胸膛,吐出猩紅色的鮮血,魚老叟忙從儲物袋中取出一株仙草,送入甯越空中,甯越那張煞白的臉孔這才緩和了不少。

“梨虎呢?”甯越依靠在廢墟上,劇烈的喘息著,瞳孔打量著四周,雨水沖刷著他的麵孔,是那麼多冰涼刺骨。

“跑了!你小子冇事吧!”魚老叟拍了拍甯越的麵龐,示意他回過神來,甯越聽罷,疲憊的閉上眼睛,提著的一口氣,鬆懈了下來,甯越揮手道:“派遣斥候,找出他的位置,絕對不能放虎歸山!”

“行了,我知曉了!”魚老叟將甯越攙扶出廢墟,招來一旁的路南鴻,隨後派人去追擊梨虎的準確方位。

青白二蛇遊動著身,鑽入死去妖獸的屍體中,吸收他們的精血和妖丹,甯越獨自支撐著身體,拍了拍身側的路南鴻道:“去統計一下各軍的傷亡!”

“寧哥!你自己一個人行嗎?”路南鴻麵色凝重,看著甯越搖搖晃晃的身子,麵色陰晴不定。

“趕緊的!去搶救傷員!快點!我不是還冇死嗎?”甯越推了一把路南鴻,神色嚴峻,路南鴻雖然不願,但甯越下達了命令,自己也不好違抗,隻能離去。

甯越深吸一口氣,取出女將軍扔給自己的瓶子,來回收取戰死妖獸的死氣,將其裝入瓶中。

穀铇

死氣這種東西十分飄渺,乃是生命在臨死前的最後一口氣。

在宿主死亡的那一刻,會在天地間存活一段時間纔會消散,但事情也並非絕對,列如數十萬人戰死的葬坑,死氣達到了驚人的數量,往往會聚集在一起,在特定的壞境裡,千年乃至萬年都不會消散。

這種死氣帶著一種屍體腐蝕的味道,讓人聞之作嘔,甯越收集完妖獸的死氣,坐在雨水地裡,收回手中的瓶子,雙目環顧著戰場,神色愈發的凝重。

高牛率兵追擊的部隊折返回來,身上滿是鮮血,雨水和鮮血混著的氣味,讓許多士兵都回憶起剛纔觸目驚心的戰場。

天色越來越深重,士兵安營紮寨,暫時停止行軍,各軍的將士皆是返回大營,還有些士兵四處挖坑,將戰死將士的屍體掩埋,給他們一處埋骨的地方,正應了那句話,何處黃土不埋人,處處青山葬英魂。

各軍回營,甯越坐在地上,各位將官圍坐在一塊,甯越聲音沙啞道:“今日損失如何了!”

“戰死一百零八人,還有一部份將士並未歸營,不知道他們的下落”孫胖子是軍營裡的百事通,這種統計戰損的事情,他瞭解的快,收集的資訊更快。

甯越神色凝重,雙手摸索著下巴上的鬍鬚,看向對麵的魚老叟:“梨虎跑到哪裡去了?”

“往森林深處逃竄,哪裡有一處臥虎潭,我在外圍便感覺到裡麵鼎氣充裕,周邊仙草茂密,他應當逃竄到密林裡療傷去了”魚老叟從懷中取出一塊羊皮子,扔給甯越道:“這是我繪畫的地圖”

“不能給他喘息的機會,如若放跑了他,無異於是打草驚蛇!眼下我軍剛到此處,應當打下一處營地,這是一場持久戰!時間我們耽誤不起”

“我不建議繼續出兵”一直冇有開口的成安,心情沉悶,頭一低,出言反駁甯越。

甯越雙目盯著成安,冇有說話,一旁的柳大年大大咧咧的嘲諷道:“怎麼著!一場大戰下來,這就怕了!現在跑回鴻關還來得及”

成安冇有說話,坐在地上,雙手盤膝,兩手抓著雜草肆意的揉搓著,眼神變得沉悶。

“成安!怎麼了”甯越察覺出成安有些不對勁,開口詢問。

“將軍!這樣下去兵卒必然疲累異常!而且我軍的實力和這些妖獸相比,還是有很大差距,軍營中的凝氣境界太多了,一直這樣打下去,兵卒越來越少,打到最後,隻有死路一條!”成安說到這,一雙眼眸無助的看向甯越,無一不是在向甯越表達自己的擔憂。

甯越雙手合十,抵在自己的鼻息間,神色有些沉悶,似乎也在考慮解決眼前的問題。但這無疑是無解的,畢竟軍隊給的款額就那麼點,想要大麵積突破,有些不太可能。

“想要突破眼前的困境,隻有一個辦法!”徐懷拿著手中的酒壺,張嘴往自己嘴中灌上一大口,神情淡漠。

“有何解法!”

徐懷此言一處,所有人都伸長了脖子,注視著徐懷,像是嗷嗷待哺的雛鳥,等到母鳥歸來哺育他們。

“通靈術!”徐懷將手中的酒罈放在一邊,擦拭著嘴角的酒水,看向甯越道:“今日幫助將軍戰鬥的兩條青白妖獸,應該是通靈獸的一種,你們也看到了,這能夠快速拉近兩者之間的戰鬥力!”

“這的確是一個法子,但妖獸並非那麼容易捕捉,一般在妖獸在幼年締結契約才能萬無一失。若是直接締結成年妖獸,妖獸不願,強行反噬,直接就嗝屁了”魚老叟從懷中取出旱菸袋,上麵塞滿菸葉,點燃火苗,吸著一口旱菸,眯著一雙老眼,神色無奈。

“這......!”眾人聽罷,皆是不由自主的歎息,微一的捷徑還被一條天譴堵上了,對於他們而言,太過殘忍了。

“這些我知道”徐懷伸手擦拭著身上的雨水,看向一旁的柳大年,拍了拍他的肩膀:“一般情況下的確是如此,可問題都是有辦法解決不是嗎?”

徐懷從懷中掏出兩隻夔狼崽子,扔給一旁的柳大年,笑嗬嗬的打趣道:“你若是連這兩個小東西都締結不了,你直接撞牆去死吧!”

“你這不是廢話嗎?老子要是連這兩個小狼崽子都締結不了,還不如找塊豆腐撞死算了!”柳大年伸手抓著眼前的小夔狼,這小東西還齜牙裂嘴,扒拉著爪子,想要咬柳大年的手指。

“乖乖!這小東西的野性還不小啊!倒是對我胃口”柳大年伸出自己的食指,挑動著眼前的夔狼,一副賤兮兮的磨樣。

“柳大年!他現在的確是弱小,若是這小東西服用了這玩意呢?”徐懷從懷中取出三枚二品妖獸的內丹,上麵碧綠色的妖丹對於小夔狼而言,有著致命的吸引力,恨不得現在就撲朔到徐懷手中,將這三枚妖獸內丹給吞服入腹。

“有這些二品夔狼內丹支撐,這隻小夔狼能夠快速成長,夔狼極其擅長速度,完全可以打造成狼騎兵,小將軍!你覺得怎麼樣”徐懷說完,將手中的三顆內丹扔給柳大年招呼道:“接好了”

“法子是不錯!但哪裡有那麼多夔狼崽子,而且夔狼一般比較護犢子,怕是難以下手啊”高牛搶過一個夔狼崽子,伸手挑鬥。

“簡單!一路打一路收!這種夔狼這種東西散居各處,隻要想找,並不是難事”魚老叟神情淡漠,隨後看向甯越道:“有利自然有弊,此戰若是勝利了,班師回鴻關,大將軍若是不撥款,單單依靠兄弟那點微薄的俸祿,怕是養不起”

“之後的事情之後再說,傳令下去,三軍修整三日,受傷的療傷,冇受傷的掏狼崽子,所掏的夔狼暫時優先供應給貪狼營,算是對得起你們的這個狼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